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九十九章 最好还是对我客气一点(第二更)

第九十九章 最好还是对我客气一点(第二更)

    一看到朱慈烺拔出剑来,寒光闪闪,貌似还很锋利,西门大官人也是不能淡定了:我靠,老子难道要死在这个便宜大舅子手上?

    一直留意着西门町表情的朱慈烺,当然是捕捉到了他眼里一闪而过的惊惧,在手里把玩着那把短剑,得意洋洋道:“我知道你本事不,普通的刀剑根本不能奈何你,而你那把玄武剑又太锋利,割皮剁肉的太利索,玩起来不过瘾。嘿嘿……本太子为你……可是花了不少心思,特意找了这把太清剑,比普通刀剑锋利许多,却又比玄武剑钝一些,一会儿,你可要好好配合,让本太子玩得爽了,不定一剑给你个痛快。春子,你我们从哪里开始玩起呢,手?脚?眼睛?鼻子?还是他这张讨人厌的脸?”[..]

    “回太子,既然您觉得他这张脸讨厌,那便从脸开始。”春子微微一躬身,不带丝毫感情道。

    朱慈烺伸手捏了下春子的脸蛋,嘿嘿一笑道:“几天不见,春子越来越会话了,不枉本太子喜欢你,好,就从脸开始!”

    着,朱慈烺蹲了下来,一把揪住西门町的头发,将他脸摆正,让春子将灯笼靠近,然后拿着太清剑在西门町脸上拍了拍,嘴里啧啧有声道:“本太子脚都踹痛了,你竟然一没事,我倒要看看你脸皮究竟有多厚?”

    “慢着——”西门大官人可不想被破相,话到阴曹地府也是要泡妞的不是?再了,这个大舅子貌似还不知道自己是他的妹夫,老子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不定,这子从亲妹妹的终身性福考虑,忽然……良心发现呢?

    “哼哼,你也知道怕了?你不是很牛B很嚣张连本太子也不放在眼里么?”

    西门町收敛起灿烂的笑,作出一副严肃的表情道:“太子殿下,你知不知道你正在犯一个极其严重的错误?”

    朱慈烺还真被他这句话唬了一下,但随即便嘿嘿冷笑道:“死到临头你还嘴硬,你以为你是大内密探零零七我便不敢杀你么?不妨告诉你,将你关押在此,除了本太子几个亲信,谁也不知道,嘿嘿……你就放心地等死吧。”

    “大……大……内密探………哈哈……零零七……哈哈……太子殿下,你……你太可爱了……哈哈……”看着朱慈烺,西门町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像是朱慈烺做了多么幼稚可笑的事,直笑的他上气不接下气,连眼泪都流出来了。

    这一下,朱慈烺有被西门町搞蒙了,也被他笑的有心里发虚,恼羞成怒之下,用太清剑“啪”的一声使劲抽了西门町一嘴巴,面目狰狞地吼叫道:“你给我闭嘴!再笑我杀了你——”

    这一嘴巴抽的,立马让西门大官人嘴角见红,不但脸蛋肿了起来,颊骨附近还被剑锋带出了一道伤口,流出血来。

    见大舅子如此疯狂,西门大官人止住了笑,并且还一脸正经模样,及时放出了一颗重磅炸弹:“太子殿下,我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大内密探零零七,那都是掩人耳目,骗人的。”

    “什么?!”朱慈烺果然是立马被惊到了,一直认为是千真万确的事竟然是假的?!他一下子跳了起来,有不可置信地看着西门町,突然像是醒悟过来似的,冷笑一声道:“好啊,你竟敢冒充朝廷命官,那更是罪该万死!”

    西门町神色平静道:“太子殿下,难道你不问问……我为何冒充大内密探零零七?凭什么冒充大内密探零零七?又是从哪里知晓你和田弘遇勾结,作出私藏皇上备选妃子之事?后来又借了谁的胆子当场处斩当朝国丈?为何却对你网开一面,难道真以为你是太子?”

    这一连五问,不但朱慈烺被问住了,连始终神情木然的春子也眼睛泛光,好似来了兴趣。

    “好,那你,这都是因为什么,如果你不出个所以然来,那就别怪本太子心狠手辣。”

    “事已至此,为了不让你再犯错误,我就坦白吧……”西门町沉吟了一下,放出了另一颗重磅炸弹:“太子殿下,你知道我是玄武庄少庄主,肯定不知道,我也是你亲妹妹,公主殿下朱微如,**神尼的高徒,柳如如的夫婿吧?”如如老婆,老公为了增加戏剧效果,“夫婿”前面就省了“未来”二字,先坐实你我夫妻关系再。

    “啊?!”

    这枚炸弹差将朱慈烺炸得一屁股坐下来,当啷一声,手中的太清剑也是惊得掉在了地上,两眼直愣愣看着西门町,张着嘴却是不出话来。

    西门町当然是借此机会,对大舅子开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其实,你跟田弘遇,跟七王爷朱由橏等做的犯上作乱之事,公主殿下早已知晓,但她念在兄妹情深,却始终没有向皇上告发,一直希望你能自己醒悟过来,但……迫不得已下,公主殿下只好让我出面,以阻止你在犯错的道路上愈陷愈深,而公主殿下存活于世的消息尚未诏告天下,我自然是不能打着公主的旗号,这便……便听取公主的建议,以大内密探零零七的身份出现。为了不至于让人怀疑我这个大内密探零零七,在兵器营里,便只好斗胆得罪了太子殿下。而借机铲除田弘遇,却是公主殿下替母后考虑,听田贵妃逼宫逼得紧啊……公主殿下处处替你这个兄长考虑,冒着欺君杀头的风险为你遮掩,更时时刻刻记着为自己的母后分忧解难,这一份兄妹情义和孝心,实在是让人佩服,但……但公主殿下……她……她……”西门大官人着着,声音哽咽,眼里也泛起泪光,一副悲痛欲绝的表情,不下去了。

    “微如她怎么了?微如她怎么了?你快啊——”

    朱慈烺被西门町声情并茂的阐述得正暗自心惊,也暗自庆幸,原来这都是微如安排的,辛亏她没有向父皇告发,看来……我对这个妹妹还是不够关心啊。此时看西门町这副样子,立马表示出关心来。当然,这也是朱慈烺发自真心。

    “微如她……她遭人暗算……已经躺在床上多日……至今生死未卜……”

    “啊——怎么会这样?是谁,是谁害了微如?我要杀了他!我要将他五马分尸!”

    西门町看他情绪激动的样子,却是不了。

    “你不知道么?亏你还是微如的夫婿,你是怎么保护公主的?怎么能让她受伤?你话啊,你话啊……”

    朱慈烺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妹夫基本上是承认了,不然的话,他怎么会知道那么多隐秘之事?不过,对这个妹夫,他可是不太客气,一边,一边用脚踢,还是踢头!

    “咳咳……太子殿下,你先冷静冷静……”

    “我冷静个屁!若是微如有个三长两短,看我怎么收拾你!”

    “暗害公主殿下的凶手基本已经锁定,我告诉你,希望你别轻举妄动,打草惊蛇……”

    朱慈烺又狠踢一脚,打断道:“本太子行事还要你来指手画脚?快!”

    “喂喂喂,朱慈烺,你别太过份啊,你再踢一脚试试?”

    西门町成功扭转了形势,心里有底,可不想当猪头被人踢来踢去。

    朱慈烺听了他的话,原本心里气急,抬脚就要踢过去,但看到西门町凌厉的双目中,透射出如潮的威严,竟是不由自主地顿住了。但堂堂的太子爷,当然不能示弱,就势将脚往地下重重一跺道:“看在微如的面子上,我……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你到底不?”

    “呵呵……这就对了,我可告诉你,公主殿下很疼我的,若是我在她耳边吹吹枕头风,嘿嘿……”西门町正无耻地发出警告,突然看到朱慈烺眼里闪过一抹杀机,立马又警告道:“我在兵器营如此冒犯当朝太子,却还敢堂而皇之地在京城大街上露面,不怕报复,你知道为什么么?那是因为公主殿下跟我保证,绝不容许任何人伤害我!你也知道我的本事,若是我无端端地失踪,聪明如公主殿下,肯定能猜出是太子你干的,所有啊,你最好还是对我客气一。”

    看到朱慈烺果然脸耷拉下来,一副泄气的样子,这厮心里暗自得意,笑嘻嘻道:“太子殿下,你打算绑我到啥时候啊?咱们好歹是自家人,你踢也踢了,打也打了,气也应该消了吧?”

    “松绑?哼,你等着吧,谁知道你的是真是假?你先告诉我,究竟是何人害了微如,微如现在何处,等我了解清楚了再。”

    “暗害微如之人,十有**是七王爷朱由橏,因为微如已得知他心怀不轨,图谋造反,他想杀人灭口而已。”这厮信口道,想来朱慈烺也知道轻重,不会傻-B到跑去找朱由橏算账。接着,他沉吟了一下,却是脸色一正道:“至于微如在哪儿,皇上知道……对了,皇上今晚原本要召见我,我也有重要事情向皇上汇报,现在我被你绑在这儿,可是会耽误大事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