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08章 暴殄天物

第108章 暴殄天物

    常言道,一入宫门深似海,意思是宫廷内的人际关系复杂,勾心斗角,只要一进去的话,便身不由己地迷失于斗争的汪洋大海。

    但也可以按字面理解,皇宫大内如大海般深邃,那黑色的瓦,红色的砖墙,青色的板石,将皇宫打造成了迷宫一般。[..]

    而不管何种解释,西门大官人都有了地体悟。

    先是跟岳父大人勾心斗角了一番,被他“赶出来”后,很是听话地在附近转转,但转着转着……丫迷路了。

    当下的紫禁城可不是成为景的故宫,到处是花草树木,亭台回廊,桥流水,假山飞瀑……既有几分人工的气息,又有几分自然的原始,既有几分慵懒华丽,又有几分清新娴雅。

    所以,自以为前世里去过很多次故宫,对其地形地貌还算比较了解的西门大官人,在流连和惊诧于几乎完全不同的风景后,方向感天生弱爆的他,突然发现自己走丢了。

    原本他鼻子底下有张嘴,可以找人问,但此时残阳早已落辉,天也渐渐黑了下来,他左右四顾,不见一个人影。

    想着可能朱由检已派人来找他了,这厮只有四处乱窜,以期能碰到人。

    没想到却是越走越荒凉,花草树木稀稀落落,周围的建筑也是残破不堪,显然是多年失修。

    他正准备返回去,但耳力过人的他却隐隐听到前面不远处,貌似阴森森的一座寝宫里传来低泣和话声。

    此时天已完全黑了下来,但西门町眼神也好,依稀辨出寝宫的牌楼上有一块匾额,上面斑驳地写着三个字:启祥宫。

    呃?这么破败的宫殿还有人住?管他呢,有人就好。

    “……娘,你别哭了……呜呜……”

    “炤儿,娘……娘没哭,娘只是想……想你弟弟……”

    “弟弟已经不在半年了……娘,炤儿知道,一定是皇后娘娘又欺负你……”

    “炤儿,别瞎——”叫炤儿的话没完,像是被突然捂住了嘴,“皇后娘娘跟娘情同姐妹,她怎会欺负为娘。炤儿,你以后断不可再这样的话,不然……娘会生气的……”

    “娘,炤儿知道了……娘,你怎么又哭了?”

    “娘没哭……对了……炤儿,娘还没问你呢,今儿上课刘太师教了什么?你上课乖不乖……”

    “呜呜……”这一问,炤儿却是突然忘情地大哭起来。

    “炤儿,怎么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娘……是不是父皇……父皇他……不要我们了……呜呜……”

    “胡!你今儿不是见到你父皇么,他还看了你一眼……你父皇最近很忙的……”

    “呜呜……那为什么我们不在原来的地方住要搬到这儿来?慈焕……我们被父皇赶出来了……”

    “……”

    “呜呜……娘,是这样么?我们是被父皇赶出来了么?”

    “当然不是!是娘自己搬出来的,娘……娘喜欢安静,承乾宫太吵……这儿清静……”

    “娘,这儿破破烂烂的,又没人,一没有原来住的地方好……”

    “炤儿,娘平日是怎么教你的,你难道忘了?”

    听娘口气严厉地打断,炤儿胆胆怯怯道:“炤儿……炤儿没忘……娘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万万不可贪图安乐享受……可是……可是……炤儿晚上一个人睡觉好怕……”

    “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可怕的!娘就在你隔壁睡着……你不是长大了要保护娘么?你这么胆,长大了还有什么出息,难道还要为娘照顾你一辈子?”

    “娘——你别哭了……炤儿知道错了……”

    “好了,娘不哭了,娘就知道我的炤儿最听话,最懂事,将来一定像你父皇一样像个男子汉……”

    正在这时,寝殿门被人“吱——”的一声推开,四周一片寂静中听来格外刺耳。

    “谁?”炤儿娘惊问,随即看到从黑漆漆的门外走进一个人,一个从未见过的年轻人,虽然他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但腰下竟然挂着剑,这是什么人啊,皇帝后宫还敢带着剑到处乱闯?是……是刺客么?她赶紧伸手,将瞪大眼睛看着这个年轻人的炤儿搂在怀里,喝问道:“你……你是什么人,竟敢擅闯启祥宫?”

    这当然是西门大官人了,他听了这对貌似被打入冷宫的母子对话,对他们同情的同时,也很是欣赏,很不忍心惊扰这一对母子,但没办法,这启祥宫竟然连伺候的宫女太监也没有一个,只好直接找主人了。

    他一推门进来,发现寝殿内更是简陋,只有正对着大门的堂前摆放着一张红漆剥落的长条桌和两张椅子,显得是空空荡荡。

    此时桌上一根摇曳的红烛下,摆放着两碟菜,两碗饭,已是吃了大半。

    想来这母子二人吃着吃着,母亲不知想到什么,悲从中来,而中断了用餐。

    母子二人,穿着都很朴素,那母亲衣裙长袖上竟然还打着补丁。

    但即便如此,却完全不影响这母亲的绝代风华。

    她看起来已近而立之年,但一张素颜上未着丝毫粉黛,皮肤却是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粉。俏脸秀艳典雅,纤腰盈盈一握,端庄中透着刚毅,成熟中却带着可爱,不出的迷人。

    那炤儿大概七八岁的样子,身形瘦,脸色有过份的白,酷似他母亲的脸蛋上,因为瘦弱,显得棱角分明,透着一股坚毅之色。

    此时他脸上还挂着泪,靠在母亲怀里,却是瞪大双眼好奇地看着好似浑身笼罩着金光的西门町。

    西门町跟柳如如有媒约后,还没跟她聊过一次,对她家的家庭成员还不是很了解,只凭两世的记忆,大概知道一些。并且,貌似自己穿越过来,有些人,有些事,都发生了变化。

    他现在对这母子俩,除了猜想是失宠的妃子和自己另一个舅子外,再也猜想不出别的信息。

    不过,这不影响他问路噻。

    既然惊扰,貌似还吓到人家,西门大官人很是自觉地站在门前,没有再进去一步,连忙躬身道:“娘娘勿要惊慌,我……我是皇上御前的大内密探,咳咳……皇上今晚设宴召我过去,我昨……今天刚进宫,对宫内不熟悉,走着走着就迷路了,误闯到了此处,想着皇上还在等我,看到这边有人,便只好斗胆前来问路,冒昧之处,还请娘娘不要怪罪。”老丈人还真是舍得,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竟然打入冷宫,浪费粮食事,暴殄天物啊。

    “大内……密探?皇上设宴……召你?”

    “娘娘明鉴,正是如此。”

    “那……皇上在何处设宴召你?”

    “呃……我不知道,下午时候,我一直跟皇上在一起,傍晚时分,他让我在端本宫附近转转,一会儿派人来找我……咳咳,没想到这一转,转到娘娘这儿来了。”

    “娘,我知道父皇在哪儿设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