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八十九章 只守不攻

第八十九章 只守不攻

    单以武功论,恶魔崖十大恶魔,谁都可以胜任江湖中绝大多数门派的掌门人。

    当然,如果以凶残程度论,这十大恶魔个个都可以领袖武林。[]

    疯魔身为恶魔崖副崖主,武功仅次于恶魔崖老大董薛森,比狂魔秦雪生犹强了半分,更是可以将后面的色魔、邪魔等甩出去好几条街。

    吴风之外貌丑恶,形如恶魔,可不是天生如此,人家年轻时候,可也是长得英俊潇洒,用当时骚肥如的话,伙帅呆了。

    但自从他修炼“化血大~法”以来,性情没变,容貌却是越来越令人可怖。

    所谓化血大~法,便是以新鲜血液混合各种毒液(ps:至于血液,用人血,猪血,狗血……都可以,而毒液,吴风之大多采集蛇毒),注入他练功专用的器皿,再运功将此混合液化作血雾,从那器皿上方的孔中冒出,他则将血雾吸入口鼻,消于体内。

    化血大~法倒不是什么神功,而是可将自身功力以火箭速度提升的“加速器”,但却严重自残,让肌肉变形,五官扭曲,关节变大,神经错位。

    并且,只要修习化血大~法就不能停止,一旦停下,不到一个月,不但功力以火箭速度减退,而且体内集聚的血毒还会反噬,为祸之烈,实是难以形容。

    吴风之曾收一徒,传其化血大~法,后来自恃能耐,居然对吴风之不甚恭敬,吴风之将其制住,却也不责罚他,只是不让他继续修炼,如是过了月余,他体内血毒发作,随着日日哀嚎,身上的皮肉竟然片片掉落,七日后方才毙命。吴风之虽是心内得意,却也是颇为戒惧。

    而每次修炼化血大~法,却不是一个舒服的过程,新吸入的毒素会和体内的血毒产生不良反应,直让他状若癫狂,似疯,似魔,配上他那副尊容,逐渐便被江湖中人称之为“疯魔”,倒也是实至名归。

    老吴同志修习化血大~法已经几十年,可以功力通神,放眼江湖,能跟他单挑的,掰着手指头也能数出来。

    即便是**神尼,轻舞飞龙,也远不是对手。

    但他倒不是自傲之人,跟兄弟们在一起也不摆架子,如果不是形象欠佳,甚至可以用亲切和蔼来形容。而他平日行事,不但心为上,也很懂的权衡利弊,因此,恶魔崖很多外事活动,董薛森都放心让老吴去处理。

    正因为此,老吴在金陵城茶楼才隐忍不发,对上林莫夫也是没有什么出彩表现,现在面对西门大官人的一再挑衅,才一忍再忍。而决定跟西门町动手后,更是破天荒地拔出了兵刃,完全没有一丁的轻敌念头。他角着,西门大官人绝对是生平劲敌,赤手空拳,很可能不是对手。

    很显然,老吴的感觉对了。

    如果他倚老卖老,空手对阵西门大官人,结局很可能也是挨耳光。

    是的,老吴功力高深,但西门大官人有天下第一神功,叉腰神功傍身,不稳压一头,起码旗鼓相当——也是西门町得来不久,还没有完全融会贯通,跟不会熟练运用,不然的话,即便对上子郁非的上清心经,或是董薛森的灭绝神功,西门大官人也不会落入下风。关键是,西门大官人的速度,老吴同志老胳膊老腿有跟不上啊。

    但他拔出兵器就不同了,伴随着刺痛耳膜的劲风呼啸声,在阳光直射下泛着幽冷寒光的锋利刺刃,让西门町忌惮的很,并且,老吴的战斗经验可是西门町拍马也赶不上的。

    西门大官人可不懂啥武功招式,除了飞毛腿,抽耳光,施展起来颇具大师风范,很有王八之气,剩下的,就是街头混混打架的架势了。

    开始的时候,西门大官人压根没将老吴放在眼里,以为他跟色魔凶魔是一个级别,强也强不到哪儿去,存着逗弄的念头。但闪着闪着,却是发现自己丝毫不能大意,一不留神就可能挨刺。意识到疯魔绝对是自己踏足江湖以来碰到的最厉害的对手(ps:其实诗落大大比疯魔厉害多了,但他一个照面便被诗落大大击落洞底,倒是对她的功力没有很直观的认识),西门大官人也是打起精神,心应战。

    疯魔攻了不下百招,西门大官人却都是在闪避。

    凭他比疯魔快了近乎一倍的速度,倒是可以抽出玄武剑,但他很有自知之明,自己对剑法鸟毛也不懂,持剑在手反而会碍手碍脚,还不如空手来的利落。

    而他选择只守不攻,虽然对疯魔构不成威胁,却正是发挥自己的速度优势,以己之长应敌之短。如果毛手毛脚出招,虽然速度快,但对疯魔这种高手而言,很可能会被他看出破绽而加以利用,到时反而更加被动。

    这样挺好,虽然躲闪起来不轻松,但西门大官人会装~逼,并且装的很像,背负双手,脸带微笑,貌似好整以暇,闲庭信步,在疯魔漫天笼罩的刺影里穿来穿去。

    如此,疯子吴仗着手中的利刃和几乎是满分的经验值,与躲来闪去的西门大官人,貌似斗了个半斤对八两。

    不过,任凭老吴的兵刃幻化出各种变幻莫测的轨迹,夹带着劲风攻向西门大官人,西门大官人总是在间不容发之际,闪身避开。而他之所以选择在最后关头闪躲,不是更显得艺高人胆大,从容不迫么?

    不过,装~逼装到这份上,是要付出代价的,西门大官人左袖就被削掉半拉,长衫腰部位置也被利刺划开一道长口,差见肉。

    并且,这样一来,老吴往往是招式使老,变招是不可能了,也有收势不住,随着劲风离西门大官人身侧差之毫厘呼啸而过,却是让都尉府内院里的花花草草遭了灭之灾。

    一时间,花儿伴绿叶共舞,青草与树枝齐飞,无数精美的花盆也是未能幸免,劈哩啪啦碎了一地。

    此时王轩哪里还顾得上心疼,和朱由橏几人早已被疯魔激荡的真气逼的远远躲开,对他们的武功,那是怎一个“惊惧”了得。

    **********

    Ps:今儿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