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08章 不知是谁想出的馊主意

第108章 不知是谁想出的馊主意

    这是啥场合啊,庄严肃穆的文御殿呐,面对啥人啊,皇上和一朝重臣呀。

    西门大官人一句“我更喜欢美女”,当即将大伙雷了个外焦里嫩:好一个好色之徒!!![..com]

    但不可否认,这厮的还是有一定道理,关键是两个“比如”,拍马拍得老朱和老王都很舒坦,对他的坦率倒是灰常欣赏。

    老朱甚至飞闪出一个念头,呃……微娖清丽可人,美貌比微如尤胜了几分,要不……

    “西门大人一席话,老奴是受益匪浅,大人不但文武全才,更难得是胸怀坦荡,光明磊落,端的是个天立地的大丈夫。”

    西门大官人连忙一拱手,一脸诚恳道:“公公如此褒奖,虽然的是实话,但与公公你比,却也让我汗颜……公公那句‘大明的国库,并不是剿贼抗清耗空,而是被咱们自己人掏空’,直如晴天霹雳,又似醍醐灌,其揭露的深刻含义发人深省,耐人寻味!透过这句话,不难发现公公的智慧神态,锐利而深邃,让我放佛看到了公公你鹰视狼顾,龙行虎步的伟岸英姿,公公你不是大丈夫胜似大丈夫,我西门町实难及公公之万一。”

    西门大官人开始对王承恩这个死太监并没注意,但随着王承恩这棵“荷”展露深得老朱宠爱的“尖尖角”,后来又帮他讨要“豪宅”,自然是对他好感大增,而最后王承恩“自掘坟墓”的行为,将这厮彻底震撼了,自问,换做自己也不能做到!

    所以,他这一番发自肺腑的马屁,拍得是行云流水,毫不做作。

    老太监被这“不是大丈夫胜似大丈夫”的高帽子戴得虎躯一震,菊花一紧,忍不住便向老朱看去:皇上果然是慧眼识珠,这丫是个人才啊!

    但他脸上却是一副木然之色,朝西门町一拱手,淡淡道:“西门大人过奖,老奴惭愧……”着,却是又扫了一眼底下群臣,对朱由检道:“皇上,老奴觉得,诸位大臣或许都已喝多,脑子里对这募捐之事还有些糊涂,倒不如让诸位大臣回去想想,反正您明早宣旨,早朝时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的面,正好可以让这几位大臣起到模范带头作用,想来各位大臣想了一夜,应该理清自个家里有多少银子,又能捐出多少。”

    老朱摸了摸颌下不多的几缕胡须,想了想,不禁了头,深以为然,看了看跪着的诸位,却是叹息一声道:“诸位爱卿,你们都起来吧,朕知道你们为官不易,好不容易挣钱养家糊口,却让你们募捐出来,捐少了,显得对朕不忠,捐多了,又怕朕怀疑你们贪污……也是朕太心急,考虑不周,让你们为难,承恩的没错,各位爱卿还是回去想上一想,量力而行,不用勉强……”着,看诸位大臣貌似松了口气,一个个都心翼翼起身,便顿了片刻,却是口气阴冷道:“想必你们刚才也听到承恩所言,朕不指望捐出全部身家,但你们也不要让朕失望!”

    “臣等定当尽力捐助!”

    “微臣一定不让皇上失望!”

    ……

    “行了,时辰不早,各位爱卿都喝了不少,朕也有头晕,都早些回去休息吧。”

    大家伙本来得皇上晚宴邀请,还有沾沾自喜,没想到一个挨宰,两个挨批,弄得大家伙一个个提心吊胆,战战兢兢,最后还要捐银助饷,估计这一晚上是没好觉睡了。

    果然是宴无好宴!

    当然,对西门大官人而言,这是货真价实的好宴——捞到了一处豪宅啊。

    而通过今晚的宴席,老朱也是对这厮越发的喜爱了,竟然让如此一个“好色之徒”留在美女如云的后宫,让宫女带着他又回到翊坤宫就寝,明日拿了朕的手谕直接去王轩府,省的来回奔波,老朱对这个爱婿真不是一般的体贴啊。

    也是昨晚被大舅子绑了一夜,没休息好,加上今晚又灌了不少酒,脑子有晕晕乎乎,这厮都没让岚为他沐浴更衣侍寝,直接把自己放倒在主卧那张红木大床上,没一会便呼呼大睡了。

    人生两大乐事,莫过于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

    这厮压根没想过要去上什么早朝,是准备睡到自然醒的,而他也数钱数到手抽筋了,不过,是在梦中。

    西门大官人在晚宴上感触很深,尤其是对大明朝面临破产的局面,国库里的银子竟然还不如一个太监的私藏,这让他情不自禁便想到那处通天宝藏,暗自决定,要尽快找到,并捐给老丈人……当然,不是全部,自己还是要留花花的,没钱的日子过怕了啊。

    西门大官人还是很有责任心的,当晚做梦便去找宝藏了,并且,功夫不负有心人,让他找到了,他激动万分,一下子扑在那碧绿玉石床上,对着那数不清的金砖银锭,珍珠玛瑙,翡翠白玉开始傻笑,笑够了,当然也冷静了,这厮开始清,开始数钱,数着,数着……嗯?

    这厮突然感觉有人触碰自己,本能地以为有人要来抢他的钱,条件反射般,双手一抱,想要把这些钱财护住,耳边却是听到“啊——”的一声惊叫,让他猛地惊醒过来。

    温软入怀,岚粉面羞红,几乎跟他脸对脸,这厮忙不迭地放手,“呃…………岚?”

    “公……公子……王公公着人来叫你,让你快起身,皇上在乾清宫等你呢。”岚一颗心怦怦乱跳,也不敢看自家姑爷。

    “啊……这么早?”呃……不对,太阳貌似老高了,“咳咳,现在什么时辰了?”

    “现在已是巳时,皇上都上过早朝了……公子,快起身吧。”貌似姑爷不是调戏自己,岚一颗心稍定。

    但随即,岚丫头一颗心又怦怦乱跳起来。

    因为,西门町哦了一声,赶紧掀开了被子,却不料西门官人正以“金鸡独立式”在做晨练,让见过它丑恶嘴脸的岚顿时不能淡定。

    不过,丫头很快想到昨天长平公主殿下那副惊恐万分,落荒而逃的窘样,貌似比自己还不如,又胆壮了不少。

    虽然还有羞羞又答答,害害又怕怕,倒也算手脚麻利地替西门大官人洗漱,更衣,梳头……

    当然,化解尴尬,聊天是少不了的。

    “公子,你昨儿见到皇上,皇上很喜欢你吧,嘻嘻……竟封了你那么大的官,又是太子太傅,又是镇国将军,公主要是知道,一定开心的很。”

    “呃?你都知道了?”

    “当然咯,皇上早朝的时候便宣了旨,宫里宫外很多人议论你,都猜你是何方神圣呢……公子你真了不起,一进宫便得到皇上如此赏识。”

    “所以啊,你家公主还是很有眼光的,哭着喊着要嫁给我。”

    “公主才不会呢……”丫头为自家公主的面子考虑,嘻嘻一笑,转移了话题:“公子,大内密探是什么官阶啊,听他们,权力比一品的太子太傅和二品的镇国将军还大。”

    “这个啊……属于国家机密,我不方便透露,反正吧,是个很大很大的官,不过,我当再大的官,也是如如的老公,你的公子,绝对不会欺负你们……”

    “老……老公?”

    “咳,就是夫君。”

    “嘻嘻,这称呼蛮新鲜呢……”

    “老公,老公,就是夫君对待他每一位妻子,既要老老实实,又必须公平公正,一碗水端平,只有这样,才有利于家庭和睦。”这厮深深懂得,往往后宫闹事,都是做丫鬟的为主子争宠,而挑拨引起。即便是闲聊,也不忘厚颜无耻地给丫头灌输后宫和谐团结的理念。

    “额……这……这样啊……”一根根黑线从岚额头慢慢滑下。

    “咳咳……你梳子往哪儿梳呢,我耳朵上没头发吧?”

    “哦,哦,对不起,对不起……对了公子,现在外面都炸开锅了,都在议论募捐之事,皇后娘娘也号召我们宫女募捐,也不知是谁想出的馊主意,宫里的姐妹们一个个怨声载道……”

    呃?不是吧?

    这次,一根根黑线从西门大官人额头唰唰地往下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