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10章 没看到本大人在思考问题么?

第110章 没看到本大人在思考问题么?

    “西门大人——”

    “西门大人,您在哪儿?”

    “密探大人——密探大人——”[]

    ……

    西门町正着,突然听到远处传来此起彼伏的呼喊声,显然是老朱等得心焦,派人四处来找。

    他看了一眼神情渐渐放松,正准备伸手去取剑的田贵妃,闪身到了殿外,朗声道:“本大人在此!启祥宫——”

    这厮中气充沛,虽然嗓门不大,却是远远地送了出去,这几个字几乎在整个紫禁城内回荡。

    很快地,黑暗中,从几个方向都见到有影影绰绰的亮光向这边移动而来。

    西门町再次回到殿内,发现田贵妃并没拾起玄武剑,而是一手牵着朱慈炤,站在那儿一脸漠然地看着他。

    “娘娘,现在有人找了过来,就无需炤给我带路了,这下……你可以彻底放心了吧?”西门町着,却是淡淡一笑,问朱慈炤道:“炤,你很勇敢啊,这么便可以保护自己的娘亲……你多大了?”

    朱慈炤偏头看了看田贵妃,见她愣愣地看着西门町,不知在想些什么,便腰杆一挺道:“下月初七,我便满八岁了……”

    “哦,不错,长大了肯定有出息,我很欣赏你哦。”

    天下间,任何母亲都喜欢自己的孩子被人称赞,得到别人的认可,一脸漠然的田贵妃闻听之下,眼里也是不由得流露出喜悦,将朱慈炤往身边拉了拉,像是怕被西门町抢走似的。

    朱慈炤被西门町一夸,却是不好意思起来,比《吸血鬼》里那几个吸血鬼还白的脸上也是浮上了一丝红晕,看着西门町忸忸怩怩道:“你……真是我父皇御前的大……大……”

    “大内密探。这当然是真的,你父皇明天就会诏告天下。”

    “大内……大内密探是几品官,我怎么没听过呢?有锦衣卫夏指挥使官大么?他也可以带刀进宫……”

    “呃……我也不知道是几品官,不过,我这个大内密探……是代号007,可以上管昏君,下斩佞臣,应该比那夏指挥使官大吧,前阵子,你太子哥哥犯错,便被我狠狠地揍了一顿……”

    “啊——”朱慈炤嘴长得大大的,一脸震惊道:“你……你……你竟……竟敢打太子……哥哥??!!”

    “王子犯法与民同罪,不要太子朱慈烺,嘿嘿……便是你父皇犯错,我……我也敢打他屁股!”反正吹牛也不会死,想你子也不敢去问老朱,即使问……嗯,老子也不怕。

    “额?你……你……”朱慈炤看着西门町像是看一个怪物,心里实在无法想象,天下间竟然还有人敢如此对父皇出言不逊,不由得偏头看向自己的娘,却是见田贵妃也是一脸惊诧地看着西门大官人。

    这厮被他们这种眼光看得很有满足感,却是对田贵妃一脸赧然道:“娘娘,微臣所言句句是实,你……你这般看着微臣……微臣会不好意思的。”这厮调戏了一下田大美女,便马上稍稍低头,又变的一脸淡定对朱慈炤道:“对了舅……皇子,我叫西门町,你叫什么?”

    “我叫慈炤……”

    “慈炤……朱慈炤……”这厮念了两遍,连连头道:“好名字啊好名字,上慈则下顺,释其炤炤而道其冥冥,施其炤炤则~民心所向……”

    西门大官人正摇头晃脑中,殿外已急急走来两个太监,他们挑着灯笼,先看了一眼西门町,随即对田贵妃和朱慈炤躬身道:“奴才给贵妃娘娘和永王殿下请安。”

    的太监见到贵妃娘娘竟然不叩安,这让田大美女很不爽,但她显然不会跟两死太监计较,只能怪自己现在失宠,没了往日的权势,她冷冷地“哼”了一声,也不理他们,伸手一拉朱慈炤便要返身离去。

    西门町听这个被打入冷宫的美女竟然还是个贵妃,不由得一愣,恰在这时朱慈炤回头看他,他猛地醒悟过来什么,我靠,印象中永王朱慈炤是田贵妃所生,难道她……她是田弘遇的女儿??田弘遇那老鸟还能生出这么好的女儿??!!

    心内巨惊讶之下,忍不住出口叫道:“娘娘请留步——”

    田贵妃原本对西门大官人的油嘴滑舌,贼眼乱看,无礼放肆……还是很……羞怒的,但架不住西门大官人夸她儿子,这让她对西门大官人平添了不少好感,并且,听他话中意思,儿子以后会成为皇帝,暗示他……当仁慈治国呢。她内心欣喜不已,却也是惊惧连连,这话若是传到周皇后耳中,炤儿……炤儿只怕更是危险。

    此时一听西门町叫唤,正后怕中的田贵妃不由得加快脚步,生怕他又出什么“过份”的话,现在可是有别人在场,很容易便传入周皇后……袁贵妃之耳。

    靠,跑什么跑,老子又不会吃了你……嗯,虽然吃起来味道肯定不错。

    西门町干脆喝道:“田贵妃!”

    田贵妃被他这声断喝,心肝一颤,猛地顿住了脚步,却是没回转身来。

    不过,朱慈炤却是转过头,弱弱道:“你……你唤我娘作甚?可是怪我娘刚才……刚才斥责于你?”

    他现在对这个姐夫可是很敬畏的,连太子哥哥都敢打?!连父皇都敢……都敢……他想都不敢想下去。

    我擦!我倒!我勒个去……这娘们还真是田弘遇那王八蛋的女儿啊……老子把她老爸喀嚓掉,这娘们要是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找老子拼命,呃……我这么紧张干什么,朱由检都没啥,我还怕她?……不对,不对,老子不是紧张这个,老子是紧张将来会跟她成为仇人,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啊……话,老子为啥紧张这个呢?难道老子竟然对她那啥……有什么想法?我靠,你丫太无耻了,她是你老丈人的女人好佛?表看到美女就心里痒痒,这样不好,会遭人耻笑滴……我呸,君子坦荡荡,人常戚戚,老丈人的女人咋了?既然他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暴殄天物,老子只好替天行道……

    “大人……大人——”

    西门大官人正胡思乱想,患得患失ing,耳边传来太监专有的尖嗓子叫声,猛地回过神,打眼看去,那田贵妃和朱慈炤已是不见踪影,只看到堂前右侧的门帘在晃动。

    西门大官人轻咳两声,神情一肃道:“叫什么叫,没看到本大人在思考问题么?”

    不得不承认,西门大官人还是很有做官的天赋,这才走马上任“大内密探”还不到一天,已经是颇具官威,他话的语气也不是很严厉,可隐隐却是透出了一股上位者的味道,这一,两太监感受得一清二楚,都是心里惊惧,那开口的太监更是忍不住躬身道:“奴才该死,奴才该死……”看他神情架势,比对田贵妃时恭敬多了。

    ******

    ps:周一出差今日回,更新已改当下催!

    我草,则-民也和谐,老子实在是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