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八十八章 真是搞不懂你们

第八十八章 真是搞不懂你们

    书写至此,为便于后续故事展开,也该揭开玄武庄灭门案另一个凶手的神秘面纱了。

    没错,正是黄山明月堡。

    并且,还是主谋,乃明月堡堡主柳宗函一手发起。[..]

    自从子郁非成为武林盟主以来,正邪双方渐渐和平共处,江湖呈现出数百年未曾出现过的和谐态势。

    如此,正邪双方互相走动,彼此交好,便成为了一种流行趋势。

    毕竟,谁也不想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经常出现流血冲突,出门还要提防着有人暗里捅刀子,走路吃饭也担心遭人暗算。

    当然,与邪派交好的所谓江湖正道都是些门派,像江湖四大派,或是少林峨眉之流,还是自恃身份,不屑与邪派为伍的。

    不过,俺们黄山明月堡柳宗函堡主是个例外。

    他居安思危,未雨绸缪,胸怀远大,志向高远。

    是的,他不但觊觎武林盟主之位,还想一统江湖,千秋万载,可以与朝廷分庭抗衡,与皇帝老儿平起平坐。

    为了实现远大抱负,明月堡不但直接与邪派老大恶魔崖暗通款曲,还与朝廷中炙手可热的人物或权势暗中来往,很显然,扶植朱由检的敌对势力也是必须的选择。

    这样一来,买椟还珠英王爷和惠昭王朱由橏都成为了他合作的对象。

    有意思的是,英扎吉和朱由橏却是敌对的,二人都互相防范,极少来往。从这来看,朱由橏还算是一个爱国青年,当然了,他想当皇帝,如果大明朝被清国灭了,还当个屁的皇帝,作为皇亲国戚这种高级亡国奴被杀倒是有可能。

    明月堡成功地与各方签署合作协议后,便开始实施下一步计划:扫清前进路上的绊脚石!

    而如日中天的玄武庄不是绊脚石,而是拦路虎,更是要首先铲除!

    于是,灭门玄武庄,便成为了各方合作的第一个重大项目。

    由于部署周密,计划详实,他们合作的非常成功。

    当然,还是出现了一个的意外,西门大官人被穿越而复活,这是他们预料不到,也是不能预见的。

    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参与合作的各单位和他们的分工。

    首先,由申九道同志利用晶毒,成功地解除了包括西门啸天在内的一干玄武庄人的武力;

    接着,明月堡作为主谋,自然也作为主力,几乎是倾巢之力全面负责对玄武庄大本营的围剿;

    同一时间,英扎吉四大贴身护卫负责对玄武庄省亲的,访友的,出差的,还有西门町这种寻花问柳的,等等外出人员,进行逐个清除;

    再同一时间,恶魔崖却是仅仅出动了少量人员,协同分布全国的东西厂厂卫,对玄武庄在各地的分部、驻、产业、店庄等进行剿灭。

    恶魔崖派出的少量人员,完全是意思意思,表现一下合作的姿态,十大恶魔都没参与。

    别看恶魔崖跟明月堡貌似来往合作,但既然是合作,还是一切以利益来话,恶魔崖大BOSS董薛森可是拎得清:剿灭玄武庄对恶魔崖有什么好处?搞不好就让恶魔崖处于风口浪尖,成为江湖正派首要怀疑和打击对象,甚至成为柳宗函老狐狸的牺牲品。你们正派火拼,自相残杀,我们隔岸观火,正好坐收渔翁之利,完全没必要掺乎进去。

    恶魔崖最后选择参与,前文交待,是因为六指血魔的威逼利诱。

    威逼,恶魔崖地处西北,靠近漠南,是一处明清必争的要塞之所,常年在附近周边发生战事,如果我们英王爷建议清军炮轰恶魔崖,不将恶魔崖轰平,即便是打通一个便道,也是会出奇制胜;

    利诱,灭了玄武庄,帮助柳宗函成为武林盟主,恶魔崖将和明月堡平分江湖。

    董薛森当然不是很傻很天真,去相信六指血魔许下的这个“利”,但对他的“威”,却是不得不掂量掂量。

    自从努尔哈赤统一漠南,便打通了从西北进入中原的通路,而恶魔崖横亘在明清边关,是明军阻挡清军铁蹄前进的天然屏障,若是清军不吝成本,选择炮轰恶魔崖,倒真的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六指血魔这个“威”的确是够狠。那是让恶魔崖一众恶魔断了根,无处藏身啊。

    如此情况下,董薛森只能选择“被合作”,自然地,不出力便在情理之中了。

    因此,恶魔崖十大恶魔面对西门町,倒没有觉得不好意思,感到压力,感到愧疚啥的。

    而恶魔崖同意明月堡倡议,选择跟朱由橏合作,却是受了实实在在的利益驱使。

    如果帮助朱由橏成为一国之君,功名利禄滚滚而来且不。

    朱由橏为了表示合作的诚意,已经让董薛森董老大尝了甜头,当先获“利”。

    是啥子“利”,后文再交待。

    且现在,王轩看西门大官人这副鸟样不爽,两大凶魔何尝不是如此?

    事实上,他们早就不爽了。

    俺们恶魔崖十大恶魔出走江湖,何曾受到过如此戏弄,简直死,可忍,生,绝不可忍!

    站在疯魔左侧的杜克岩感觉忍无可忍,已无须再忍,但心里明白,姚正博都被西门大官人打成猪头,自己上去肯定也是白给,便很是机敏滴选择了偷袭。

    这时,西门大官人对王轩“赧然”完,眼睛终于扫向了脸孔涨红,两眼含怨带嗔看着他的秦婉。

    这厮的眼光很有穿透力,看得婉妹纸一阵心跳加速,脑溢血症状更严重了,西门大官人咧开嘴笑了起来,露出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道:“男人话,哪里轮到女人来插嘴,看来,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痛,手腕又痒痒了?”

    闻听“痒痒”二字,秦婉立马想起那次请求西门大官人为她止痒的羞银场面,不由得俏脸发烧。却是正要反唇相讥,杜克岩猝然出手……不是,是猝然出脚,从侧后方狠狠地踢向西门大官人的菊花。

    但他还是低估了西门大官人的实力,脚刚抬起一半,西门町却突然转过了身子,并且,还上前了一步,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杜克岩的面前,两人相距仅不到一米之隔。

    杜克岩瞳孔骤然收缩,却是不等他暴退而走,随着西门大官人冷笑道:“麻痹的,老子最讨厌别人踢我屁股!”,一脚已踢在杜克岩还没来得及收起的腿上,虽没有一下踢断腿骨,但也是疼得他忍不住“啊”的一声痛叫。

    有人主动挑衅,西门大官人自然是不肯放过,再跨前一步,一个摆拳,狠狠地砸在了杜克岩的腹上,趁他疼得躬身弯腰,反手一个响亮的耳光又打得他仰面跌倒。

    这一连串动作,可以是眨眼间便完成,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

    而最先反应过来的不是疯魔,却是同根生的杜克峰。

    见自己的兄弟被西门町打的瘫倒在地,嘴角已见红,显然内腑受伤,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腾空而起,右脚对着西门大官人的背心就飞身踹去。

    西门大官人居然不闪不避,任凭他这一脚踹个正着。

    随着“嘭”的一声响,西门町当然没什么,只当杜克峰给自己挠挠痒,但杜克峰踢中西门町后背后,比踢在铁板上还过份,不但脚骨喀嚓一声,极其清脆地当场震断,还有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随着脚丫子传来,将他直接震飞了出去。

    这个时候,疯魔哪里还能对西门大官人奉行“和为贵”?他第一时间便拔出了他的独门兵器。

    这玩意呈菱形,似剑非剑,似刀非刀,很不规则,应该是刺。

    刺刃薄如蝉翼,随着他一声大吼,破空发出尖锐的啸声,直奔西门町面门削去。

    西门大官人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不就道个歉嘛,何必动刀动枪伤了和气,真是搞不懂你们……”

    但他嘴上着风凉话,动作却是不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