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09章 你和她之间的关系很紧张啊

第109章 你和她之间的关系很紧张啊

    被打入冷宫的美女不是别人,正是田弘遇的女儿田秀英,也就是往日里最得朱由检宠爱的田贵妃。

    而炤儿,自然便是田大美女所生的几个孩子中,唯一没有夭折的,永王朱慈炤。(ps:史上,后文将出现的悼灵王朱慈焕也是田贵妃所生,但……你们懂的。)[..com]

    田大美女可不仅仅是长得美,并且琴棋书画无所不精,蹴鞠骑射无所不能,可谓是多才多艺,文武双全。甚至,她对装修房子,裁剪缝纫,烧饭做菜,搞科学发明等也样样是出手不凡。

    而最得老朱宠爱的原因,却是她时时心怀国事,处处以大局为重,常常督促老朱勤勉国事。

    正所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几乎是完美女人代言人的田大美女,却也有缺,其实严格意义上来,只能算是瑕疵,瑕疵:沉默寡言+脾气很倔。当然,沉默寡言者,大多生了一副倔脾气。

    而她之所以被打入冷宫,正是被她的瑕疵害的。

    具体何事,后文再叙,这里还是咱们西门大官人问路吧。

    田贵妃对西门町的话将信将疑,信,自然是看出西门町态度还比较诚恳,除了一双贼眼,竟敢在娘娘身上滴溜溜乱转,好像没有啥恶意;疑,一者,她可是最得老朱宠爱的,却从未耳闻大内密探之,二者,大明现在经济严重不景气,宫里上下主张节俭,老朱已很久没设宴招待过人,你丫谁啊,皇上会设宴召你?!

    现在她一听儿子插话,貌似老朱还真开荤了,心里吃惊的同时,也是对西门町又信了几分,但也没有放松警惕。

    宫廷争斗害死人啊,将一个原本纯真的少女打造成了谁也不可信,只能信自己的少妇。

    “炤儿不得多嘴!”田贵妃低喝一声,抬头冷声道:“你身为皇上御前的大内密探,难道不知道宫里的规矩?”

    “回娘娘,我今儿刚被皇上任命,也是头次进宫,还真不知道什么规矩。”这厮大咧咧一拱手,一副很是随意的样子,笑嘻嘻道

    “放肆!既然你已知本宫是娘娘,还不下跪请安?难道你连这规矩都不懂?”

    呃……好吧,怎么你也是如如的妈,算是半个丈母娘,这头磕得不冤……

    西门町稍稍一愣,便果断地屈膝下跪,双手伏地道:“微臣给娘娘请安,祝娘娘千秋万载,流芳百世,青春永驻,美丽常在……”

    “嘻嘻……”

    朱慈炤当即被西门町很是新鲜的“请安词”给逗乐了,却是被田贵妃一瞪眼,又噎了回去。

    “你姓甚名谁?是如何成为皇上御前的大内密探?”

    西门町在老朱面前都敢蹦起来,这时规规矩矩磕头请安,本有些不情不愿,田贵妃不但不让他起来,竟然还审问起来,他顿时不愿意了:老子辈份没办法,但你不就是个娘娘么,架子还不,你不知道现在大明朝等着老子去挽救啊……

    这厮心里想着,人已经老实不客气地站起来,脸上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田贵妃神色平静道:“回娘娘,微臣西门町,来自江南金陵,今年二十整,尚未婚娶。至于如何成为大内密探……娘娘,看你儿子都这么大了,想来入宫已经很久,难道你不知道有些事属于国家机密,不能随便乱问?”

    田贵妃很想再喝一声“放肆”,但张了张嘴,看西门大官人一副谁也不尿的样子,隐忍了下来,只是淡淡道:“那怪本宫多问,你退下吧。”

    靠,老子头也磕了,答也答了,你让我……退下?!

    “娘娘,刚才炤儿……咳咳……炤知道皇上在哪儿设宴,能不能让他带我去?”

    “不能!”简直放肆!竟想让堂堂的皇子给你一个臣子带路?!并且,谁知道你按没按好心,是不是皇后派来的刺客。

    “娘娘,如果你不让炤带我去,万一皇上等的着急,怪罪下来……可就不好了啊。”这厮耍起了无赖,竟然抬出老朱来吓唬人家娘俩。

    “你不尊宫里规矩,竟敢在后宫内院乱闯,要怪罪,你罪当凌迟!”田贵妃显然不是厦大毕业,冷冷道。

    哟——你这娘们还蛮狠那,老子迷个路……就要凌迟?!

    “娘娘贵姓?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见皇上,让他凌迟我?”西门大官人一副拽拽的样子,斜着眼睛调侃道。

    “放肆!”

    田贵妃还是忍不住了,啪的一拍桌子,人已经站了起来。

    不过很遗憾,她那气场在西门大官人面前委实不够看。

    啧啧啧……这娘们发怒都发得风情万种,还真是让人生气不起来……不过,既然你不让你儿子给我带路,老子就是要激怒你,不然的话,我找谁带路啊。

    “娘娘,微臣哪里放肆了?你这样血口喷人,我……我虽然脾气好,也是会生气的。”

    “你——你给我出去!”

    “反正我也迷路了,如果娘娘不让炤带我去找皇上,我就呆着不走了。”西门大官人着,反而走了进来,一副挑衅的表情看着田贵妃,我就不走……你咬我啊!

    “好……好……我就猜到是怎么回事……是周皇后让你来的?”

    田贵妃盯着西门町看了几眼,却是熄了怒气,缓缓坐了下来。

    周皇后?呃……那是如如她娘,俺真正的丈母娘,可惜我人都没见过,怎会是她派来……看来,你和她之间的关系很紧张啊。

    “你走——你走——不许欺负我娘……”

    西门大官人正想着,那朱慈炤却突然冲了上来,一副横眉怒目的样子,推搡着他。

    “啊——炤儿,你快回来——”

    田贵妃吓了一跳,赶紧站起身,也顾不得失了娘娘的威仪,是疯了似的冲过来,一把抱住朱慈炤,将他拉了开来,又连连后退,抬头一脸警惕地看着西门町。

    西门町始终站那儿,一动也没动,静静地看着她们。

    “娘娘,我要怎么你才信呢?我的确是皇上御前的大内密探,不是什么粥皇后,饭皇后派来的,我只是迷路而已,对你和炤绝没有任何的歹意……”西门町着,像是突然醒悟过来什么,一伸手,将玄武剑解了下来,抬手便丢了过去道:“这样吧,如果你实在不放心,你用剑押着我走……娘娘,皇上今晚设宴,是要给我介绍几个朝里的大臣,我想他们一定都等急了,我真是不能再耽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