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07章 我更喜欢美女

第107章 我更喜欢美女

    西门大官人一分钱没捐,并且还公然向领导索要住房,这让朱由检的一张老脸瞬时爬满了黑线,一众爱卿也再次领教了这厮脸皮的厚度。

    见大家伙一时间都没话,那王承恩却是上前一步道:“皇上,西门大人舍家顾大家,心系朝廷,实在是令人钦佩,也让人感动,不过,西门大人东奔西走,总是四海为家也不好,当为西门大人安排一处住所,如此,西门大人立足京城,才能更好地为皇上分忧,为朝廷效力。”[..]

    王承恩虽然还不知道西门大官人是老朱的未来女婿,但却是看出来,老朱的确对西门大官人宠爱有加,他站出来话,只是给老朱搭个台阶而已。

    果然,老朱很是无语地看了西门大官人一眼后,便作出一副愧疚的表情对王承恩道:“承恩言之有理,唉,也是朕之疏忽,让西门爱卿受了委屈,你看……”

    王承恩立马接口道:“皇上,西门大人衷心可嘉,当安排一处好些的府邸,不然的话,倒是会让一心为国的诸臣寒心,老奴觉得,毗邻西城的翔鸾坊就……”

    “呃?那不是文选郎中吴昌时的府邸……”朱由检话一出口,便醒悟过来,“对,对,对,那么一处依山傍水的府邸真是给这厮糟蹋了……嗯,承恩,你督促刑部尽快结案,将房子腾出来。”

    “老奴知道了。”

    “西门爱卿,朕便将那翔鸾坊赏赐于你,你住进去可不要学吴昌时那厮贪赃枉法……”

    靠,老子最讨厌贪官,你也太看我了……

    “谢皇上,微臣虽不才,却也懂的‘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道理,岂会作出这等让人唾弃之事。”没等老朱完,西门大官人已躬身道,着着,这厮也直起身,一副很是委屈,貌似受了侮辱的样子。

    臭子装得还挺像,朕便相信于你。

    “呵呵,朕开个玩笑而已,爱卿不必当真……”着,老朱也不再跟西门大官人扯了,募捐要紧啊,一双眼睛便扫到仍是跪成一片的诸臣身上,“诸位爱卿,西门爱卿提出募捐之举,自己也拿出了十二分的诚意,下面哪位爱卿先来一……”

    漂亮话谁不会啊,那还叫十二分诚意?!

    跪着的七个人,谁没收过黑钱啊,除了孙传庭刚从狱中出来,家里的钱估计都打的差不多了,其余人家里的赃款怕是只比吴昌时多,不见得比他少,一个个都埋头跪着,谁也不敢抬头。

    原本西门大官人带头站出来,大家伙还以为可以效仿,没想到这货是个傻~逼,是捐出全部身家,高喊口号而已,自己哪里能效仿。

    朱由检眼光逐渐变冷,脸色阴郁,正要名叫人,王承恩突然道:“皇上,西门大人愿意捐出全部身家,貌似空口白话,但却是事实,这一份心迹,苍天可表,当为群臣学习之榜样,老奴不才,也愿效仿……”

    “呃?”朱由检一愣,“你……”

    王承恩眼睛一扫底下的群臣,一脸郑重道:“老奴也捐出全部身家!”

    “承恩,你辛苦了一辈子,现在年事已高,朕岂能要你的养老之银,不是骂朕无情无义么?”

    王承恩躬身道:“老奴在世上孑然一身,身子骨也早献给了皇上,只要皇上赏口饭吃,有个立锥之地,哪里用得着这养老之银。”

    朱由检当然是非常了解王承恩,闻听之后,这次是真的感动了,不由得叹道:“唉,承恩啊承恩,你让朕于心何忍,平日里你连个……连个丝绸衣裳都舍不得穿。”

    “皇上,老奴是……”王承恩顿了顿,像是下了决心般,沉声道:“老奴是故作清廉!”

    朱由检一愣,很是诧异地看着王承恩,王承恩却突然跪了下来,以头磕地道:“皇上勤俭治国,而老奴深受皇上信任,自然是要作个表率,但老奴……”着,抬头看向朱由检,一脸镇定道:“奴才斗胆叩问皇上,奴才看上去很清廉么?”

    朱由检想也没想便断然道:“你一不能淫,二又不贪,当然清廉!”

    “不!老奴贪!”王承恩却是大声道,着,又是以头磕地道:“老奴房中挖有地窖,私藏着四百三十四万两白银啊!”

    哗啦啦……

    老朱吃惊地猛地站起,竟是撞翻了身前的长桌,惊怒道:“你……你……怎么回事?!”

    王承恩语带悲切道:“从万历朝起,老奴便开始偷偷攒银子……老奴觉得,世间万物中,父母妻儿靠不住,朋友兄弟靠不住,只有银子最可靠,各地官员们也隔三插五地给老奴行贿,送银子……”

    “你……你还有脸?枉朕如此信任于你……”

    “刚开头的时候,老奴也拒绝过,但是,拒绝了五千两,人家不信老奴廉洁,反认为老奴嫌少,第二天,准给你送上一万两来,老奴再拒,人家就提心吊胆,寝食不安,认定老奴要跟他做对,会暗中整他,否则的话,为何你连银子都不要啊,你是不真诚呐……行贿受贿虽然罪过,可要不行贿不受贿的话,老奴就无立足之地……”王承恩着,突然痛哭道:“皇上啊,咱大明的国库,并不是剿贼抗清耗空,而是被咱们自己人掏空那!”

    老朱闻听这番话,是彻底呆住了,呐呐自语道:“是啊……是啊……是自己掏空了自己……”

    “老奴叩请皇上,将这四百三十四万两白银,以及老奴房中积蓄的一千七百五十二两俸银全部收回,但老奴万不敢称之为捐助,就算是老奴报答皇上对老奴的恩宠,今后……老奴见到皇上,再不会心生愧疚,另外……老奴也恳请皇上治……治罪!”

    朱由检脸上阴晴不定,隔了半响,方恨恨道:“朕都被你气死了,你……你起来吧,稍后再跟你算账!”着,眼睛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落回周延儒身上的时候,不由得沉吟道:“恐怕……故做清廉的不止你一个。”

    王承恩仿似松了口气,缓缓起身,却是微笑道:“皇上圣断,我朝官员俸禄低,一来是舍不得,二来,贪赃索贿本就见不得光,谁敢公然炫富?不然,即使不贪污,也会惹得一身臊。”

    朱由检闻听,气得笑了起来:“你……你个死太监,倒是深谙贪赃之道,端的是奸猾,竟然把朕也骗了。”

    “爱财之心,人皆有之,不是老奴奸猾,乃人之本性也。”

    “按你这么,难道我朝都是些贪赃枉法之徒,朕还能信谁?”

    王承恩笑而不语,眼睛却是看向了那些个噤若寒蝉的群臣。

    “咳咳……”西门大官人觉得被忽视,被侮辱了,不由得上前两步,轻咳两声道:“这位公公……”

    “西门爱卿,他叫王承恩,是朕的掌印太监。”

    “原来是王公公……王公公,对你的观,我西门町却是不敢苟同……”

    “哦?你有何见解,来听听。”朱由检发现,对这个女婿,自己是越来越喜欢了。

    “微臣觉得,爱财之心,未必人皆有之,更非人之本性,难道我们从便背诵的三字经是错的?我认为没错,人之初,性本善嘛,只是随着成长环境,受到的教育,经历的遭遇等等不同,才出现了人格差异,有的喜欢功名,有的喜欢富贵……比如皇上您,肯定只想着社稷江山,你会贪财么?当然不会,比如王公公你,你或许贪财,但跟关心皇上比,你将钱财弃之若履,更心系皇上,咳咳……再比如我,不爱财是假,但绝不会贪财,坦白,与钱财比,我更喜欢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