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14章 翻脸3

第114章 翻脸3

    朱由检突然翻脸,让西门町也是吓了一跳,更遑论那“昭毅将军”——坐在锦衣卫统领夏可雄下首那位三品官职的武官,他是被朱由检从镇压农民起义的前线召回,从回来的路上便开始忐忑不安,四处打探消息无果,今晚过来便更是心神不宁,刚刚他是最后一个举杯,嘴唇还没沾到酒便被老朱大发龙威吓得酒盅也拿不住了,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人也紧跟着瘫坐在地,却是很快仆倒,惶恐不安道:“皇……皇上恕……恕罪……微臣岂……岂敢惧战……”

    “闭嘴!你还敢狡辩?!”灌了半斤酒的朱由检,不知是酒劲上头,还是气愤所致,爬满皱纹的一张脸通红通红的,却是更增慑人的威严气势。[..]

    很显然,老朱发飙是早有安排,这话一完,他身后站着的那老太监,已从怀里掏出一叠奏折,递给了朱由检,老朱劈手接过,揉吧揉吧,一下子向这个“昭毅将军”扔了过去,“陈新甲,别以为朕什么都不知道,睁大你的狗眼自己看看,朕收到弹劾你的奏章不下百件,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哼!尔身为兵部右侍郎,却是不能持廉,麾下多用债帅,你带着这样一群唯利是图的混蛋还敢不惧战?!”

    老朱还挺有准头,那揉成一大团的奏章正好落在这昭毅将军陈新甲的身前,但他哪里敢去捡起来看啊,早已经吓得涕泪横流,是连连叩头谢罪:“微臣知罪,微臣知罪……还请……皇上息怒……饶过微臣,微……微臣一定痛改前非……”

    这陈新甲身材瘦,担任兵部右侍郎原本就猥琐有余,官威不足,此时更是一副极度惶恐的模样,哪里还有半分堂堂兵部二把手的气质和胆魄,朱由检看得更是肝火大旺,啪的一拍桌子,打断了陈新甲的求饶,却是一双冷眼扫向了兵部尚书杨嗣昌。

    杨嗣昌刚被老朱诘责,心里惴惴还打着鼓,老朱一看过来,顿时打了个冷颤,赶紧也扑通跪倒:“皇上,新甲之罪都是微臣失察,请皇……皇上责罚……”

    朱由检冷冷道:“杨尚书,陈新甲是你一力举荐,现在他犯了错,你本就难咎其责……”杨嗣昌沉到脚底板的心已经快死透的时候,老朱却话锋一转:“不过,自从你接任兵部尚书以来,确实是勤奋任事,躬亲簿书,为朕分忧不少,尤其是对剿灭贼寇,一直都是军书旁午,裁答无滞,虽然你指挥不当,剿贼不力,但将功抵过,朕也不责罚于你,希望你扬长避短,尽快荡平贼寇……”

    “谢皇上……”杨嗣昌一听,一颗心终于大定,更是激动的几乎要哭了,话也不出来,是叩首不已。朱由检却是神色冷淡地看着他,停了片刻,再看了一眼仍匍匐于地的陈新甲,眉头一蹙,却是问道:“至于陈新甲,去职兵部右侍郎,是用还是留,你意如何?”

    “皇上,新甲虽是文官统帅,治军却颇有魄力,微臣恳请皇上……准许他戴罪立功。”

    陈新甲虽然被当场免职,但老朱却没对他动粗,更没有砍了他的头,并且还就自己的去留问题听取“恩师”杨嗣昌的意见,顿时一口气又活了过来,听杨嗣昌为他求情,立马磕头保证:“皇上,请给罪臣一个机会,罪臣定当誓死剿贼,以报皇上不杀之恩……”

    大明现在乱成一锅粥,正是用人之际,朱由检今晚只是敲打二人一番,好更为自己卖命,并没打算将他们削职为民,更没对兵部这两个正副首脑动杀念。

    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朱由检像是不忍,对杨嗣昌长叹一声道:“罢了,罢了,杨爱卿,朕便将陈新甲交你处置……”着,却是又对陈新甲厉声道:“希望你好自为之,如有再犯,朕定将你枭首示众,决不手软!”

    “微臣领命……”

    “谢皇上,谢皇上……”

    “好了,你们平身吧……”朱由检朝二人摆了摆手,像是想起什么,又对杨嗣昌道:“对了杨爱卿,明日一早,你陪西门爱卿去王轩府接掌新兵,负责一下交接事宜。”

    刚才西门町要去接掌王轩招募的新兵,杨嗣昌听了是好一阵心惊,暗自揣测……难道皇上觉察到七王爷生有异心,而王轩跟他走得近,这才剥了王轩的兵权?王轩可是自己的亲外甥啊,往日里对他可没少照顾,也没少纵容,即便得悉七王爷图谋不轨,自己囿于王轩也搀和其中,有不清不楚,却是睁只眼闭只眼,从未向旁人提及,更没向皇上告发,这是犯了欺君之罪啊……

    杨嗣昌起身后正要落座,闻听之下,心里不由得又是一惊,连忙躬身,却是老奸巨猾试探道:“皇上,请恕微臣愚钝,王轩领旨招募新兵,是为驰援开封,难道皇上的意思是……要让西门……西门将军领兵前往?”

    朱由检现在知道朱由橏想轼兄篡位,王轩也充当了其爪牙,对如何收拾他们心里自有打算,此时听杨嗣昌这么问,自然是明白他心中所想。

    朕待王轩不薄,他却助纣为虐,妄图谋反,你这个当舅父的难道一不知??哼!等平了乱党,朕再跟你算账!

    老朱心里冷笑,脸上却是微笑道:“朕知你这次回来是因为开封告急,急需增援,而那五千新兵尚未经过编队,训练,还是一群乌合之众,显然不堪大用。鉴于此,朕将抽调守备京城的一万禁军驰援开封……”到这儿,朱由检偏头看向了周显身侧那身着常服的中年人,一脸的歉疚之色道:“孙爱卿,朕听信谗言,让你受了牢狱之灾,这段时间委屈你了。唔……现在朕将这一万禁军交你统领,并替陈新甲,接任兵部右侍郎,希望爱卿与尚书大人戮力剿贼,早日凯旋,届时,朕当为你们接风洗尘。”

    这中年人比陈新甲的身形还瘦,只有一米六几的个子,但浑身却散发出一股天立地的气势,而他脸色萎靡,貌似刚从监狱放出来,此时他眼中透露出的激动和兴奋之色更浓,推金山倒玉柱,噗通跪倒:“谢……谢主……隆恩,传庭誓死效忠皇上,定不负皇上所望,与尚书大人戮力剿贼……传庭发誓,贼寇不灭,绝不回朝!”

    “好,孙爱卿有此决心,朕也放心了,你起身吧。”

    此时杨嗣昌心里很不是味儿,这孙传庭被诬入狱,正是他的杰作,现在老朱这么干,傻子也看出来,明显是对他不再信任,派了个政敌制衡于他,并且,还起到监视的作用。

    他正犹豫着要不要也发个誓,保个证什么的,朱由检端起了酒盅,对他笑嘻嘻道:“来,杨爱卿,朕敬你和孙爱卿一杯,权当为你二人壮行,也预祝你二人早日平贼,好让我们君臣早日再聚,不然,你们不回朝,朕还怪想你们的,哈哈……”

    神色有尴尬的杨嗣昌正好借着喝酒掩饰,喝得貌似很痛快,只有他自己清楚,这一杯哪是壮行酒,分明是苦酒啊。

    “对了杨爱卿,王轩自告奋勇,要上阵杀敌,朕念其一片精忠报国之心,这次便让随你而去吧。”朱由检一脸赞赏之色道,但他的眼底深处却是掠过一丝寒芒。

    杨嗣昌又一杯酒下肚,已经有头晕了,一听老朱的话差一头栽倒:啊——皇上果真是有所察觉,这是要把王轩赶出京城,先折了七王爷的羽翼啊……

    他强作镇定,连忙躬身道:“皇上明察,王轩若知,定当感谢皇上给他尽忠皇上的机会,微臣也一定不负皇上嘱托,让其冲锋陷阵,上阵杀敌,他如敢临阵脱逃,冒然回京,不用皇上吩咐,微臣也会严惩不贷。”

    朱由检笑眯眯地看着杨嗣昌,半开玩笑道:“呵呵,那你可得让他好好表现哦,贼寇一日不灭,我想他肯定也一日不回……”着,却是脸色一正,偏头看向周延儒道:“周爱卿,杨尚书请兵救急,朕虽然抽调了兵马,但他提出的饷粮还未落实,不知内库府现在收支如何,可有富裕支出?”

    周延儒自从吐了那杯酒,到现在脸色还有煞白,听老朱问他,不由得心里一惊,皇上每日都关心内库收支,只怕每一粒粮食,每一锭纹银你比我都清楚,内库府早已入不敷出,那京营近十六万兵士已经半年未发俸禄,哪里还有富裕……他也是被老朱刚才的突然发飙吓得不轻,实在摸不清老朱问话的真实意图,脸色更是煞白,连忙起身道:“禀皇上,现在内承运库、广惠库存银两总计不足三百万两,京仓积米,也是不足一年之支,而年关将至,朝中官员、各地兵士都等着发放俸禄,只怕是不能支出尚书大人提出的饷粮。”

    “这还真是让朕头疼……”老朱都清楚,这么问当然是铺垫而已,他一手轻按太阳穴,皱了皱眉,忽然一拍额头道:“朕差忘了赃罚库,周爱卿,朕记得赃罚库贮没了不少赃官贪物,如果处置,不知能折成多少饷粮?”

    “呃……禀皇上,赃罚库原本是贮没了些金银,宝玉,纱罗,纻丝,不过,前阵子王轩王都尉招募新兵,皇上您不是都……”

    “哦,朕有喝多了,倒是忘了这回事……嗯……”朱由检沉吟了起来,这时他身后的老太监及时上前,递给了他一份奏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