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06章 如果你不准备动武,就不要拿起武器。

第106章 如果你不准备动武,就不要拿起武器。

    天朝几千年来形成了老百姓对官的畏惧心态,让金字塔尖的天子龙威更是浩瀚如海,普通老百姓绝不敢淡然面对。

    即便西门大官人两世为人,气场不可谓不强大,但见到老朱的时候,被他并不是很深邃的目光一扫,还是莫名地从心底升起一股惶恐之意。[..]

    当然,第一次见女方家长,还是她老爸,天底下不管哪个男人都会有紧张的。

    “……”

    西门大官人正襟危坐,目不斜视,从听到太子和惠昭王在惠昭王府偏房私语起,到跟踪田弘遇,孤身涉险,勇闯兵器营,解救被太子截留美女,严惩犯罪嫌疑人,再到为了查找惠昭王谋反和刺杀公主的证据,跟他虚与委蛇,在此期间,了解和掌握了大量的以惠昭王为首的犯罪团伙蓄意谋反的事实依据……比如,惠昭王在多种场合,面对不同群体,公然表现出对现任政府的高度不满,极端仇视,发布和传播了极其反动和煽动性的言论……最后到,一心捍卫大明律法,坚决拥护当今圣上领导的自己遭到打击报复,被太子绑架。

    至此,内幕明ove

    。

    当然,啥该,啥不该,啥不妨夸大其词,啥必须自动屏蔽……西门大官人还是知道轻重的。

    诚然,西门大官人怀疑和猜测朱由橏想谋反篡位都是没有任何书面,录音,或影像等证据资料的,不过,西门大官人特自信(没办法,飘柔用惯了,奏是这么自信),对自己作出的判断完全赞同。他丝毫也不介意把坏人想的更坏一些,把恶人想的更恶一些,只要是他们能做的,会做的,想做的,有可能做的,没有可能也要创造可能做的……统统算他们头上。

    而朱由检生性多疑,**神尼又基本敲定了暗杀自己爱女的凶手就是老七,他想干嘛?断我的左膀右臂啊!并且,朱由检对这个受到女儿大力追捧的毛脚女婿第一印象很是不错,感觉可信度极高。

    如此,老朱当场便采信了西门大官人的一面之词,老七的确是要谋反篡位!

    这还了得?!得马上清查与他来往密切,暗通款曲的一切人等,特别是朝中大员,一方诸侯,手握兵权之人!

    “西门爱卿,你受委屈了,所幸你已无碍。”身为一个上位者,老朱成功地做到了喜怒不形于色,虽然他此时内心里心潮起伏,震怒不已,但脸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他眼里流露出嘉许和宽慰之意,神色淡淡道。

    爱……爱卿??看来老子这驸马爷的身份已经板上钉钉,那么……现在也算个国家公务员了?

    西门大官人的心态,毕竟非普通人可比,他开始面见老朱时的紧张,随着他陈述内幕,已慢慢消褪。甚至就气场而言,西门大官人如果发威,也不见得输给老朱。当然了,这个威,他是不会,不能,也不敢随便发的。好歹是自己的老丈人,好歹人家是一国之君,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这个礼数还是要讲的。

    所以,他现在虽然有吊吊的感觉,却是虚伪地神色恭敬道:“这都是托皇上鸿福。”

    “西门爱卿,你觉得……朕该怎么做?”老朱脸露微笑,表现出一副十分谦和的样子,忽然问道。

    呃?这……这是要考校我了?老子好歹是穿越而来,北大科班出生,这种问题……

    西门大官人正襟危坐,神色平静道:“回皇上,微臣出身江湖,从便明白一个道理,如果你不准备动武,就不要拿起武器。”

    这法新鲜,老朱不由得一愣,颇感兴趣道:“此话怎讲?”

    “意思是……谋定而后动,力争一招制敌,否则,只会引起对方警觉。”

    “嗯……”朱由检不由得伸手抚髯,了头,却是接着问道:“现在我大明朝民贼猖獗,清敌进犯,西门爱卿,你可有何良策?”

    呃……这个问题大了……

    “微臣觉得,攘外必先安内,还是有一定道理。我大明好比一人,内乱便是其身体自身的病变,而外患则是来自外界对身体的伤害,虽然两者都可能将身体致死,但内乱不除,何以有强壮的身体抵抗外患?”

    “唔……那如何清除内乱?”

    现在这内乱不就是李自成,张献忠那一帮人么,还不都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靠,没事你废除驿站干嘛,让李自成那丫失业,成了无业游民,这子又有领导才能,又很会忽悠人,貌似组织能力也很强,他在没饭吃的情况下,你又养了一帮无能之辈,不反你才怪了。换做我,我也会这么干!

    西门大官人心里腹诽,嘴上当然不敢这么,装着沉思片刻,神色凝重道:“请恕微臣直言,还请皇上不要怪罪。”

    “但无妨。”

    “正所谓官~逼民反,现如今民贼四起,到底还是受压迫所致,而这些所谓的民贼,其实都是普通的百姓,皇上的子民,他们只要有饭吃,日子过得下去,也不会揭竿而起,做那劳命祸国之事,所以,微臣以为,当以招安为主,镇压为辅。”

    西门大官人这一番言论,倒恰好跟内阁府的现行政策差不多,朱由检也是暗自头。但他却突然神色一凛,睥睨着西门町,那看似浑浊的目光,却锐利无比,一股逼人的霸气扑面而来:“你官~逼民反,可是怪朕苛刻对待天下的百姓么?”

    靠,不是无妨么?这就来兴师问罪?作为国家元首,不管底下人如何操蛋,你本来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至于是不是苛刻对待,不是……才怪了。

    西门大官人对老朱突然发出的龙威,还是有一定承受能力的,不过,内心里还是忍不住产生了一丝惶恐,连忙恭声道:“微臣不敢,微臣口中的‘官’却是指那些个平日里对老百姓敲诈勒索,欺上瞒下,无而生有,以虚为实,由诳而真,假公济私的贪官,庸官,懒官,坏官……”

    话没完,老朱却忽然笑了起来,“朕跟你开个玩笑,不必如此紧张……西门爱卿,经你这一,看来我朝中有不少蛀虫啊,你……朕该如何处置他们?”

    开个毛线啊,吓了老子一跳,靠,老子也不客气了……

    西门町轻咳两声,神色一正道:“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关于这一,太子殿下的所作所为就是明证,微臣觉得,若想清除这些个蛀虫,当从上至下,严正朝纲……”

    这话的诛心,原本西门大官人将老朱撇清,但现在的矛头直指大明朝这个最大的“上梁”。

    老朱同志有种躺着也中枪的感觉,还是冷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