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九十二章 自告奋勇

第九十二章 自告奋勇

    一张八仙桌上,已经摆满了美味佳肴。

    西门町、朱由橏、王轩和四大恶魔,加上魔女,倒正好凑够“八仙”。[..]

    西门大官人很有自知之明,当仁不让地坐在主位上,右首疯子吴,左首朱由橏相陪。

    原本坐在疯魔下手位置的杜克峰、杜克岩兄弟俩是死活不来的,但经过疯魔的威逼利诱、魔女的软磨硬泡,最终还是勉勉强强,坐上了八仙桌。当然,对西门大官人是没有好脸色的。

    至于疯魔如何威逼利诱,魔女如何软磨硬泡,书友们自个琢磨,法克就不越俎代庖,白费那个啥……脑细胞了。

    而坐在朱由橏旁边的姚正博,倒是很愿意跟西门大官人化干戈为玉帛。想想以后出门采花,万一被西门大官人撞到,这同桌吃饭的交情还是要给的吧。

    与西门町和老吴同志相对而坐的,自然是末席敬陪的王轩和魔女秦婉。

    此时王都尉看向西门町的眼里,虽然怎么看都不顺眼,却是再没了开始的狂傲。并且,旁边坐着个大美人,从她身上传来的阵阵幽香,也早已让他忘掉了西门大官人带给他的所有不快。

    相反,秦婉跟这个白脸并排而坐,窥见他眼底深处掩饰不住的贪婪,再瞧着他脸上挂着自以为迷人的微笑,感觉很是恶心,心里灰常不爽。

    不过,婉妹纸也没办法,她倒是很想搬着凳子,在疯魔和西门町中间挤一挤,可谁让她是个女子,辈份又呢。

    不爽归不爽,秦婉还是很有表演天赋的,看她脸上始终是笑语盈盈,含羞带俏的样子,没有流露出一丁的不高兴,绝对可以问鼎奥斯卡最佳女猪脚。

    当然,她心里也早有打算,如果王轩胆敢利用“近水楼台”的便利,借机揩油,今晚就阉了他:兔崽子一个,毛还没长现,就敢吃本姑娘的豆腐,真是马廋不知毛长,活得不耐烦了!

    另外,落座后,婉妹纸惊喜地发现,既然不能近身而坐,对面而坐,其实……也蛮不错滴,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抬眼便知。

    是的,她这副样子主要是秀给西门大官人看的:银甲已经被你看了光光,还抓了银甲的白兔兔,摸了银甲的大腿根根,银甲见到你,真滴是好害羞的,你个死没良心的,看你这副爱理不理的样子,那是……一都没放心上?哼,惹恼了本姑娘,拼着木玲珑不要,也要把玉佛……把玉佛……砸成渣,碾成粉!嗯,再冲成汤,喝进肚,让你连玉佛末末也见不到!

    想着想着,婉妹纸不动神色地悄悄将一直贴身而藏的玉佛取在手里,躲在桌子底下,用一根葱葱玉指,在玉佛一面刻着的“町”字上,画圈圈诅咒着西门大官人跟轻舞霓裳生儿子有两个屁……眼。

    且不论她怨妇般的诅咒是否有效,却大家落座后,除开凶魔二人,大家伙看起来和和睦睦,很是融洽的样子。

    看着面前丰盛的佳肴,西门大官人很不厚道地咂了咂嘴道:“我曾听江南提督赖大人过,当今皇上勤俭节约,一日三餐不过是米饭一碗,菜两样,外加大蒜一头,从无奢侈之举。皇上如此严于律己,堪为天下皆模。我以为京城里的官员都是节衣缩食,粗茶淡饭呐,没想到王都尉府……”

    到这儿,这厮摇了摇头,却不顾朱由橏和王轩一脸的尴尬,也不招呼一声,竟是自顾自地伸筷,从一盘做工很考究,摆放很艺术的“乌龙戏金钱”菜肴里夹起了一块金钱肚,塞进了嘴里,一副慢慢品味的样子,细嚼慢咽着,一边吃,一边还轻轻头自语道:“嗯,味道不错,很筋道,特别是浇上的鲍汁,很是鲜美……”着,一抬头,貌似对大家伙都瞪眼看着他表示很诧异,举筷道:“哎——大伙儿别看着啊,一起吃,一起吃,千万别辜负了做主人的一番美意……”

    “咳……大家请,大家请……”朱由橏当先反应过来,赶紧一伸筷子道。

    众人纷纷举筷,在自己面前的盘子里夹起菜来。

    王轩筒靴却很是体贴地站起身,从一窝冒着热气,甜香扑鼻的汤碗里舀起一勺往秦婉的碗里放去,轻柔道:“秦姑娘,这汤是‘片糖炖雪蛤’,具有滋阴养颜的功效,最适合女子食用,我特意吩咐厨房做的,你尝尝。”

    秦婉稍稍侧身,飞快地瞄了西门町一眼,巧笑嫣然道:“谢谢。”

    “应该的,应该的……”王轩差骨头都酥了,连忙伸勺子想去再盛一勺,却听朱由橏站起身道:“诸位前辈,本王今日来,便是想跟各位介绍我的好兄弟,玄武庄少庄主西门町跟大家认识,没想到因为一事,差大水冲了龙王庙,让一家人结缘成仇,现在我代表主人王轩王都尉,提议大家干了这杯酒,从此摒弃前嫌,为我们以后的合作开启一个良好的开端。”

    疯魔第一个端起面前的酒盅,站起身响应道:“七王爷的没错……西门老弟,咱们算是不打不相识,对你的武功,我老吴佩服得紧那,呵呵……来,咱们喝了杯中酒,忘了不愉快……我先干为敬!”

    话一完,他一抬手就要喝了杯中酒,西门町却是伸手按住,端起酒盅站起身,笑嘻嘻道:“老吴,慢着,七王爷提议大伙一起干,可不是你我单挑。来来来,大伙一起举杯……”着,眼睛有意无意看向姚正博和杜克岩,很是热心道:“喝酒,对舒筋活血,消炎止痛,都是比较有好处滴,来,一口干啊!”

    这厮极擅长往别人伤口上撒盐,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人家脸肿成那样,嘴唇高高翻起,连话都难,还一口干?那满酒盅一杯酒,可是整二两,绝不是二钱,这不是难为人么?

    原本西门大官人发话,大家伙还是很给面子的,连凶魔二人也是端着酒盅,站起身来。此时一听西门町的话,姚正博还能忍住,杜克岩却是忍不住。他啪地放下酒盅,站在那儿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看着西门町,一副强忍着要掀桌子的表情。

    还是做哥哥的了解弟弟,赶紧一伸手将他按的坐下来,同时,看着西门町横眉怒目道:“西门町,士可杀不可辱,如果你看我们兄弟不顺眼,只管放马过来,我们兄弟接着便是……”

    “打住,打住……”他话没完,西门大官人却是一摆手打断道,“实话,我是看你们不顺眼,不过呢……我还真没将你们俩兄弟放在眼里。甭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了,真要想收拾你们,只是分分钟的事。刚才七王爷和老吴也了,大家伙要捐弃前嫌,忘掉不快,我大人有大量,虽然看你们不顺眼,我刚才这么可是出于好心,主动向你们示好,没想到好心当做了驴肝肺。既然你们不领情,只当我没……唉——这年头,好人难做啊……”这厮低头叹息一声,随即抬起头笑嘻嘻道:“来来来,别人不喝,我们喝!”

    麻痹的,有你这么示好的么?

    杜克峰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眼瞪着西门町,手里拿着酒盅一时不知道喝还是不喝。

    朱由橏正对着杜克峰,见他如此神情,也为了缓和气氛,附和西门町,赶紧举起杯子道:“误会,误会,我还是提议大家一起喝了这杯酒,从此以后捐弃前嫌,都是自家人。”

    秦婉更是个机灵的主,她可不想恶魔崖跟西门町结怨(ps:关于恶魔崖派人参与玄武庄灭门之事,属于高层参与的机密之事,她是毫不知情,当然了,即便知道,她也会认为无所谓,把参与的几个家伙交出来就是嘛,并且,我们又不是元凶……),为了转移焦,朱由橏话音刚落,她端着酒盅,已装着一副可怜兮兮,很是为难的样子,娇滴滴道:“七王爷,这可不行,银甲可是从不喝酒的,还是这么一大杯,不是要了女子的命么?”

    我倒!老秦这个酒鬼从培养你,你个死丫头从不喝酒?奶奶滴,老夫可是不会忘记,前阵子你二十岁生日把老夫灌趴下,可是睡了三天才清醒,你个死丫头却是一没事。

    疯魔满脑袋黑线,眯着铜铃眼看着秦婉,心里却也是明白,这丫头在转移话题呐。

    “秦姑娘,这第一杯酒可是要干的,不过,你既然不能喝,只需要浅抿一口,剩下的,我……既然我们坐在一起,便由我替你喝了这杯酒。”如此献媚的好机会,还可以同喝一杯酒,王都尉自然是一马当先,自告奋勇滴。

    ********

    Ps:咳咳……书友们:法克,你丫更新少,更新慢,更新不稳定,更新不及时,更新……

    呜~~~~~~~乃们别了,法克……法克也知道的哇,只是悲催命苦的哇,除了养家糊口,法克也喜欢跟狐朋狗友喝酒打屁的哇,法克码字猛抽烟伤身体的哇,法克半天蹦出一个字憋得难受的哇……5~~~~~~~再了,法克是个沉不住气的淫,也贼喜欢骚包,只要敲下最后一个符号码出一章新文,就赶紧屁颠屁颠地发上来,嗯,是滴,法克从不知存稿为何物。。。。所以哇,大伙儿看到的更新角对是最粉嫩,最新鲜,比萝莉还萝莉,比母乳还母乳,肯定不是过期货,敬请放心阅读……银甲砖家也了,长期阅读本文,有益身心健康,发家致富,那个X……生活美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