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07章 千万要保重龙体

第107章 千万要保重龙体

    朱由检继位已近十五年,事必躬亲,常朝不停辍,试图力挽大明于既倒,但大明朝在他治下,却是越发的摇摇欲坠。

    他刚愎自用,盲目自信,极少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总是怪别人不够勤奋,做的不够好。[]

    其实吧,看到大BOSS起早摸黑的加班,朝廷上下大官员哪里敢怠工惰政。勤奋,真的有,都是一副“自己也很忙,天天都加班”的样子,至于做的好不好,这个……自有后人评了。

    而就在刚刚,老朱却是学会了自我反省。

    西门大官人指出他“上梁”不正,老朱心里一凛的同时,也是马上想到,孽子犯下如此大错,固然是皇后娇惯纵容所致,但朕忙于朝政,对其疏于管教,才让他愈发的狂妄悖逆啊……

    一念及此,再想到这些日子接踵而至的衰事,老朱不由得好好自省了一番。而自省的结果,却是让他产生了一种心力憔悴,回天无力的感觉。

    他被这种感觉吓了一跳,猛地直起身,眼睛看向了西门大官人,像是看到了帮他打怪兽的奥特曼。

    西门大官人放完大炮,看朱由检半天不话,心里还有些惴惴的,坐在那儿有那啥……如坐针毡,这时见他目光炯炯看着自己,但目光里却没有半分的八王之气,也是心里一松。

    但老朱看着他沉思良久,微笑着的一句话,却是让他差跳起来。

    “你那大内密探零零七的官职称谓虽是胡闹,倒也有趣,朕便赐你该职,晋驸马都尉,加封太子太傅,作为重臣参与朝政。”

    我擦擦擦,你也太看得起我了,这甜枣赏的也忒大了,得往我肩上加多重的担子啊……

    “怎么,你还不满意?”老朱看西门町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谢谢也不一声,脸色一沉道。

    西门大官人悚然一惊,连忙站起身,给老丈人磕头道:“谢主隆恩!”

    朱由检也不招呼他起身,一脸微笑,很是阴险道:“西门爱卿,那王轩新征了五千兵士,朕交给你统领,你……意下如何?”

    西门町这次是真的跳起来了,你开……开……开什么国际玩笑呢……老子猜到你要往肩上加胆子,可没猜到你要加这——么重的担子!前世里,我最多给老丈人家送送煤气,扛扛大米什么的,这领兵打仗的活儿可从来没干过……

    但他跳是跳起来了,也第一时间醒悟过来,自己有……不是“有”,是“很”放肆,连忙躬身道:“能得皇上如此信任,实在是让微臣受宠若惊,但也如芒在背……微臣乃江湖草莽,有何德何能堪此大任,还请皇上三思,收回成命。”

    老朱金口已开,怎么可能收回去。他现在碰上那——么大一堆狗屁倒灶的烦心事,得力助手朱微如同学又不在,手边正缺人呢,逮着你这个貌似很能干的女婿,还能放过?

    不用“三思”,他是想也没想,沉声便道:“司马懿肃清万里,总齐八荒,朕不指望你有司马懿之能,可以将现下大明乱世肃清,但现在东、西厂在赖水强和刘锦之手专挟异心,朕将五千兵士交你统领,却是希望你能设法将此二人及其党羽一网肃清。”

    听了老丈人布置的作业,西门大官人倒是冷静了下来:看来,我这个壮丁是抓定了,既然如此,老子就好好利用穿越的优势,放开手大干一场,不定改写历史,拯救了大明朝,到那时候……老子怎么滴也该享受一下世袭罔替的滋味吧。

    这么一想,这厮顿时雄心万丈,脑海中已是闪现出自己按剑四顾,指江山的英武气概。

    “微臣在皇上的英明领导下,一定不负重托,荡平一切魑魅魍魉!”

    可惜这里只有他和老朱两人,没有太监,不然的话,肯定会记录下西门大官人慷概激昂,视死如归,顺带溜须拍马的神圣一刻。

    朱由检对西门大官人的保证ve

    y满意,也发现这子蛮会话滴,心里是大感快慰,脸上却是神色严肃道:“朕明日会颁你一道手谕,你直接去王轩都尉府接掌兵权。”

    “皇上,这不是打草惊蛇,让惠昭王等引起警觉么?”

    “朕便是要让他警觉,如果他执迷不悟,非得做出抗旌犯顺之事,定会铤而走险。届时,朕倒要看看,还有谁跟他合党连羣!”

    老丈人还蛮有人情味嘛,朱由橏都想轼兄篡位了,他还念着手足之情……

    西门大官人不失时机地再送老朱一记马屁:“皇上心怀广博,龙威浩荡,一定会让惠昭王等一众图谋不轨之徒幡然醒悟,自灭狼子野心,重新拜伏在皇上脚下。”

    “唔……”朱由检对西门町能很快领悟自己的意图,表示很欣赏,也是被这记马屁拍的龙颜大悦,“爱卿,你今日便呆在宫内,朕要设一个晚宴,向你引见几名朝中的大臣。”

    “皇上,您这是打算让微臣公开身份么?”

    “呵呵……你便是朕御用的大内密探,代号007,上管昏君,下斩佞臣,权力够大吧?”

    呃……不带你这样调侃的,人家是会害怕的……

    “咳咳……皇上,微臣当日信口开河……实是无奈之举……”

    “呵呵……爱卿不必紧张,朕可没有怪罪你的意思,相反,朕倒是受你启发……”朱由检笑嘻嘻着,却是脸色一正道:“好一个‘代号007’,朕便是要让天下人得知,还有001,002,003……甚至008,009……朕要在他们头上悬一把无形之剑,让他们时时刻刻不敢妄生异心!”

    靠,不愧是皇帝啊,还真是玩阴谋的高手,老子现在也算是政客了,得好好学学……

    “好一把‘无形之剑’,皇上,您太英明了,微臣咋想不到呢?”

    翁婿俩互送一高帽,让气氛顿时又融洽不少,西门大官人也彻底放松下来。

    “等微如痊愈,你肃清了乱臣,朕便诏告天下,公开你和微如的身份,再择良辰吉日,为你二人完婚。”

    “呃?皇上,难道微如没跟您提过微臣……之事?”

    “金陵玄武庄一夜间惨遭灭门,如此大案,朕早已得报,且下批文,责令金陵知府火速查办,只是涉及江湖纷争,又无线索,进展缓慢……”

    朱由检正着,西门町却很是尴尬地打断道:“咳咳……微臣所指之事,尚有家仇未报是其一,还有……微臣当日跟微如定下媒约之时,已另有媒约在身,这个……经过神尼前辈和轻舞前辈磋商……”

    很显然,朱由检知道“三女一夫”这件事,西门町话没完,他也是打断道:“咳咳……微如乃朕最爱之人,朕不想委屈了她。”

    老子是皇帝,女儿是公主,这涉及面子问题,老朱怎么滴也要为女儿争取一下正妻地位的。

    他刚刚冷不丁提起,想让西门町顺口答应下来,没想到西门大官人机警的很,没上老丈人当。

    “禀皇上,在微臣心中,没有最爱,只有更爱。微如是您最爱之人,却也是微臣更爱之人,我怎会,又怎敢,让她受了半分的委屈。正因为此,微臣才答应了神尼提议,不然……微臣岂敢高攀。”这厮话中软中带刚,最后一句,更暗示有悔婚的意思。

    若是西门大官人搁挑子走人,老朱只能是干瞪眼,他昨天刚刚得神尼特别提醒,这子本事比她还大,并且犟的很,最好是别逼他,不然的话,只会适得其反。

    老朱也是个聪明人,当即从他的话中品出了威胁的味道,虽然心里很不舒服……他舒服就怪了,堂堂一国之君,竟然还要受人威胁,并且,自己还得捏着鼻子接受……但心思深沉,城府极深的他还是仰天打了个哈哈,装着没听懂西门町的话,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道:“爱卿这话却是让朕听得糊涂,既然微如是你更爱之人,岂不是,三个女子之中,微如便是你的最爱,又怎么能‘没有最爱,只有更爱’呢。”

    靠,这么高深的后宫理论,量你这种老男人也不能理解。正所谓一山还有一山高,一峰更比一峰挺,若是被“最爱”蒙蔽了双眼,那便是主动放弃了“更爱”这片广袤而未知的森林。

    “皇上果然是烛照天下,明见万里,一语便道破了微臣语中的破绽……”这厮也不管用词是否合适,拍拍马屁总不会错,但他语气一顿,却是道:“不过,微臣之所以有‘更爱’之,却是因为微臣识别人在先,识微如在后,古语有云,糟糠之妻不可弃,即便微臣对微如更爱一些,也是不能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厚此薄彼,若是如此的话,万一微臣以后……再遇红颜,岂不是让她们委屈伤心?”

    这厮借着狡辩,也是为自己庞大的后宫预先跟老丈人打个招呼。

    论口才,十个老朱也辩不过他,闻听之下,只得打消了为女儿争宠的主意。

    他被扫了面子,已经拉开架势准备跟西门大官人拉家常的兴趣顿时全无,干咳两声,很是干脆地下起了逐客令:“时辰不早,你且退下,朕要回宫看看,是否又有加急奏报。”

    “是,皇上,微臣这便告退……对了,皇上您日理万机,可千万要保重龙体啊。”

    老朱看西门大官人走到门口了,还不忘回头拍一记马屁,顿时忍俊不住,笑道:“哈哈……所以爱卿得为朕分忧啊……嗯,你也别回翊坤宫了,就在附近走走,晚宴应该很快,朕会安排人来找你。”

    *********

    Ps:俺坚决拥护酒后不驾车的政策,但……老子一喝醉,啥都忘了……虽然没遇**大哥,却让俺后怕啊,这不,俺到现在才更新,一直在面壁呢,并且,还是在头昏脑胀,醉醺醺的状态下,俺这觉悟,刚刚滴!

    另,“霸气侧露”章节纯属勾引,俺就猜到有比法克还猥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