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九十三章 羊癫疯发作了

第九十三章 羊癫疯发作了

    王轩如此“体贴”,让婉妹纸很受“感动”,兔崽子,这么急着想死?

    她横过眼波媚了他一下,娇声道:“还是……不用了吧……”着,眼见已成功吸引了大伙儿,嗯,主要是西门町的注意,秦婉秀眉一扬,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道:“银甲虽是个女子,可也不是胆之人,不就一杯酒么,我喝了便是,大不了出丑罢了,可不许看银甲笑话哦……”这最后一句,却是媚眼飞向西门大官人的。[..com]

    她话一完,便举起酒盅,一仰秀脖,很是干脆利落地干了。

    当然,她还是要做作一番滴,像是酒喝猛了,呛着了,好一通“剧烈”地咳嗽后,还对“第一次”喝酒,发表了一下体验感受,伸出丁香舌头不停用手煽乎着,还不忘嘴里直嚷嚷:“好辣好辣……原来酒那么难喝,真搞不懂你们男银为什么都喜欢喝酒……”

    王轩一颗心早被她媚得那一下,很不争气地玩起了青蛙跳,再看她这副娇俏可爱却又争强好胜的样子,是又心疼,又佩服,简直爱煞,恨不得立马推倒之,狠狠地叉一通。嘴里也是忍不住卖弄道:“秦姑娘,这可是我府上最好的东阳酒,既有绍兴酒之清而无其涩,又有女贞酒之甜而无其俗,乃当今酒中一绝。你要难喝,那天下可就没有好酒了,呵呵……”

    西门大官人自然是不知道秦婉底细,还真以为她不能喝酒,不过,他原本也没打算找她麻烦,也是领教过这娘皮的倔强和狠劲,见她如此,倒是心生了一丝钦佩,但看了她一眼后,见她二两酒下肚,虽然咳嗽咳得俏脸涨的通红,并没有出现不适,也没心上,倒是对王轩的话产生了好奇,不由得看向杯中酒,色泽金黄,莹澈天香,看来的确是好酒,一抬手干了,口感也是不错,辛而不厉,美而不甜。

    不知是秦婉这一“英勇”表现,貌似给男淫们上了一课,咱喝酒还能输给女银?还是因为受了杯中美酒所惑,连杜克岩也坐那儿闷声不响“滋”光了一盅酒。

    当然了,凶魔兄弟俩自然是借着秦婉搭起的台阶,找个台阶下而已,跟西门大官人作对,真滴是厕所里摔跤——离屎不远了。

    如此,觥筹交错,推杯换盏,气氛也渐渐热络起来,大家伙都很识趣,只字不提刚才发生的不愉快。

    “贤弟,先前你当今皇上勤俭节约,这的确是事实,也一直是本王对他比较钦佩的地方。但以天子自尊,你以为……他想粗茶淡饭么?句不好听的,他是迫不得已也……”朱由橏俊美的脸上一副忧国忧民之色,抬眼看了一下众人道:“这里都不是外人,本王便句大逆不道之言,那都是他朱由检刚愎自用,治国无方所致!自从父皇驾崩,他朱由检继位以来,大明朝这些年可用八个字评价,那就是:内忧外患,风雨飘渺!内忧,却是因为民不聊生,天下百姓怨声载道,他朱由检为了堵住天下悠悠之口,不思改善民生,却是暴行逆施,各地百姓自然是要揭竿而起;而外患,更是他朱由检一手造成!正是他冤杀抗清名帅袁崇焕,让我边关无人,从而才让对我大明虎视眈眈的清贼屡犯边关!每念及此,都让本王夙夜忧叹,不能入寐……”

    我靠,大明朝现在这副鸟样,却是由来已久,老朱虽然也有责任,但最多只能承担一部分,你丫通通算在他身上,明摆着是看我老丈人不顺眼,想谋反篡位啊,难道你来当皇帝,便能让天下老百姓安居乐业,让大明朝重新雄起?!

    西门町不动神色地看了朱由橏一眼,端起酒盅道:“由橏兄,我只是一个江湖人,可不关心什么国家大事,来来来,我们还是喝酒……”

    朱由橏却是一脸郑重地打断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贤弟一身本事,正好可以报效国家,怎可置身事外?”

    “我哪有什么本事,匹夫之勇而已。呵呵……由橏兄让我报效国家,莫非是要我去当兵?”西门町恶心了一下朱由橏。

    “呃……”朱由橏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看着西门町道:“贤弟真会开玩笑,报效国家,有很多方式方法,不一定非得要上阵杀敌……”

    西门大官人很是配合地露出饶有兴趣的样子问道:“哦?不知由橏兄的意思,是让我如何报效国家?”

    “此事以后再议,我们先喝酒。”朱由橏却是诡谲地一笑,端起了酒盅,不再多。

    西门大官人貌似也很识趣地没有再问:麻痹的,不就是拉老子入伙,替你轼兄篡位冲锋陷阵么。你装的神神秘秘……想吊老子胃口?那么,恭喜你,你丫成功了,当然,你丫……也倒霉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西门大官人的酒量一如他深不可测的武功,再次让桌上的诸位震惊了。

    为了表示对西门大官人的“敬意”,大家伙可是卯足了劲,轮番向他敬酒。除了朱由橏,谁都想将这厮灌趴下,让他出怪丢丑。

    朱由橏当然不去阻止,气氛很好嘛。并且他也知道西门町能喝,也是想看看他到底多能喝。

    而西门大官人也是放开了酒量和肚量,以显示自己很是愉快地接受了朱由橏的拉拢,决心融入“造反团伙”,不但来者不拒,一碰即干,也来而不往非礼也,一一回敬。

    且不论喝酒的诸位暗暗心惊,在一旁伺候斟酒的丫鬟秋菊可是彻彻底底地被惊到了。(ps:原本轮不到秋菊丫头伺候,但西门大官人发话,姑娘刚才受~精了,让她过来倒酒,顺便喝压压惊。战火刚刚停息,大家伙谁会反对?只能当作没听见,选择默许。)

    秋菊心里可是最清楚,她每次斟酒,出于对西门大官人的感激和仰慕,总想帮他少倒一些,但西门大官人总是大手一挥,貌似很不满意样子大咧咧道,满上,满上……相反,她为别人斟酒时,自然不想比西门大官人少倒,就想着加满加满,再加满,但却都遭到了谢绝,好了,好了,够了,够了……

    如此这般喝下来,西门大官人竟然毫无醉意,那是充分诠释了啥叫“大海无量”。

    终于,在疯魔一再用眼神示意下,自从喝了第一杯酒便假模假式推脱,再不肯喝第二杯的婉妹纸准备上场了。

    而这时候,那王轩已经被西门大官人回敬过两次,有喝高了,正醉眼朦胧,雾里看花,但心底里还是清醒的:这妞嘴唇厚且性感,记得相书上,嘴唇这玩意儿,上管情下管欲,妈的,单从面相上就能看出,这妞肯定是个旺盛的主儿,若是弄上床去,绝对可以让本公子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他借着酒意壮胆,向秦婉发出了求欢信号,不过,他话舌头有大了:“秦……秦姑娘……看一帮男人喝酒没……没劲……不如让……让生送你……回房……回房歇歇……”着,竟是伸出手去,准备搂住一直很想搂而一直没敢搂的婉妹纸的蛮腰腰。

    王轩乃京城情圣,向来自命潇洒,秦婉又一直对他巧笑嫣然,一副羞答答的模样,自然是让自我感觉十分良好的王公子以为婉妹纸已被他无敌的魅力所倾倒,这一伸手而去,她还不借势投怀送抱,娇软入怀?

    结果当然是大失所望,并且,也让他当场出丑。

    秦婉正思量着如何能将西门大官人灌醉,还不能让他发现自己很能喝,是故意整他,对王轩的话倒是没注意,却是异常敏感地察觉到……他竟敢伸出咸猪手,意图搂抱自己,眼底立时闪过一抹杀意,却是秀眉一喧,一副吃惊+害羞的表情看着王轩,身子更是摆出一副欲迎还拒的模样。

    王轩心里乐开了一朵璀璨的菊花,差魂都没了,但他的手刚触到秦婉的衣衫,还没碰到肉肉,却猛地从指尖传来一阵钻心地剧痛,一下子让他酒意全无,是惨叫一声,仰面跌倒。

    秦婉也第一时间发出惊叫:“哎呀——王都尉酒喝多,羊癫疯发作了……”

    ********

    Ps:我日,楼上装修,电钻声,砸墙声,还真他娘的热闹,老子头都快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