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13章 翻脸2

第113章 翻脸2

    “西门兄弟,有啥事尽管,俺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林木森嗵的一声坐了下来,一拍胸口道。

    “林老哥这么倒让我不好意思了,呵呵……如果我问一些军事机密,老哥也那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西门町笑嘻嘻调侃一句,看林木森神色有些僵硬地偷瞄了朱由检一眼,原本就红黑的面庞几乎成了酱紫色,很快话锋一转道:“开玩笑,开玩笑……我只是想跟老哥打听一私事。”[..]

    “呃……私事?”林木森又看了眼朱由检,神色愈显尴尬,显然角着……当着皇上的面谈私事,有大不敬。

    西门町貌似毫不在意,夹起一块萝卜放进嘴里,边吃边道:“是这样的,我有个好兄弟,听最近从兵器营调去了你们禁军,他叫赖长荣,不知道林老哥认识不?”

    “赖……赖长荣?”林木森明显地一愣,奶奶滴,这是老子亲自办得调令,怎会不知道,怪不得江泽璧这子靠山硬的很,让老子别怠慢了,原来是你。嗯,这子表现还算不错,内操,训练啥的都很刻苦,倒是没丢你密探大人的脸,“嗯,是有这个人,由于他在军中表现优秀,前天刚被提职为神机营中军把司官,俺正好记住了他。”

    “呵呵,那最好了,我和他已经很久没见面了,赶明儿兄弟去京营拜访你,随便找他聚聚。咳咳……应该方便的吧?”

    “方便,当然方便,老哥我欢迎还来不及。”

    “好,那就定了……”西门町笑嘻嘻着,端起酒盅道:“老哥也是好酒量,我喜欢,来,这杯弟敬你!”

    今晚朱由检要介绍给西门町认识的八个人中,这个貌似猛男,性格直爽的林木森,西门大官人还是比较欣赏的,也暗生结交之心,毕竟混官场了,总得找几个革命同志吧。更何况他是统领着禁军赫赫有名的五军营、神机营、神枢营等三大军种的最高指挥官,掌握着大明朝最厉害的枪杆子,这样的人,当然是要拉拢的。所以,西门大官人很是爽快地与林木森称兄道弟,连干半斤烧刀子,顺便露一手,从而加深林木森对他的印象,这……是必须的!既然想结交,并得到别人认可,自己肯定得有料。而老朱满含深意地让他跟林木森亲近亲近,这厮当然也领悟了老丈人的意图,他这个从未领过兵打过仗的菜鸟马上也要统领一支队伍,老朱是给他推荐师傅呢,他当然更是要亲近之,结交之……拜访之。当然,刻意去拜访未免让人生疑,西门大官人现在好歹也算是个高官,这觉悟还是有的。正好,自己的“好兄弟”还在基层锻炼,做兄弟的虽然不能直接提拔他,但在如此场合,当着这些个级大佬,即便是提一下名字,也会对他有所裨益的,再以他为幌子,去“拜访”林木森自然便在情理之中了。

    而猛男林木森,别看他长得五大三粗,跟浑人似的,其实也精着呢,不然的话,他能得到喜欢重用文官的老朱赏识而统领三军?西门大官人腰胯长剑大大咧咧一登场,林木森第一感觉就是,奶奶滴,这是根比老子还粗的粗腿啊……而老朱的隆重推荐+西门大官人一副随和的样子和惊人酒量,让好一口的林木森很快作出决定:如此一根粗腿,老子得抱!

    官场之中,左右逢源是很难的,只有牢牢的抱住最粗的那根腿才行。

    很显然,“上管天子昏庸无能,下至百姓作奸犯科”的西门大官人被林木森旗帜鲜明地奉为“最粗的”那根腿。

    “西门爱卿真是好酒量……”朱由检对西门大官人的领悟力和表现很是满意,看他又干了杯中酒,不动神色地夸了一句后,一指跟西门町坐得最近的那帅气年轻人道:“这是轻车都尉周显,周爱卿行兵有方,屡创贼寇,朕已升授其为定远将军,你们年纪轻轻,皆是国之栋梁,亦是朕的希望,当认识认识,平日多交流交流。”

    此“周显”正是朱由检有意将长平公主朱微娖许配给他的“周显”,很显然,老朱是让这两个未来的女婿见见面,认识一下。

    “幸会。”周显一脸严谨,当先朝西门大官人双手虚抱道,却是没起身,如钢镚般吐出两字后便放下了手。

    “幸会,幸会……呃……周兄年轻有为,以后还请多多指教。”西门町原本笑嘻嘻地要站起身一番久仰之类的客套话,看他这副样子,抬起的屁股又落了下来,也收起了嬉笑,换成了一副正经模样道。

    “不敢。”周显又是稍稍一拱手,不咸不淡地吐出了两个字。

    靠,架子还不,定远将军了不起啊,我西门密探……不,西门将军还能输给你?!

    西门町暗自一撇嘴,也不再理周显,而是突然起身对朱由检一脸郑重的样子道:“皇上,微臣虽是您御前的大内密探,也腆为太子太傅,但都非军职,而微臣明日便要接管王轩王都尉新招募的五千大军,从此驰骋沙场,奋勇杀敌,您看是不是应当……应当先封我个武官官职,微臣角着,这样领兵打仗才名正言顺。”

    这厮脸皮的确够厚,领兵打仗,八字还没一撇,就想着要官,并且,还是当着大家伙的面。

    这绝对是场中诸君未曾见过的,一个个顿时是目瞪口呆,连老朱也是不由得瞪圆了眼睛,但他随即便做出一副突然醒悟的样子,一击掌道:“爱卿言之有理,倒是朕疏忽了……咳咳,西门爱卿,那你觉得朕封你怎样的官职比较合适?”

    老朱这是赤果果的偏爱啊,竟然还跟当事人商量着给官,让一众大佬只能是羡慕嫉妒恨,自然,更加坚定了某些同志抱大腿的决心。

    西门大官人倒是神色平静,好像是理所应当,装着沉吟了一下方淡淡道:“微臣觉得,皇上便随便封我个……将军啥的吧。”

    随便封个?还将军啥的??

    众人再次领教了西门大官人的厚颜无耻,一个个满脑袋黑线。

    老朱显然要将偏爱进行到底,不把别人羡慕嫉妒死决不罢休,他摸着颌下几缕胡须,也装着沉吟了一下,了道:“唔……那朕就封你为……封你为……”着,神色一肃道:“西门爱卿,朕便封你为镇国将军,希望你能纵横沙场,镇国安邦,可不要辜负了朕的期望!”

    老丈人如此抬爱,西门大官人当然要表表决心,脑子里很快搜罗出毛老爷子一首诗,当即眉头深锁,神情坚定,表现出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慷慨激昂道:“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有我西门将军!”

    西门大官人这首诗一念出来,当即将他的厚颜无耻发挥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貌似自己已成为一位“胸怀伟略、指挥若定”的西门大将军。当然,他将最后一句中“唯我”改成了“有我”,还算有自知之明。

    但毛老爷子这首称颂彭大将军的诗,字里行间都跳动着“凯歌”的音符,更跳动着一颗危难时刻挺身而出的“爱国”之心,很显然,朱由检这货爱听,拍着桌子赞道:“谁敢横刀立马,有我西门将军!西门爱卿不愧是文武全才,得好,得好啊……短短几句,读来如数鼓,让朕仿佛看到了爱卿在战场上纵横驰骋,所向披靡的雄姿。好,好,为西门将军,当浮一大白!”

    老朱话一完,端起酒盅一饮而尽。

    而坐中诸位从羡慕嫉妒恨中回过神,又被“西门将军”自己树立的高大形象震惊了一把,也纷纷举杯的时候,朱由检突然将手中的酒盅往桌上重重一顿,厉声道:“西门将军敢横刀立马,而昭毅将军你却畏首畏脚,惧不敢战,致使贼势愈张,河南郡县失亡相踵,先后陷殁,朕要你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