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16章 捐出全部身家!(第二更)

第116章 捐出全部身家!(第二更)

    “西门爱卿能想出如此良策,真是深明大义,甚慰朕心……”朱由检喜滋滋地头道,看向在座大臣的眼里就像是看到银两一般,闪亮闪亮的,“众爱卿,西门爱卿倡议募捐,你们意下如何?”

    “……”

    “……”[..com]

    ……

    大家伙大眼瞪眼,谁也没话。

    咋啊,虽然老子举双手双脚坚决反对募捐,但能……能么?再了,别人都不,老子还是闭嘴先。

    “唔,看来大家都同意募捐……”朱由检一脸欣赏之色看着众人,自自话道:“既然如此,朕只好顺应众爱卿的意愿,明早便下旨,让所有王公贵族,京城内外的各级官吏,都来捐银助饷。”

    “皇上圣明!”

    “皇上明断!”

    “皇上但有所命,微臣万死不辞!”

    “……”

    皇上金口一开,眼看募捐已是板上钉钉,在座诸位立马赞声一片,虽然一个个心里在流泪,心头在滴血。

    “好好好,看到诸位爱卿一片赤诚,朕深受感动……”老朱笑得更欢了,慷慨激昂道:“朕要带头募捐,以为天下楷模!”

    杨嗣昌当先抢到拍马的机会,很是着急道:“皇上日理万机,诸事繁多,岂能让您捐银……有臣等尽力捐助即可……”

    “皇上,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

    “……”

    其他人自然是不敢落后,纷纷表达募捐的决心,让老朱省省。

    老朱摆摆手,一副非捐不可的架势,偏头问那老太监道:“承恩,朕的皇银还有多少?”

    这死人脸的老太监正是一手把朱由检带大的王承恩,可以是老朱最信任的人,没有之一。

    老朱这个丑媳妇熬成婆,当了皇帝,王承恩自然是奴凭主贵,现在成了宫内宫外最炙手可热的人物,荣膺太监之王,司礼监掌印太监,虽然不是官,却是比什么官都大。

    朱由检一问,他上前一步,不加思索道:“禀皇上,您还有五十一万一千一百二十两……”顿了一下,又补充道:“零七分三厘皇银。”

    “不对吧?朕即位时有一千多万两,怎么只剩这么了?”朱由检一脸的惊讶,但眼里却是含着深意。

    老朱抬一下屁股,王承恩就能知道他放什么屁,自然是领悟了这“深意”,他眼睛都没眨,张开便道:“皇上,这募捐之举,其实您早有先例,要么您将积纂的皇银捐给灾民,要么捐给边关,上半年,您还捐作官俸发放,前前后后,您一共捐了一十六次,奴才次次有帐可查。”

    众人一听,顿时是一片窃议,一个个感概万分。

    朱由检稍一沉吟,一抬头毅然道:“既然还有五十多万两,朕便捐出二十五万……不,三十万两,以助剿贼!”

    靠,皇上一捐……捐大半,这让诸位爱卿情何以堪啊,这不是要卿的命,喝卿的血么。

    这一次,大家伙都反应一致,齐齐跪倒劝告道:“皇上,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有臣等捐助军饷就可……”

    老朱一脸的毅然决然,摆手制止道:“朕决定了,从即日起,朕还要着布衣麻鞋,减膳撤乐,省下宫廷开支,以助军饷!”

    苍天啊,大地啊,以后这苦日子还怎么过啊……

    这一下,大家伙真的大惊失色了,文御殿内一片寂静,估计掉根针都能听见。

    唯一站着的西门大官人率先打破沉寂,一脸的敬仰之色,击掌赞道:“皇上此举,真可谓惊天地而泣鬼神,真如大音希声扫阴翳,拨开云雾见青天,更如黄钟大吕,振聋发聩,使我等臣民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未来……”

    这马屁拍的震天响,让一众大臣回过神来,一个个满脸悲戚,赶紧带着哭腔道:

    “皇上此举定当雨露苍生,泽被万方……”

    “臣等当以皇上为楷模……”

    “臣定效法皇上……”

    ……

    “好了,好了,朕已作了表率,下面就看诸位爱卿了……”老朱再次摆手制止,眼睛从众人脸上一个个扫过,最后落在了西门大官人身上,笑嘻嘻道:“西门爱卿,是你想出这募捐之策,便从你开始吧,不知爱卿能捐出多少?”臭子,你可不要给朕丢脸哦,朕虽然也有私存的皇银,但要留给微如她们做陪嫁,公主大嫁,可不能寒碜。

    “皇上,微臣愿捐出全部身家!”西门大官人一拍胸口,语出惊人道。

    全……全部身家?!我草啊,你丫去喝西北风,老子可不陪你。

    尼玛拍马也不能这样拍啊,这不是把老子推入绝境么。

    吹,你丫可劲地吹,老子还就不信了……

    一言既出,顿时一片哗然,连死人脸王承恩也不禁瞪圆了眼睛,你子不吹牛能憋死?

    西门大官人很是淡然地看着大伙,不紧不慢又一脸正色道:“不过……微臣身无分文,居无片瓦,只能捐一份精忠报国的赤诚之心!”

    我草,你丫脸皮还真娘的厚,老子的心比你还赤诚,也不敢这么……

    呃??好你个臭子……连朕也敢耍……

    西门大官人接着这一句,又让大家伙将他鄙视到了极,也让老朱脸上无光,很是有尴尬,也不知道这厮的是真是假,不过,西门大官人刚才的马屁拍得他龙颜大悦,他很快便恢复镇定,一脸肃然道:“西门爱卿,朕知你惨遭灭门之祸,家中一切都在大火中付之一炬,原本朕以为,此事已过去数月,你已找到安家立命之所,实在没想到……实在没想到……”朱由检着着,竟是有哽咽,“爱卿不领分文俸禄,为朕劳命奔波,至今……竟然还居无定所,四处飘零……这让朕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啊……”老朱终于挤出两滴清泪。

    这一下,大家伙看向西门大官人的眼中又不同了,泪眼朦胧中是饱含了敬佩,饱含了怜悯,也饱含了同情:我草,还有这样为国卖命的?这家伙到底是傻~B啊,还是傻

    啊?还是……傻~逼啊?!

    西门傻~逼一副很受感动的样子,安慰老丈人道:“皇上,微臣身为大内密探,理当深入基层,四处察看,岂可贪图享乐,萎缩家中,并且,微臣孤家寡人,一人吃饱饭全家都不饿,所以,有家无家,对微臣来,确是无所谓……”这厮大言不惭着,连老朱都感到脸红的时候,却是话锋一转,神色赧然道:“不过……微臣现在加封太子太傅,也算是朝廷重臣,又兵掌镇国将军,皇上若是……若是能赏赐一处豪……咳咳,房宅,微臣……微臣还是乐意谢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