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九十一章 心太软

第九十一章 心太软

    西门大官人成功自救,围观之人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失望,但不管怎样,每个人都表示很震惊,一下子都呆呆地看着场中二人。

    当然,要呆,感触最深的莫过于当事人,老吴同志。[..]

    短短的一瞬间,从戏谑……到被戏谑,落差竟如此巨大,心情囧变的同时,也让他心内郁懑到极,连腿上传来一阵阵挨了一板砖后腿骨欲裂的巨痛,也是毫无所觉。

    他摇摇晃晃站起身,愣愣地看着西门町,愣愣地看着西门町那只手,那只缴了他利刺的手,对西门町的装~逼话也是没听清,心里却是心潮起伏:这子内功如此深厚,竟是不畏刺刃之利,却一直只守不攻,显然是要隐藏武功……若是他拔剑相攻,老夫能撑得几招?呃……凭玄武剑之利,配合他迅疾的身手,挡是挡不住的,老夫也只有躲的份……我能躲得过么?对了,他年纪轻轻,却至少有一甲子的功力,即便从娘胎里开始练起,也不可能达到如此境界,难道……世间竟还有比化血大~法更玄妙的迅速提升功力之法?柳宗函灭门玄武庄,莫非真正的原因是……觊觎这练功秘籍?

    老吴修炼化血大~法虽然获利颇丰,但更是深受其害,他角着,人世间最厉害的,每个江湖中人都应该梦寐以求的武功秘籍,便是既可以迅速提升功力,又不会有不良发应的修炼法门。这玩意绝对比什么武林盟主,荣华富贵,更具有诱惑力。很显然,正是因为玄武庄藏匿有这种练功的秘籍,才会让西门町的功力如此精深,还是这么地“白脸”。

    疯魔正在胡思乱想,西门大官人却是不耐,他现在没收并处理了老吴的兵器,觉得他已经对自己构不成丝毫威胁,便施施然上前两步,仅一米之隔,站在了疯魔的跟前,脸上挂着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道:“吴崖主,想什么呐,可是准备道歉,在考虑……如何措辞?”

    这厮够损的,一句话中间故意顿了……那么一下,眉毛上挑,还故意露出疑问之色,戏谑之意,赤果果的。

    正所谓打人不打脸,得饶人处且饶人,西门大官人如此咄咄逼人,还是这样一副找踹的鸟样,让恶魔崖这几个很有血性的大老爷们情何以堪?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西门大官人调侃老吴,却如一巴掌煽在凶魔兄弟俩的脸上。

    他们本就凶残成性,脾气暴躁,一没有老吴同志的沉稳和谨慎。

    老吴闻听西门大官人的话后,气的胸口剧烈起伏,却是在权衡跟西门町拼命值不值,又有几成把握,但杜克峰,杜克岩,已不顾身上有伤,都是各自拔出了腰下的兵器,朴刀,一前一后向西门大官人飞身扑来。杜克峰断了腿,行动很是不便,倒是让做弟的冲在了前面。

    连色魔姚正博也是抽出了长剑,只是脸上红肿,眼睛只能张开一条缝,有看不清,而没有第一时间冲出来。

    西门大官人看到二人手持兵刃冲上来,虽然站着没动,却是一伸手,将腰下的玄武剑拔了出来。

    这厮不喜欢占别人便宜,但也绝不允许别人占他便宜,他胃口是好,啥都可以吃,就是不想吃亏。

    刚才赤手空拳对阵疯魔,吃亏就甭提了,而遭老吴戏耍,丢脸也算了,竟是差让他丢掉来自不易的命——穿越得来,那绝对是千年不遇,容易么?

    他妈~的,这亏,吃大了!

    当然,西门大官人将玄武剑拔出来,也是做做样子。

    杜克岩当先扑到,左手搜魂爪,朝着西门町门虚空一抓,嘶嘶声中,空气仿似都被搜魂,是扭曲变形,显然已将功力提至极致,再不是金陵茶楼时的那般骄狂,只是随手一抓。而右手的朴刀,竟是吐出数寸的刀芒,紧跟着拦腰砍到。

    杜克岩虽然凶悍,但在西门大官人眼里,只是儿戏。

    西门大官人对那一抓,根本无视,只是在朴刀快近身时,方将手中的玄武剑灌注了神功,剑身平放,迎上一磕。

    铛——

    随着一声清脆的金铁相击声响,杜克岩只觉得虎口巨震,再也握不住手中的朴刀,嗖的一声,竟如离弦之剑,往他身后飞去。

    这时,杜克峰也挥刀杀到,却是更惨,动作还没到位,西门大官人已飞起一脚,哪儿来,回哪儿去,直接将他踹回了原本站立的位置……当然,现在是倒在地上。

    而那把往后飞回的朴刀,巧不巧,貌似竟直奔姚正博而去。

    他眼睛模模糊糊,看不真切,却是感觉到了一股杀气扑面而来,由于速度太快,根本不及闪避,顿时吓得呆住了。

    让他阿弥陀佛,烧高香的是,朴刀却是贴着他的耳根飞掠过去,笃的一声闷响,深深地钉入了他身后的一根廊柱上,木屑纷飞,余势不绝,嗡嗡之声不绝于耳。

    再杜克岩,他终于明白,自己根本不是西门大官人的一合之将,现在刀没了,一时间,不知道是要继续扑上去,还是赶紧回去搀扶起老哥。西门大官人已笑嘻嘻地走进,到了跟前,猛地挥剑向杜克岩砍去,貌似要将杜克岩一劈两瓣。

    “不要——”

    在杜克岩下意识缩起脖子的时候,疯魔终于回过神,忍不住嘶叫道。

    战火是西门大官人起,又羞辱他们在先,因此,对方形同搏命,大有将他碎尸万段的架势,西门大官人还是表示理解滴,完全没动杀生之念。也不合适嘛,毕竟,自己是客人,还是该给朱由橏一面子。再了,通过刚才的试探,已是看出来,恶魔崖跟自己一样,都是被朱由橏和王轩拉拢的对象,貌似他们谁也不愿意得罪。

    不过,西门大官人虽然没生杀念,却也不是仁慈之辈。

    他一剑劈去,杜克岩已感到脖子凉飕飕的,在闭目等死,却是“啪——”的一下,只是剑身抽在了他脸上。

    不得不佩服西门大官人无师自通的本领,竟然……还会利用剑身抽人耳光,并且,这一下抽的惊天地泣鬼神,水平和技巧丝毫不亚于用掌掴,打得杜克岩半边脸高高肿起,竟是与刚才一巴掌煽肿起的另外半边脸遥相呼应,很是对称。

    杜克岩被这耳光抽的一个踉跄,却很是顽强地站稳了身形,挺直了腰杆,“鼓”着腮帮子,怒视着西门大官人。

    西门大官人却是不再看他,而是环顾四周,看着原本花团锦簇,风景如画,现在却是一片狼藉,与阿鼻地狱毫无分别的内院,同时,故作潇洒地不看剑鞘,抬手嚓的一声,将玄武剑归鞘,接着轻轻摇了摇头,“唉——”地叹息一声,才看向疯魔,一副很是痛惜的神情道:“老吴啊老吴,不是我你,屁大事,非得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看西门大官人如此架势,貌似是要单方面宣布停火,朱由橏不失时机地赶紧上前插话道:“王都尉这内院布局有问题,我早劝他重新布置,现在正好,倒是省了很多手脚……”着,伸手拉住西门町的手,摇啊摇啊摇,脸上微笑道:“贤弟,午时已过,大家可都饿着肚子呐,你看……”

    算了,适可而止,老子肚子也饿的很,就不陪你们玩了,还要留精神晚上去见老岳父呐。

    西门町偏头看向朱由橏,一副很是为难的样子道:“我这人就是心太软,架不住劝,既然由橏兄这么,算我多管闲事……”一抬头,看着疯魔,像是啥事也没发生过似地,没心没肺地笑嘻嘻道:“老吴,走,咱们一块吃饭去,一会儿好好喝两盅。”

    麻痹的,你还心软?!

    老吴同志很是无语地看了西门町一眼,感觉西门大官人的脸皮比自己厚多了,不过,既然西门町主动示好,伸出橄榄枝,还是赶紧接过来,千万别扫他面子,跟这个魔头作对,惹火了他,貌似比得罪老大董薛森还可怕。

    一念至此,疯魔赶紧轻咳两声道:“老夫正有此意,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