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九十七章 会不会招来杀身之祸

第九十七章 会不会招来杀身之祸

    初冬日短,申时刚过,斜阳已呈日落之势。

    玄武门大街上,在夕阳沐浴中,有一个衣衫不整的醉汉正头重脚轻,脚下打飘,东倒西歪走着醉步。[]

    好在这个时辰集市都已散了,原本热闹繁华的玄武街上已没多少行人,他这般跌跌撞撞走着倒没有撞到人。当然,别人看到醉鬼,也远远地避开了。

    看这醉鬼,左袖自肘部像是被利刃削掉半拉,在右腰位置,从外衫到内衣,好几层衣服都被划了一道长口,随着他走动,白里透红的肉肉时隐时现。而左腰下,却是挂着一把没有任何纹饰,看上去平淡无奇的细长剑鞘,但剑鞘上露出的剑柄,却是像一块奇玉雕琢而成,两头呈玄青色,握手部分几近透明,明眼人,当能一眼看出,这正是天下第一神兵,玄武剑。

    不错,这醉汉正是西门大官人是也!他衣衫破烂,当然是跟疯魔单挑时,拜他利刺所赐。

    这厮至少喝了七斤东阳酒,在成功地将秦婉灌成一滩烂泥后,自己的酒量也是探底,话舌头也捋不直了。

    So,大舌头话,人家阿悍同学听不懂,被丫鬟秋菊领送出都尉府后,任凭他鬼喊鬼叫,帝王驹都始终没出现。

    而西门大官人虽然喝醉了,但脑子还有着一丝清醒,偷了魔女的木玲珑,还是赶紧离开案发现场,脱开嫌疑先。

    如此,玄武门大街上便出现了分不清东南西北,低着头乱撞的醉汉。

    突然,从后方有数十骑快马簇拥着一个年轻人疾驰而来,马蹄铁掌敲在碎石路上,如密雨敲窗,噼啪作响。

    那年轻人神情倨傲,面色阴冷,不怒自威。但如果仔细观瞧,他白嫩的脸蛋上还有一淤青,正是太子朱慈烺!

    簇拥着他的,都穿着明军的将官军服,在斜阳照射下,战袍上仿似镀了一层金,是金光灿灿,却都是兵器营的将官。

    没错,太子爷终于养好伤要回宫去,兵器营在江泽璧的带领下,出动全体将官护送。

    玄武街道路宽阔,路上行人稀少,他们一行人急急赶路,是放马疾驰。

    而西门町原本在街边打醉拳,踉踉跄跄中,却忽然歪到了路中间,这一行人发现的时候想要勒住马已是来不及。

    嘭、咕咚、啪啪啪……

    随着一阵乱响,当先一骑快马将西门大官人撞翻后,又有四五骑快马收势不住从西门町身上踏过。

    路人惊叫,马匹嘶鸣,一时间场面有乱。

    但太子回宫心切,江泽璧等也关心太子安危,将西门町撞倒后根本没有停下,继续打马疾驰,紧跟着又有几匹马从西门町身上飞踏而过,倒是后面有几人放慢了速度,勒马绕行。

    而就在此时,脸孔朝下的西门大官人忽地翻了个身,仰面而躺,这厮沾了一脸灰尘,眼睛闭着,嘴里发出轻鼾,竟然是睡着了。

    这一下,立时引起后面这几匹马上的人注意:我草!这丫竟然没被乱马踩死?!

    这时,其中一人看到西门町翻身后,原本压在身下现在露出来的玄武剑,嘴里不由得惊噫一声,在马匹还在前行中便飞身下马,快步向西门町走来。

    这将官鼻子眼,却是手长脚长,身材魁梧,且肤色黑红,长相猥琐,活脱脱一个大马猴,不是别人,正是马千户,马平。

    此时西门町这副狼狈模样,他开始没认出来,但对密探大人当时的执法工具——玄武剑,却是印象深刻,识别出来后再仔细打量灰头土脸的西门町,立马认出。

    突然再见到令人敬畏的大内密探007大人,马平心里是惊喜交加。

    “大人——大人——您醒醒……”马平赶紧将西门町扶坐而起,一边拍去他身上的灰尘,一边轻轻摇晃着他肩头道。

    西门町凭着脑子里那一丝清醒,一路乱走,已是远离了都尉府,竟到了皇宫大内附近,而他的醉意也是越来越浓,被马撞翻在地后,脑子嗡的一下,便再也支持不住睡了过去。

    至于他被撞,再被马蹄踏过,已是没感觉了。当然,这厮体质变态,这冲撞踩踏还是能禁受得住,倒是并无大碍。

    马平喊了几声,西门大官人呼吸顺畅,睡得正酣,是毫无反应,再检查了一番,也发现他毫发无伤,心里暗暗称奇,也更是对密探大人的本事心生佩服。

    此时,其它三四骑也围了过来,跟赖长荣互为不服的校尉秦仁,赫然也在其中。

    “秦,赶紧过来搭把手。”

    醉倒的人都跟烂泥一样,也死沉死沉的,马平扶了几次也没能将西门大官人搀扶起来,一抬头恰好看到秦仁。

    “马千户,这是谁啊?”

    西门大官人今儿一副有钱公子哥儿的打扮,跟那日平民装扮有着天差地别,秦仁当然是没认出来,虽然走上来帮忙,却是忍不住问道。

    马大叔很有警惕性,“知道”大内密探是个灰常隐秘不能轻易让人知晓的崇高职业,他朝四下看了看,压低嗓子道:“别乱问,心掉脑袋。”

    秦仁同学不愧是个军人,还是个校尉,很有保密和安全意识,闻听之下,伸了下舌头,当即便闭嘴了。

    俩人废了好大的力气终于将西门大官人扶上了马平的坐骑,马平让秦仁牵着自己的马,而他则步行,亲自守在马侧扶着西门大官人,以防他掉下来。其严肃认真、心谨慎的态度,估计比伺候他老爹还尽心尽责。

    如此一来,这四个人便落在了队伍的后面,等赶到巍峨的紫禁城宫门前,只见到一匹匹快马都在宫门前不远处的下马碑前系着,而人,都已不见踪影,显然是已经入宫。不对,在守候宫门的几个京城禁军旁边,还有一个人在等着他们,正是兵器营分管军纪的佥事,常有理,常大人。

    “马千户,你们几个怎么回事?”看到马平他们过来,常有理沉着脸,快步走了上去。

    自从上次在兵器营协助“大内密探007”缉拿太子,马平虽然没升官,但自我感觉身价倍增,即便面对江泽璧,也是不怎么放在眼里,对这个常佥事,当然更没当回事。

    马平瞥了眼仆倒在马背上依旧酣睡的西门町,帮他整理了一下衣衫后,方走过去将常有理拉到一边,在他耳边声着……

    “啊——”

    常有理顿时瞪大了双眼,一脸震惊地看向了马背上的西门大官人。

    “常大人,幸亏我及时发现,不然的话,刚才大伙冲撞密探大人,并且不闻不问,若是被他知晓……”

    “呃?”常有理闻听之下,想到西门大官人貌似六亲不认的狠辣手段,不由得后脊梁冷汗直冒,抬手抹了抹额头,一脸后怕道:“幸亏马千户及时发现,让我等免了杀头之罪,嘿嘿……下次马千户出营找乐子,我一定睁只眼闭只眼……”

    “好,好……”马平猥琐地一笑,却是脸色一正道:“常大人,我们都不知道密探大人住在何处,他现在这样子,你看如何处理?”

    一听此言,常有理眼前一亮,脑中飞快闪过一个念头,装着低头沉吟片刻道:“密探大人的身份属于高度机密之事,交由别人显然不行,而我们也要很快回营,我觉得……还是带进宫交给太子……”

    “交给太子?”马平闻言一惊,忍不住打断道。

    “怎么,你是担心将密探大人交给太子殿下……会不安全?”

    马勒戈壁的,太子恨不得将密探大人碎尸万段,交给他,密探大人还能活命?你丫这是不按好心那。

    常有理的确没按好心,他被西门町扇了一耳光,踹了一脚,对他是又恨又怕。但密探大人“高高在上”,胳膊拗不过大腿,想报仇是不可能了。但现在……借太子之手报仇,那是很有可能啊,并且,自己将密探大人交给太子,他得以雪耻,肯定会对我另眼相看,重重有赏……退一步,即便太子被密探大人吓破了胆,不敢报仇,那也没损失。

    “咳咳……我当然……当然不是这个意思……”马平被常有理的明知故问差噎着,瞪着常有理半天不出话来。

    “那你是什么意思?太子殿下英明神武,心怀宽广,你若是怀疑太子殿下欲对密探大人不利,可是大大地不敬呐。”常有理眼里闪过一抹狠辣:妈的,你以为靠上密探大人连太子也不怕了?

    马平当然是怕的,密探大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又不是自己的护身符,招惹了太子,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的意思是……是……不得皇上宣召,我们擅自将密探大人带进宫,会不会招来杀身之祸。”马平也算急中生智了。

    “密探大人最得皇上恩宠,你也深得密探大人信任,怎么会呢?”常有理装出一副诧异的表情道,看马平张嘴又要话,一摆手,拿出了往日的官威道:“时辰不早,也事关密探大人安危,此事便交给本官,你不用管了。”

    ********

    Ps:明日两更。。。周日遭遇红色炸弹,或许会烂醉,或许便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