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九十六章 京城定终身

第九十六章 京城定终身

    秦婉歪打正着,没想到随口撒娇似的一句话,竟似中了西门大官人的死穴,心里诧异的同时,却也满腹狐疑:你心狠手辣,还会心肠软到怕女人哭?

    在一众恶魔调教下长大的秦婉是个人精,更是一个天生的奥斯卡最佳女主角,为了印证心中猜疑,脑子里一想到西门大官人不但看,还摸了她的大白兔,竟然无动于衷,还辣手摧花,只感到满腹委屈,眼泪哗就流出来了。[..]

    秦婉一前兆都木有,眼泪来就来,这手绝活比她的舌功还厉害,西门町顿时又被镇住了。

    “呃……你……你……好好的你哭什么……我又没……没摸你……”

    “你摸了……呜呜……”见西门大官人仿似真怕女人哭,秦婉的眼泪流得更欢了,当然,她也成功地将自己带进了“怨偶”的角色。

    “你别诬陷啊,我……我哪里摸了?”着,西门町以示清白,赶紧将屁股往旁边挪了挪。

    “呜呜……你耍赖……摸了银甲还不认账……”秦婉双手捂住脸,哭得那叫一个委屈,好像失贞的少女正遭男友遗弃,但泪眼迷蒙中,却是透过指缝观察着西门大官人的反应。

    我草,老子一根指头也没动你,你丫还真能血口喷人啊……呃?难道是指上次搜身?

    西门町脑海里很快浮现出那晚皎白的月光下,两只自己跳出来非常翘挺匀称,大差不多的大白兔来,两只眼睛便不由自主地看向了秦婉的前胸。

    “呜呜……你……你流氓……竟然还看银甲……”秦婉演戏演过头,浑忘了自己还捂着脸,应该看不到西门町在看自己。

    你丫还真能演戏,差把老子骗了……我日,演戏我不会么?话当年上大学时候,俺还上台演过话剧咧,论演技,老子还能比你差?!

    西门町怕女人哭,当然不是哪个女人哭两嗓子都管用,那得是他在意的女人!

    在意者,留心,注意也。

    对秦婉,西门町当然是在意的,8过,西门大官人在意的,主要是她身上的木玲珑罢了,你这么一哭一闹,把别人招来,老子还偷个屁啊。

    因此,秦婉这么一哭,还的确让西门大官人有头大,有不知所措。但现在一听她的话,很快明白这妞在装样呢,便决定跟婉妹纸飙一下演技。

    西门町眉头一皱,摆出一副厌烦的表情,将手中的酒盅往桌上一放道:“哭哭哭,哭个屁啊,不喝酒我走了啊?”

    “啊——别走……”秦婉被搞了个措手不及,条件反射般放下手道,话一出口方醒悟过来,羞急之下,一句困扰,撩拨她多日的话便了出来:“那你摸……摸了银甲……就算了?”

    “我呸,那是我不心好不好?”

    秦婉低着头,也不敢看西门町,像是等着宣判的囚徒,心里紧张的要死,一听西门町竟然这么,顿时不干了,一抬还布满泪痕的脸,据理力争道:“你就是故意的……你还……还捏了两下……弄的银甲好痛……”

    “呃……那你想怎样?”西门町看秦婉俏脸晕红,梨花带雨,还一副可怜兮兮的神情,不由得心肝一颤,“要不……我也让你捏两下?”

    “流氓——”秦婉水汪汪的桃花眼白了西门町一下,却是忍不住扑哧一声,又笑了出来,连忙伸手掩住,神情忸怩道:“银甲是一个传统的女银……”

    我汗!你丫主动送上门,这是演戏演上瘾了,还是吃错药了?!嗯……美人计,又是美人计,老子将计就计,倒要看看你想干嘛。

    当然,西门大官人不会那么容易中计,他一脸疑惑道:“那又如何?”

    “就是……就是……银甲并不介意男人有三妻四妾。”

    “哦……你不介意男人有三妻四妾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秦婉看西门町装聋作哑,顿时气急,将胸部一挺,很是不服气道:“银甲哪里比霓裳差了?你到底是不是男淫啊?”

    西门大官人眯着眼在秦婉胸前打量了一番,一本正经道:“我是不是男淫暂且不论,但根据目测,你比我家霓裳了一,比我家馨儿更是了一半还多,充其量跟我家筱轩差不多,不过,自从筱轩被我开发以后,隐隐有追赶馨儿的势头……”

    西门町话没完,秦婉嗤地一笑打断,眼睛直盯着西门町,眼神渐渐冰冷道:“那你的意思是……嫌弃银甲,摸了就摸了,不打算认账咯?”

    听她话中意味,似乎西门大官人胆敢出半个是字来,就会一把掐死他。

    西门大官人明显感觉到了威胁,当下便决定……先“中计”再,“我可没嫌你,如果开发开发,应该能有所突破。我就懂一套按摩术,如果坚持按摩它们,它们就会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俏挺,这可是得到实践论证过的。”

    这厮言词中戏谑之意十足,但却是神色正经,像是在讨论严肃的科学话题,让秦婉竟生不出半分的羞恼,并且自己的也的确比霓裳,张了张嘴,期期艾艾道:“那……银甲要你按摩按摩……”

    我靠,这丫头比辣椒还猛啊,妈的,老子有喜欢你了,呃……美人计,美人计……老子要淡定,淡定……

    “咳咳……你这个要求让我很为难啊,你要知道,我其实也是个很传统的男人……”

    “啊?难道你介意男人有三妻四妾?”

    “no,no,no……”西门大官人伸出食指在身前连连晃动,一副很是牛X的样子道:“做我的女人必须对我绝对忠诚,绝对服从,听我的话,跟我走……关于这一,你能做到么?”哼哼,跟我玩这套,老子整不死你!

    让西门大官人没想到的是,婉妹纸眨巴着眼睛,马上便作出一副很是听话的样子,羞羞答答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三纲五常,为妻之道,这些个道理……银甲都是晓得的……”

    秦婉在男人堆里长大,更加上恶魔崖几个女人都对自己的男淫俯首帖耳,言听计从,连往日很是彪悍凶残的苗飞如,在她的“伟哥哥”面前也是乖巧的要死。秦婉想当然以为,男人不大男子主义还是个男人么?!银甲最讨厌娘娘腔,白脸啦!

    秦婉如此表现,西门町当即被雷到了:我倒!这样也行?

    “嘴上可不行,我要看你的表现。”西门町摆出一副威严的神情,语气淡淡道。

    秦婉立马飞过一个媚眼,扭了扭蛮腰腰道:“你……你想要银甲咋个表现嘛?”

    “咳咳……如果,我如果啊,如果你是我的女人,我问你要什么东西,你能二话不,马上就交出来么?”

    秦婉丝毫不带犹豫的,立马神情坚定地了头。

    “那好,你把木玲珑给我!”西门町神情木然地伸出手道。

    “额?银甲还不是你的女银呢,你……你何时去恶魔崖向我父……提亲?”

    提……提……提亲??你丫还真想的出来,老子被你打败了,看来……想骗你木玲珑还是灌醉你再。

    “这个……提亲啊,嗯,倒是应该的,等我得空立马就去……来,来,来,为咱们京城定终身先干一杯!”

    秦婉智商直线下降,直探零谷底,连忙端起酒杯,羞不可遏地跟西门町轻轻一碰,一仰脖就干了,幸福冲昏头脑的情况下,完全忘了“你一杯,我半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