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02章 有话好好说

第102章 有话好好说

    显然地,西门大官人跟姨子的初次见面,甭管形象,还是地,都十分地欠佳。不过,这厮显然是不以为意。

    虽然春子将公主殿下仅带到石屋铁门外,并没有随同她进去为二人做一番引见,但西门町还是很快猜测出这个肤色白腻,双颊有一丝晕红,一双明眸灿若星辰,闪烁着好奇的光芒,年纪不大,身上却是有一股与生俱来的高雅气度与威严的妮子是何许人。[..com]

    嗯?这丫头明明萝莉颜,却有女王范,看样子是个公主了,嗯,这张鹅蛋脸倒与如如有几分相似,而记忆中老朱的女儿大多早夭,那么她……呃……难道她便是老朱另一个女儿,后来在煤山差被他一剑砍死的长平公主?!嗯,应该是了,想来这个长平公主在朱慈烺面前颇有话语权,不然春子也不会将她搬来。

    西门大官人瞪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朱微娖,一副认出老熟人,满脸惊喜的样子道:“看姑娘气度清华,高贵典雅,一定是微如的妹妹,长平公主朱微娖了,想不到都长得和微如一般高了。”这厮话很是随意,也老气横秋,俨然一副准姐夫的架子。

    这人好生无礼,竟这般盯视于我……唔,他竟是识出我来,难道姐姐跟他起过我?

    朱微娖原本要见到传中的准姐夫,内心里还有一好奇,也有一激动,但一见之下,顿时大失所望。

    这个准姐夫跟想象中的丰神俊雅,风度翩翩,是大相径庭!

    他灰头土脸,半边脸连带着嘴角红肿的厉害,这让他半边嘴唇有向外翻开,呲出两颗白牙,加上他浑身上下被绑成粽子样,整个人看上去不但滑稽可笑,也有龌龊猥琐。

    朱微娖眼中好奇的光芒顿时消弭,秀眉轻蹙,从他身上移开了目光,思量着如何开口。

    靠,这妞啥意思啊,难道我想错了,她不是来放我出去,却是跑过来看姐夫我笑话?

    西门大官人这么一想,再看到朱微娖双手空空,貌似也柔柔弱弱,应该不能赤手空拳将自己身上的牛筋绳索扯断,这厮脸上的惊喜笑容顿时变成了似笑非笑,是愈显猥琐,眼中含着一丝调侃,口气却煞是亲热道:“微娖妹纸,想来你也知道我是谁,咱们一家人就免了虚伪客套,我不叫你什么公主殿下,你也不用客气,随你姐姐……叫我町哥就行。”

    额?这人怎生的如此厚脸皮?!也太放肆了,竟……竟敢调侃于我?!天那,他……他……他真是姐姐的如意郎君?!姐姐就是这般眼光??!!

    朱微娖不自禁打了个激灵,浑身鸡皮疙瘩立起,原本还神色平静的脸,霎时爬上一抹羞红,也立马垮了下来,却是更不知道如何开口话了。

    好在公主殿下够沉稳,也确认……这家伙九成九就是姐夫了,不然,肯定是拂袖而去。

    在朱微娖脸红的那一瞬间,西门大官人竟然有了一种无聊的成就感,奶奶滴,看来姑娘就是姑娘,不管她出生如何高贵,长得如何高洁,在自己的姐夫面前还是那啥……没有抵抗力的。俗话,姨子是姐夫的半拉屁股,哼,姐夫的笑话你也敢看,还真是欠收拾啊,嗯,待老子先忽悠你脱身再。

    西门大官人冷不丁问道:“对了,你太子哥哥是不是喜欢吃熊心和豹子胆之类的?”

    这问题……貌似跳跃的有离谱,公主殿下显然没跟上西门大官人的节奏,一楞之下,本能头道:“皇兄……皇兄的确是爱吃的……”

    啧啧啧,这妞看起来四体不勤,天生废物,呃……尤物,起话来倒是吐语如珠,声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真他娘的好听,搞的老子一颗心……酥~麻酥~麻的。

    “皇上还等着我商谈大事呢,他竟然把我囚在此处,不让我去面见圣上……”西门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咋舌道:“这得吃多少的熊心豹子胆,才敢作出如此胆大包天之事啊!”

    “啊——父皇他……他要见你?”

    “微娖妹纸,这等大事,哥还会骗你么?”西门大官人沉着脸,一脸严肃道:“我搜集到有人谋反的证据,皇上召见,便是为了此事。”老朱着急见我,很可能是因为神尼跟他提了英扎吉写的信……嗯?那封浸染了鲜血的信在老子怀里揣着,可别被朱慈烺这子搜出来随便扔了。

    朱微娖当即被忽悠了,脸上不由得露出焦急之色,低头呐呐道:“这……这可如何是好……春子——”

    她巴巴地随春子过来,一部分原因是出于好奇,想见识一下姐姐口中的这个“绝世好男儿”,而主要的,当然是救人了。

    也是春子没清楚,她又很傻很天真,以为老哥只是将西门大官人锁在石屋内,最多再将他双手绑缚,自己过来开门放人就是,但……

    公主殿下心里没了主意,只好“叫春”了。

    “奴才在。”

    虽然站在门外,却一直留心屋内动静的春子,第一时间闪身进来。

    “春子,可有法子去了他身上绳索铁链?”

    “回公主,这铁链钥匙就在奴才身上揣着……”春子着,已从怀里掏出一把钥匙,却是一脸为难道:“不过,绑着驸马爷的却都是牛筋绳索,若想松绑,除非用利刃割断。”

    “哦,那你快去取一柄剑来……”

    “春子,我那把剑可以轻松将绳索割断,你取我的剑就行了……对了,顺便把太子从我身上搜走的东西一并拿过来。”西门町突然插话道。

    “呃……回驸马爷,您的东西在太子殿下房中,奴才……奴才便是有天大的胆子,也是不敢擅自入内……”

    “哼哼哼……你个狗奴才倒是还有自知之明……”春子话没完,伴随着一阵冷笑,脸色阴沉的朱慈烺踱步走了进来,一双眼睛似冷刀利剑,直盯着春子,像是要刺进他心里,“我离开还不到一个时辰,你竟敢阴奉阳违,将本太子的话当耳旁风……”

    “皇兄——”

    “微娖,这里没你的事,回去念你的经!”朱慈烺一摆手,很是粗暴地打断道。

    “皇兄——”没想到朱微娖上前一步,却是神情坚定地看着他道:“你怎可作出这等错事,若是被父皇得知,肯定会责罚于你!”

    她本来就显得成熟,此时目光坚毅,极具穿透力,朱慈烺也是不由得被这个一贯很好话的妹纸看得有心虚,顿了片刻方脸色一沉道:“微娖,你可是要向父皇告发为兄么?”

    西门大官人及时插话道:“公主殿下,你可得给我作证,不是我摆架子,连皇上也不去见,而是太子殿下从中作梗。”看来是老子错怪了姨子,她还是很有分寸的嘛。

    “你闭嘴!”朱慈烺着,抬腿就是一脚,正踢在西门大官人头上,将束发的纶巾也踢飞了,“你当本太子是好欺负的么?哼哼,惹火了我,拼着父皇责罚,如如怪罪,我也要把你一剑杀了!”

    草你妹的,你丫回来发什么疯啊,老子这驸马爷的身份可是货真价实,如假包换,老朱同志也的确要召见我,看你子架势,貌似不当回事,难道什么环节出错了?!妈的,好汉不吃眼前亏,老子忍还不行么?等老子重获自由身,即便天王老子求情也没用,老子不把你打出屎来,算你拉得干净!

    西门大官人披头散发,样子很是狼狈,形象更是欠佳,其中有一缕头发遮住了眼睛,这厮一甩头,一个2B青年招牌式动作,将秀发抛到脑后,故作潇洒道:“太子殿下,有话好好,咱不带动手动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