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章 我去想想办法

第一百章 我去想想办法

    “春子,你今年多大了啊?”

    “春子,你家里双亲还在么?”[]

    “春子,你老家哪儿的?”

    “春子,你入宫多久了?”

    “春子,这里是在宫里还是在宫外啊?”

    ……

    任凭西门大官人苦口婆心,百般挑逗,春子却始终是神情木然,一言不发,只是在西门町停顿的时候,才用勺子舀着一碗红枣冰糖粥递到他嘴边,喂他吃下。

    我擦,凭老子一张铁嘴,难道还撬不开一个太监的口?!

    西门町咽下一口粥,盯着春子看了会儿,语气平静地缓缓道:“春子,是不是太子不让你跟我话?你不用怕他,以后我给你撑腰。你也看到了,我是不怕他的,相反,他应该有怕我。我跟你啊,前些日子,我可是把他狠狠地揍了一顿……对了,他是不是有几天没回宫?那是我捏断了他双腕,躲在外面养伤呢,我看他脸上好像还有淤青,那也是被我打的,当时他脸肿得可是跟猪头似的,你要看到了肯定认不出来,嗯,即便是他亲娘,周太后也不一定认识……”

    “哧——”

    春子毕竟年弱,听西门町的有趣,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却是赶紧绷住脸,又摆出一副天塌下来也不关心的木然表情,舀了一勺子粥递了过去。

    西门町神色不变,却轻轻一摆头道:“春子,你别费事了,把碗直接端过来,我就着碗喝。”

    春子闻言,想了一下,将勺子里的粥倒入碗内后,直接将碗递了过去。

    西门町稀里呼噜,一口气将碗里的粥喝完,看春子闷声不响地开始收拾碗碟,显然是准备走人,灵机一动道:“春子,谢谢你喂我粥,你先别急着走,让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大孩子家家的谁不爱听故事?更何况春子整天呆在皇宫,日子过的悲催苦逼,郁闷的要死,早就向往着外面的花花世界。

    他一听之下,眼睛一亮,虽然还是闷声不响,但收拾碗碟的手却是慢了下来。

    “我不别的,就我亲身经历的事,我是如何得到公主殿下垂青的……”

    西门町话音未落,春子明显的一惊,手中那勺子啪的一声,失手掉落,摔成了几截。

    皇宫内的宫女太监,生活大多枯燥无味,可以“八卦”是很多人唯一的娱乐项目,而春子年纪不大,正是对什么都感兴趣的年纪,自然是不能免俗。

    而西门町透露的是啥?那绝对是最隐秘、最重磅的宫廷内幕!

    公主啊,有木有!

    几个皇子公主中最神秘的坤仪公主啊,有木有!!

    坤仪公主恋爱史,有木有啊!!!

    此时一听西门町的话,春子心里的惊讶可以是无以复加,八卦之火,立马熊熊燃起。

    西门町看在眼里,自然是正中下怀,也不理他半跪着,低着头,一副呆了的样子,轻咳两声,润了润嗓子道:“在我老家金陵城,有一处青楼之地,名叫秦淮苑,秦淮苑里有一位刚来不久,便已红透整个江南的名妓,她叫柳如如,话……”

    西门町口才一流,虽然自己还是被绑得跟粽子似的,不能借助手势来增加故事效果,但将柳如如选秀活动的是绘声绘色,特别是武试环节,更是**不断,却又险象环生,跌宕起伏,让春子听的早已忘了身在何处,仿似自己也亲临现场,为一众选手暗捏一把汗。

    “……我一剑挥出,你猜咋滴?”西门町突然问道。

    春子正听的如痴如醉,闻言之下,本能地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

    西门大官人绕了一个大圈,目的无非是撬开春子的嘴,让他消除戒心,也拉近拉近二人的距离,他当然不是真要春子回答,淡淡一笑,便告知了答案:“我将那茶杯削成了十一个圈圈,嘿嘿……我厉害吧?”

    春子此时看向西门町的眼里,已泛出崇拜之情,不由自主地便伸了伸舌头道:“好厉害!”

    “咳咳……了半天嘴都干了,咱们今天就到这儿吧,后面的……找机会我再慢慢跟你讲……”西门大官人目的达到,当然是不再多费口舌,老子脱身要紧,话锋一转道:“春子,我这人最恨的便是仗势欺人,以强凌弱,见不得半作奸犯科之事,所以,以后谁敢欺负你,你告诉我,我一定为你打抱不平,主持公道。”

    西门大官人自始自终都是一副不急不躁和颜悦色的样子,春子内心里对这个“驸马爷”是没有任何惧意的,而听了他的故事后,也是渐渐地对他心生敬仰,觉得这个驸马爷不但本事大的很,也是平易近人,灰常好话,此时听了西门町的话,想到自己受到的屈辱,竟是再也忍耐不住,看着西门町,像是看到了亲人,眼泪哗地就流了出来,嘴唇颤抖着想话,却是不出来。

    西门大官人苦于手被绑着,不然的话,此情此景,肯定会伸手过去安抚一番,现在只能是靠嘴了:“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太子殿下嚣张跋扈,平日里肯定经常欺负你,你别怕,以后有我在,他敢动你一根毫毛,我老大的耳刮子招呼他,我向你保证,我一定到做到!”

    “驸马……爷……呜呜…………春子……呜呜……”

    “好了,别哭了,若是太子突然来,被他看到就不好了。”

    春子显然对朱慈烺打心底里惧怕,一听到西门町这么,立马强行止住哭泣,举起袖子擦眼泪。

    “春子,现在啥时候了?我被绑了一晚上,别的都没什么,就是有内急,刚刚又喝了几碗粥,现在更是内急,你看能不能……”

    “驸马爷……”

    “我叫西门町,私下里,你还是叫我公子吧。”西门大官人进一步展示平易近人的风范。

    “驸……公……公子,我来的时候卯时刚过,现在当是辰时。太子一早便出宫去了,临走前特别吩咐过我,让我好生伺候着您,但不可跟您话,更不能替您松绑……”

    “算了,我也不为难你了,大不了尿裤子里,呵呵……这石屋有冷,正好暖和暖和……”西门町的确是尿急,闻言不由得眉头微微一蹙,却笑嘻嘻道。

    西门町如此表现,让春子内心更是钦佩,他咬了咬牙,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了头道:“公子,您先在这儿呆着,我去想想办法。”

    嘴上着,手脚已很是利索地收拾好食盒,连那碎了的勺子也心捡起来,看了一眼西门町后,便急急走出了石屋。

    ******

    ps:所幸木有烂醉,赶回来送上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