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01章 被哥哥绑架了!

第101章 被哥哥绑架了!

    紫禁城。

    储秀阁——某公主寝宫。

    寝殿内铺陈华丽,紫绡帐,画石床,七宝枕,鸳鸯被,皇家气象当然不是寻常官吏,更不是寻常百姓家能比的。[..]

    在储秀阁的一间大大的书房内,只见两壁都是书架,盒装的,散装的,各类书籍插着标识的牙签,雕镂精美的几案上摆放着湖笔,洛纸,徽墨,端砚等文房四宝,书案后有一面立式折叠大屏风,足有两米多高,曲折的朱红架子上镶嵌着翡翠,玉石,屏风上画着花鸟虫鱼,色彩淡雅,却是满屏流彩。

    此时在几案前,正端坐着一位容貌极美的女子,准确地是一个少女比较合适,大概十六七岁,一张古典的鹅卵形面孔,月眉细细长长,鼻子秀气笔挺,菱唇粉嫩红润。她虽然年纪不大,却是容色清丽,气度高雅,而眉宇间透露出的气势更与她的年龄极为不符,给人一种极其雍容和稳重的感觉,甚至稳重到了有些死气沉沉的样子。

    她身着袄红色比甲,比甲上绣着云雾白凤,美轮美奂,在比甲里面是一件乳白色的长裙,绫罗绸缎,如披雾纱烟,一双剪水双眸正专注地看着桌上一本泛黄的《经书》。

    穿得素素淡淡,坐得袅娜玲珑,正是老朱另一个女儿,长平公主朱微娖是也。

    朱微娖生母早逝,由周太后带大,与太子朱慈烺关系甚好,但兄妹二人的性格却是迥然不同。

    这自然跟二人成长的经历有关。

    朱慈烺打便在宫中长大,极少离开京城,甚至紫禁城也很少出来,在阿谀奉承和母后娇惯的氛围中,逐渐形成了轻佻傲慢的性格。

    而朱微娖,由于她一生下来,钦天监正给她算命,她要是在宫里娇生惯养,必定夭折,因此,崇祯不得不让她到外面乱闯。而明朝末年,内忧外患,到处是满目凄凉,她看到百姓流离失所,常将宫里的金银拿出去救济受苦的百姓,但这无疑是杯水车薪。她知道父皇刚愎自用,受奸人蒙蔽,更知道所谓流寇就是百姓,只要有饭吃,日子过得下去,流寇就变成了好百姓,否则好百姓也会被逼成流寇。她想改变这一切,但老朱一句载入史册的“人人都反我,连我的亲生女儿也反我!”让她再也不能多言。眼看大明江山摇摇欲坠,无人能拯救,老朱那永远紧锁的眉宇,整个帝国无边的呻吟,便在她心里刻下了深深地,悲哀地烙印,也让她年纪轻轻,便早早地告别了天真浪漫的女孩时代,形成了沉稳内敛的性格。

    而同样是皇家贵胄,又有江湖经历,对世情更是了解的坤仪公主朱微如何尝不是如此。

    但朱微如选择抗争,而朱微娖却是选择了逃避!

    她自从听了父皇那一番指责之后,再也不过问朝中之事。而为了眼不见心不烦,也不再出宫,以免见到受苦受难的百姓让她心里更是难受,只是守在宫内,一心向佛!

    或许,她是期望佛祖能拯救大明朝,保佑天下苍生。

    不过,如此一来,与世无争,无欲无求的她却是在宫中谁也不得罪,人缘极佳。

    当然,作为公主,也没人愿意得罪她,相反,由于她过于老成的性格,大家都对她颇为敬重。

    So,若是宫中有何纠纷,谁有何困难,大家伙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找长平公主朱微娖。

    而她一出面,事情十有**能摆平,并且,还不会留尾巴,再让别人来擦屁股。

    这不,春子左思右想,决定向长平公主汇报一下。

    关押西门大官人的那间石屋正是朱慈烺平日里收拾不听话的奴才、不识时务胆敢冒犯太子龙威的朝廷命官的秘密囚牢,就建在太子寝宫端本宫的后院内。

    端本宫与储秀阁都位于紫禁城东部东华门内,两者相邻而建,仅一墙之隔,并且,端本宫后院还与储秀阁后花园想通。

    但春子从石屋出来后,倒没有直接穿过后院去储秀阁,而是先查看了一下太子是否回来,然后将食盒送去御膳房,又七绕八绕,拐了一个大圈,确定无人注意后,方向储秀阁后花园而去。

    当然,即便是后花园,作为公主的寝宫,也不是他一个太监可以擅自闯入的,只能是让守在寝宫外的宫女通报,有要紧事,需要立即叩见公主殿下。

    春子长得眉清目秀,平日里又沉默寡言,并且,他深得太子“宠爱”,却不恃宠而骄,很是受宫女们喜欢。

    而守在储秀阁后花园的这个二十七八岁的宫女,便是其中之一。

    深宫老处女,平日里肯定少不了幻想,花痴起来比少女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一看极少主动求人的春子过来,赶紧是屁颠屁颠地进去通报。

    没一会儿,便喜滋滋地出来,拉着春子的手将他带入了公主的书房,也很是识趣地退身而出。

    当然,走的时候,没忘记向春子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姐姐帮了你一个忙,可是要记住姐姐哦。

    “春子,你找我何事?”朱微娖合上了那本经书,回转身,神色平静道。

    春子早已跪伏于地,也不敢抬头,连忙道:“回公主,因为此事涉及太子殿下,奴才是冒着杀头的威胁,斗胆前来找您,希望您来定夺。”

    “哦?”朱微娖没想到太监禀告的事竟然涉及皇兄,她还以为又是太监之间搬弄是非,勾心斗角的事呢,不由得秀眉一扬,语气凝重道:“你且道来。”

    “回公主,是这么这么这么……这么一回事。”开弓没有回头箭,春子也豁出去了,将“驸马爷”被太子捉拿之事一五一十向朱微娖了出来。

    心地善良的朱微娖对突然冒出来一个姐姐,自然是欣喜的,而得知她是被父皇当作挽救大明而精心布置的一枚棋子,并且谈起天下大事,貌似比父皇还要看得透彻,她又是**神尼的高徒,竟习得一身武功,朱微娖对这个性格沉稳干练的姐姐不由得心生钦佩,也真心希望这个姐姐可以辅佐父皇,挽救大明,挽救天下的百姓。

    而她也是除了老朱外,宫内唯一知道朱微如已经有了心上人之人,并且,还知道这个未来的姐夫文武双全,本事很是了得,(ps:这当然不排除朱微如在妹纸面前显摆的嫌疑,我老公……应该比你那个周显强多了吧)内心里便一直希望能够见上一见:姐姐把他夸得天下少有,父皇虽然没见过面,却已经是颇为欣赏,我倒要见识见识。

    让她想一万年也不会想到的是,这个未来的姐夫竟然已到京城,却是被哥哥绑架了!貌似对他还很不客气,又打又踹不,从我这儿借了太清剑竟是要拿来零割他!

    很快地,那老宫女便好奇加惊奇地看到,一贯淡定的公主殿下,眉目中竟含有焦虑之色,也不叫伺候的宫女阿秀随同,便一个人在春子的引领下,急急向端本宫后院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