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03章 被自~杀

第103章 被自~杀

    太子殿下的火气为毛那么大?

    难道真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com]

    非也,非也,他一大早向父皇请安时,确是套问出老朱跟**神尼提起要召见西门大官人,而微如妹纸也的确是遭人暗算,且生死未卜。

    但他担忧妹纸安危,探望心切,赶去威龙镖局的时候,却是碰巧见到了俩个让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人——叶筱轩和陈圆圆。

    而更让他没想到是,这俩个他以为铁定被老爹纳入后宫的女子,竟然……竟然成了妹夫的女人!

    虽然有**神尼在场,他不敢当场发飙,但他那个郁闷就甭提了,脸色比艳照门最火爆时,霆锋哥哥那张B脸还要衰。

    心情极端恶劣下,哪里还能定下心来。一听**神尼解释,如如这几日不方便探视(ps:如如妹纸拉稀拉得差脱肛,并且还处于不定时喷发状态,如何能够见人?),并告诉他不用担心,太子殿下便怒气冲冲赶回,准备将西门大官人好好海扁一顿,发泄发泄胸中的郁闷之气。

    回到端本宫后,却是没找到一般都老老实实呆在宫里随时听候差遣的春子,他的火气就更大了。

    也是等不及找春子,找西门大官人算账先,朱慈烺便一个人来石室了。

    让他再也控制不住心头怒火的是,一贯听话的春子竟敢不听自己吩咐,擅自作主将妹找来,明显是想偷偷放人啊。

    一个的太监竟然也敢跟堂堂的太子爷作对,这让俺们朱慈烺筒靴情何以堪?!

    朱慈烺性格本就轻佻浮躁,骄奢淫~逸,在一连串严重刺激下,太子爷还能不火大?还不跟疯狗似的,见谁咬谁?

    而西门大官人自以为隐忍,主动求和的话却是火上浇油。

    朱慈烺一听之下,笑了起来,笑得很单纯,貌似毫无心机,但出来的话却是极其阴狠:“有话好好?好啊,待我割了你的舌头,看你怎生话!”

    他话一完,随即便抽出了那把太清剑,一弯腰,伸手便要捏开西门大官人的嘴。

    “兄长,不可——”

    朱微娖大吃一斤,连忙伸双手拉住朱慈烺持剑的胳膊。

    此时怒火攻心的朱慈烺哪里会听,很不客气地抬胳膊一甩,嘴里吼道:“你给我滚开!”

    朱微娖体单力薄,顿时被朱慈烺甩了出去,踉踉跄跄,更是一屁股坐倒。

    好在西门大官人死也不长开嘴,为朱微娖争取了时间,她连滚带爬扑上来,这次是双手死死地抓住了朱慈烺持剑的胳膊,嘴里带着哭腔道:“兄长,你听妹一言,千万别逞一时之快,犯下不能饶恕之罪……”

    朱慈烺怒气不得发泄,又被妹纸连番阻扰,甩了几次都没能将她甩开后,已是有失去理智,便不再管她,而是仗着力气大,面色狰狞地硬生生将剑向西门大官人呲着的两颗牙扎过去,想要撬开他紧闭的嘴唇。

    眼看太清剑一一地就要扎到西门大官人的嘴,已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的朱微娖惊叫道:“春子——快过来帮忙……”

    自打朱慈烺进来,春子一颗心便沉到了谷底,再被他一训斥,已是脸如死灰。

    他呆呆地站在那儿,像是灵魂已经出窍,此时听到朱微娖的惊叫,让他不由得一惊,灵魂归窍的一瞬间,也是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横竖是一死,我便帮公主殿下!

    他没有学朱微娖去掰朱慈烺手臂,而是一低头从后面向朱慈烺弓着的身子撞去。

    朱慈烺正跟妹纸较劲,心里想着,借春子一个胆子,他也不敢过来帮忙,是压根没有提防,这一下撞个正着。

    而这一撞,可是了不得了。

    不但将朱慈烺撞得往前一扑,跌趴在西门町身上,更是被春子撞得“被自~杀”了!

    朱慈烺弯着腰,抬臂举剑,想用剑撬开西门大官人的嘴,自然是剑尖朝下,而朱微娖拽着他胳膊正阻止他剑势落下,便让太清剑有向朱慈烺臂弯内倾斜。如此,朱慈烺被突然一撞,身子往前扑,手臂却是还被朱微娖拉着,自然地,很是锋利的太清剑便斜斜地捅入了自己的腹内。

    朱慈烺只感到腹一凉,剧痛传来,刹那间已是明白怎么回事,顿时脑袋一黑,便昏死过去。或者,自己被自己的“被自~杀”吓死过去了。

    看朱慈烺一动不动趴在西门町身上,貌似成功地阻止了他的割舌行动,朱微娖和春子都有庆幸。

    朱微娖双手一松,也不顾还是坐在地上,便一手轻抚剧烈起伏的胸口,一手举袖掩住膻口,大口气喘着,春子却是站在朱微娖身侧,满眼戒备地看着朱慈烺的背影,以防他突然暴起。

    一时间,石屋内很是安静。

    而西门町突然被朱慈烺压着,却是不知肿么个情况,你妹啊——你丫一个大男人扑上来将胸口压我脸上,想喂我奶么?呸,一股脂粉味,快死开!

    但西门大官人的头左摆右摆,却是摆脱不了,不由得在朱慈烺身下喊道:“喂喂喂,微娖妹纸,春子,你们还在么,谁把他拉开啊,压得我都喘不过气了……”

    这一声喊,顿时让朱微娖感觉到不对劲了,猛然间想到什么,心没来由的像是被人揪了一下,她啊的一声疼叫,浑身三万六千个毛孔霎那间惊乍而起,冷汗嗤就冒了出来,她急急地膝行两步,上前一把将朱慈烺翻了过来……

    太清剑直末至柄,从朱慈烺胸腹下斜插而进,一股殷红而刺眼的血液从剑柄处冒出,在他那银白的锦袍上迅速蔓延开来。

    “兄长——”

    一见眼前情景,朱微娖脑子嗡的一下,仿似突然天塌了下来,只感到眼前一黑,随着一声惊叫,仰面跌倒,当场晕厥过去。

    春子一见,也第一时间被吓傻了,两股战战间,脚下一软,扑通坐倒在地,他两眼盯着那把太清剑,嘴里喃喃自语,也不知念叨啥。

    而朱慈烺被朱微娖翻转过来,他的身子与躺在地上的西门大官人身子斜斜地呈“人”字形,恰好将插在他胸腹间的太清剑呈现在西门大官人眼前。

    西门大官人虽然也大吃一惊,却是冷静多了,看春子呆在那儿,立时朝他大吼道:“春子!还不快去叫御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