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11章 大人有大量……不喝也行。

第111章 大人有大量……不喝也行。

    灯火通明的文御殿。

    西门大官人迈步而入,殿堂正中匾额下,朱由检高高在上而坐,其身后站着一个手捧酒壶,一脸木然的老太监。

    在朱由检桌下两侧,各摆放着四张长条矮脚木桌,桌前都已跪坐了一人。[..com]

    与朱由检相对的位置,也是摆放了一张桌子,却是空着,显然是给西门大官人准备的。

    而每张桌后,都立着一个伺候的宫女。

    西门町还没跨进殿内,朱由检已当先斥道:“西门爱卿,你让朕等你多时,该当何罪?”但他的脸上却是笑眯眯的,哪里是问罪,分明是告诉在座的诸位:这年轻人,是朕的心腹,老子等多久也愿意,你们看着办吧……

    “皇上恕罪,只怪微臣是个路痴,从端本宫出来没走多远便迷失了方向,让皇上和诸位大人久等,实在是抱歉,一会儿,我自罚三杯。”这厮大咧咧走进来,脸上一没有抱歉的意思,也是笑嘻嘻道。

    这坐中的八人可都是官居高位,那绝不是偶然,察言观色的能力自然是很强的。

    此时看二人如此对答,一个个纷纷站起身来,向西门町打眼看去,倒要看看这是什么人,竟能得皇上如此器重,老子也不敢如此牛X啊。

    他们看西门町,西门町自然也好奇地打量起他们,也是要看看老丈人给他介绍些什么角色。

    那左位第一人,身着文官官服,五十左右,面容清矍,状若谦逊,骨子里却是透着一股傲气,颇有将天下人都不看在眼里的架势。

    他下首之人,也是文官,四旬上下,微胖,笑眯眯的脸上却是流露出一股阿谀之态。

    而他的下手,却是一个身着常服的中年人,他身形瘦,脸色萎靡,但眼中却透露出激动和兴奋之色。

    左位最后一个,是一个身形修长,帅气逼人的年轻人,他也未着官服,一身玄青色长袍,愈显英挺,此时他神色平静,但看向西门町的眼中却是掩不住好奇之色。

    再看右位,第一个坐着的身着绘狮图案红色武官官服,显然是一品二品的武官大佬,大概五十多岁,身材不高,稍显肥胖,但他白白净净的脸上带着和蔼可亲的笑容,看起来却是非常的儒雅。不过,看他眼神深处,却是时不时流露出惶恐和焦虑。

    坐他右手的,竟然也是身着红色绣狮图案的武官官服,个子中等,却是膀大腰圆,看起来很是魁梧,他脸似重枣,浓眉虎目,脸两侧和下巴上虬髯密布,像是一根根染黑的长针,粘上去的。

    与他相邻而坐的,身着红色的麒麟服,腰胯绣春刀,身材瘦高,气势威猛,正是锦衣卫老大,夏可雄。

    这最后一位,是一个身形瘦的武官,看他身上的官服绘着老虎,三品的官职也是不,此时他虽然看着西门町,但明显有心不在焉,心思很重的样子。

    “好了,各位爱卿,不要再大眼瞪眼,还是赶紧落座,让朕为你们引见一下。”朱由检笑嘻嘻摆了摆手道。

    西门町当然是一个也不认识,他笑嘻嘻地朝大家微微了下头,便走到那张空桌前,一屁股坐下,盘起了双腿。

    众人看他盘腿而坐,不由得都是一愣,但朱由检都没意见,一个个便只当没看见,纷纷曲膝跪坐了下来。

    看大家坐好后眼睛都看向了自己,朱由检笑眯眯道:“众爱卿,朕今日设宴将你们召来,是有几件事要跟你们聊聊,这第一件事,便是向你们告知一下朕御用了一批大内密探,密探者,可巡查、缉捕、刑狱我大明境内任何人,上管天子昏庸无能,下至百姓作奸犯科……”着,朱由检看到一众爱卿俱都满脸震惊之色~情不自禁向西门町看去,便伸手一指西门町道:“这西门爱卿,便是大内密探,代号007,由于他为朕排解了诸多隐忧,稽查到多起犯上作乱之事,并果断处理,可谓屡建奇功。西门爱卿不但文武双全,也通晓国事,朕已加封其为太子太傅,作为重臣参与朝政,让他从幕后走到台前。”

    到这儿,朱由检双手端起面前的酒盅,朝西门町一拱手道:“众爱卿,来来来,我们一起敬西门爱卿一杯,希望西门密探继续恪尽职守,为天下的百姓,为我大明肃清朝野再立新功!”

    老朱这一番出来,直让在座的诸位不但震惊连连,也是不由得羡慕嫉妒恨,但不管何种心态,俱都连忙端杯向西门町敬酒。

    西门大官人也没想到老丈人会如此隆重地介绍自己,心里很是自得,但脸上自然是不会流露出丝毫的恃宠而骄,而是连忙端杯站起身,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朝朱由检躬身道:“微臣取得的任何成绩,都离不开皇上的英明领导,更少不了皇上平日里对微臣的谆谆教导,这杯酒……微臣敬您!”这厮着,一仰脖便干了这盅酒。

    那时的酒盅都蛮大,这一酒盅比王轩都尉府上的还大,足有二两五。

    不过,老朱御用的酒却是没有王轩拿出来的东阳酒好喝,入口辛辣之极,貌似六十五度老白干,这厮自持酒量了得,一口喝下,顿时被呛到了,是连连咳嗽。

    西门町这马屁拍得朱由检老怀大敞,看着这厮的狼狈样,哈哈大笑道:“没想到西门爱卿喝酒也是如此的爽快,果然是能者无所不能,好,朕便陪你干了这一杯!”

    这一下,其他人不干怎么能行?

    能喝的自然无所谓,不能喝的,只能是暗骂这厮为了溜须拍马穷装~逼,呛死你个王八羔子!

    老朱显然也很能喝,一口干了后,神色不变,伸手抚髯笑道:“朕已很久没有如此痛快地喝酒,众爱卿,今晚我们便不醉不归,谁也不许中途退席……”

    他话没完,却是听到“哇——”的一声,左首第一位的那个文官张嘴喷出了口中的烈酒,一张脸瞬时变得惨白,也是连连咳嗽,紧邻他而坐的那个微胖文官,连忙起身过去,在他脊背上,安抚不已。

    “呃……周爱卿,朕知你不善饮酒,你可以慢慢喝嘛,为何这般心急?”

    “咳咳……微臣……咳咳……为皇上效力……向来不甘人后……”

    “哈哈……不甘人后,好一句不甘人后……周爱卿,朕便准许你量力而行,能喝则喝,不能喝……朕也不勉强于你。”到这儿,朝周爱卿一摆手,对西门町道:“西门爱卿,这位周爱卿,名延儒,字玉绳,乃我朝内阁首辅,进吏部尚书,朕以天下听先生,你以后也当好好向先生虚心求教。”

    靠,喝酒就喝酒,跟他妈为皇上效力一也不沾边,这马屁拍得可谓是神来之笔,老子不服都不行,还真是得虚心求教……嗯,原来是当朝宰相,还兼任人事总监,怪不得拍马屁的功夫如此如火纯清……哼,老子属朱由检直接领导,可轮不到你给我绩效考核,更轮不到你来管,你一副清高傲慢的样子唬唬别人可以,老子……才不鸟你!

    西门町心内腹诽,脸上却是一副晚辈见到长辈的恭敬模样,倒是没站起身,双手举起已被身后宫女加满的酒盅道:“原来是周大人,失敬失敬,晚生先干为敬,你大人有大量……”大家听的不对味,难道你丫没看到周大人不是“大量”?皇上都准许他不喝,你竟敢用言语相逼?再了,大人有大量,是指酒量么?!连老朱也是沉下脸的时候,这厮顿了顿,却是缓缓道:“……不喝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