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04章 革命尚未成功,町哥仍需努力

第104章 革命尚未成功,町哥仍需努力

    已近午时,太子“自杀”的消息早已传遍紫禁城,皇宫内许多宫女太监行色匆匆,来回穿梭,是忙做一团,而各宫主人没在自己的寝殿内用膳,都是神色各异地带着伺候的宫女太监,急急忙忙往太子寝殿端本宫涌去。

    此时在翊坤宫。

    坤仪公主朱微如的寝宫内,却是另一番情景。[]

    一进寝殿,正对面墙上挂着一副字画,字画下一张梨木长桌,两边各摆着一张官帽椅,左右竖向另外各有一双桌椅。

    挂着字画的墙壁后面有一道镂花的木墙,倚墙反向摆着另一套桌椅,再出去就是后院了。

    木墙对着的左右两厢,则是左书房,右卧房,都是大套的建筑格局。

    书房用了大套,套只搁了一张木榻,是用来憩的。而卧房,主人自然住里面大套,侍候起居的宫女就住在外间套,以备随时召唤。

    或许是因为朱微如极少呆在宫中,她宫内的装饰布置跟长平公主的储秀阁相比,明显是简朴,也简单许多。

    不过,进入卧房大套,还是能一下感觉出帝胄之家的奢华。

    迎面一张雕龙刻凤的红木秀床,硕大无比,七八个人一起滚大床也绰绰有余。

    梳妆台,更衣室,还有一处……沐浴房。

    是沐浴房,其实就是在卧房大套靠墙处,用烟纱围起的一个私密空间。公主沐浴嘛,岂能让人围观?

    但这个时候,沐浴房四周垂着的烟纱却是被撩起,让沐浴房里那只船似的大木桶,完全暴露在了主卧空气中。

    大木桶内热气腾腾,香气弥漫,还有两个宫女时不时地往木桶内加入热水,让室内的温度和外面完全是两个世界。

    西门大官人穿了一条犊鼻短裤,仰面躺在木桶内,眼睛闭着,正舒服地享受着另外两个侍浴宫女的轻揉按捏。

    这厮被绑了一夜,浑身已是麻木,此时洗着宫中御医特别调制的香水浴,只感到神清气爽,在两宫女的按摩中,竟是慢慢地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反正伺浴的四个宫女已经离去,木桶内的热水也已经微凉,西门大官人忽地惊醒过来,抬眼看四周无人,手扶桶沿坐起身来。

    水声哗哗一响,虽然不大,却是立马从外间套探身而进一个十六七岁的宫女。

    “公子,你醒了?”

    西门町还有精神恍惚,对自己赤着上身在洗澡却突然闯进一个女子,一下子有反应不过来,本能地身子一缩,张大嘴看着她竟是不晓得回答。

    但这宫女却似跟西门町很熟,笑嘻嘻地走进来,语气嗔怪道:“公子,才这么一会,就不识得岚啦?”

    这一,西门町终于醒悟过来,这宫女不就是如如的贴身丫鬟,曾很是风光地主持了如如选婿活动的岚么,先前洗澡也是她……

    却是不容他再想,岚已经走上前,抬手从木架上取过一条浴巾道:“公子,水凉了,还是赶紧让岚伺候你更衣。”

    西门町从被人伺候惯了,也比较流氓,经常露下~体吓唬伺浴的丫鬟们,但现在西门大官人的觉悟可是大大滴提高,在不熟悉的女子面前脱光光,就有很不自在,不然的话,他也不会穿着短裤洗澡。

    当然,西门大官人也的确是怕胯下神兵吓着她们,那家伙貌似也脱胎换骨,身板壮硕的……有离谱。

    “呃……不用不用……我自己来……”

    西门町连忙伸手想拿过岚手中正帮他擦拭肩部的浴巾,没想到岚扑哧一笑,却是避开道:“公子,你还害羞啊,难道你不晓得是谁帮你换的短裤么?”

    呃……貌似老子被人从石室抬出来后,牛筋绳索割开的一瞬间,竟是控制不住尿了裤子……我勒个去,那泡尿大的绝对是旷古烁今,这人丢的……老子只好装死了,记得后来有一帮宫女围着,叽叽喳喳,闹哄哄的,难道给我换下里里外外已经完全被尿透衣衫的……就是岚?!

    “公子想起来了么?嘻嘻……你先出来吧……”

    西门大官人那个汗啊,有心想SAY一下NO,装一装鸵鸟,却张了张嘴,啥屁也没放出来,人却是老老实实从木桶内站了出来。

    “咳咳……岚,太子那啥……死了没有?”

    见岚神色平静,貌似毫不介意的样子,“哗”地一下扯掉西门大官人身上唯一遮羞的水淋淋的犊鼻短裤,在自家二少爷因为洗香水浴始终处于兴奋状态一下子被掀开蒙头巾有受精的刹那,脸皮比城墙还厚的西门大官人羞射不堪,急中生智,强作蛋定道。

    即便岚跟随**神尼和柳如如多年,养成了泰山崩于前而不色变的心理承受能力,此时也受惊了,啊——好吓人呀!怎么会变成酱紫的,先……先前不是这样的啊?

    幸亏西门町及时发问,让她从惊魂未定中回过神,不过,脸色羞红的她,目光游离,话已不再淡定:“太……太子已脱离生命危险,不过还……还处于昏迷中……”

    “那样还不死?这子真够命大啊……”

    “咳咳,听幸亏是短剑,又斜着插入……”岚虽然也不喜欢这个爱动手动脚的太子爷,但西门町的话还是让她满脑袋黑线,额?这……这是什么话,难道你希望他死么?

    “他这种人,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已经成为京城,乃至整个大明朝的毒瘤,正好他切腹以安天下,竟然还救活他……还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西门大官人摇了摇头,一脸惋惜的样子道。

    他如此缺德带冒烟的话,虽然法有趣,却是让岚笑不出来,更不好接口,只能是闷着头,替西门町擦拭身子。

    西门大官人当然不是真心诅咒大舅子挂掉,听他没死,已是放下心来,后面的,却是为了化解自己赤身挺枪的尴尬罢了。

    很显然,他成功了——

    慢着!

    革命尚未成功,町哥仍需努力。

    岚擦拭完毕,从木桶旁的锦凳上拿起一件干净的亵裤,递给西门町,而西门町偏头正要接过来的时候,另一个尴尬,或许是更大的尴尬……突然间发生了。

    ***********

    Ps:借封推,泪流满面……求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