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09章 陷皇上您于不义

第109章 陷皇上您于不义

    在老朱的办公室乾清宫,西门大官人穿着一身崭新的武官官服,红红艳艳,胸前刺绣的猛狮,呲牙咧嘴,衬得这厮威风凛凛,顾盼之间不怒自威。

    这厮坐在宽大的木椅上,神采奕奕,怡然自得,煞是牛~逼。[]

    而与他对面而坐的杨嗣昌,往日温文儒雅的气质此时在老朱的注视下,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双手夹在膝盖里,一领导干部的气质都没有。

    “……”

    “哼,世上哪有如此巧事!朕昨晚才透露让西门爱卿接掌王轩兵权,让他随你去剿贼,今早他便重伤卧床,给朕装死,难道你自己不觉得荒唐,不觉得可笑么,是你智商低,还是觉得朕好骗啊?”老朱高高地坐在办公桌后龙椅上,一脸怒色道。

    杨嗣昌吓得再也坐不住,连忙起身,强作镇定解释道:“皇……皇上息怒……微臣岂敢蒙骗皇上,王轩他……他确实是受了重伤,据……据,前日新兵闹事,王轩前去调停,由于现场混乱,他不知被何人踢了一脚,却恰好伤了脾脏,虽然当场没觉得什么,但回到府中后终于疼痛发作,昨晚更是吐了不少血……有好些人亲眼目睹,可以为证,皇上,王轩是因公受伤啊……咳咳,前日午时,西门大人与七王爷一起,正好都在王轩府用膳,当知道新兵闹事。”着,抬眼看向了西门町。

    很显然,老杨同志天真了一把,也想把西门町拉下水,装着无意识地向老朱透露出一个信息,皇上明察啊,不只是王轩跟七王爷走得近,西门町这厮一到京城,便跟七王爷称兄道弟热乎上了……

    “不错,的确有新兵闹事……”没想到西门町当即便头承认,但话锋一转却是对朱由检道:“不过,王都尉是不是被踢受伤,微臣却是不清楚,这也简单,派个御医过去,一看便知。”

    “那是朕错怪爱卿了,你快坐下吧……”朱由检脸色稍霁,朝杨嗣昌摆了摆手,很是关心地问道:“那……王轩不妨事吧?”

    七王爷只是扎了两针,他有个屁事,不过,你派哪个御医过去,也是查不出任何破绽来。

    杨嗣昌心里想着,脸上却是一副悲戚的样子道:“禀皇上,王轩内腑受伤,昨晚吐血以后,更是昏迷过去……若不是七王爷……七王爷和西门大人把酒言欢,喝多了酒留宿在都尉府,及时出手救治,只怕……只怕王轩他……已经以身殉国……”这厮着着,看神情,像是强忍着要哭出来。并且,刚才的提醒老朱貌似没注意,这次再爆猛料——皇上,把酒言欢啊,有木有!

    不过,杨大人失望了,老朱不但对王轩的“重伤”没有表示出进一步关心,对这“猛料”貌似又没注意,脸上是一反应也没有,却是接着问道:“新兵闹事是否已经平息?”

    “禀皇上,闹事的两拨人已被关押,暂已平息。”老杨这厮很是滑头,透露平息只是暂时的,如果将两拨人放了,随时还会暴~动。嘿嘿……您不是让西门町去接掌新兵么,兵营那边老夫已作安排,看他如何接掌这帮流氓新兵。

    “哦……”老朱闻听,若有所思地盯着杨嗣昌看了几眼,让这厮好一通心跳加快,“嗯,你让王轩安心养伤吧……西门爱卿,你随杨大人去接掌新兵,顺便去都尉府替朕‘探望’一下王都尉,至于派御医之事就算了,既然七王爷已经确诊,朕当然是相信王都尉受了重伤。”

    老朱对老七谋反之事隐忍不发,表面上当然要装着一无所知,西门大官人当即便领悟了老丈人的“探望”之意,连忙头道:“皇上放心,如果王都尉醒了,微臣一定好好传达皇上对他的关切之情。”

    这翁婿二人的演技都堪称“影帝”级的,让杨嗣昌一时间有迷乱,难……难道是老夫臆断,皇上并未发现七王爷图谋篡位之心?但……不对啊,为何好好地削了王轩兵权,还将他调离京城?我呸,皇上的理由打死老夫也不信……这究竟是……唔,老夫脑子有乱,得好好捋捋……

    老朱悄悄递给西门大官人一个赞赏的眼色,突然像是想起什么高兴事,龙颜大悦道:“杨爱卿,你果然是没让朕失望,竟是第一个站出来募捐,并且,还带领全家募捐,呵呵,一百三十万两白银,朕没想到爱卿还挺有钱的……”

    “能为皇上分忧,当是微臣份内之事……咳咳,幸亏微臣家里还做生意,开了几家银号,这些年赚了钱,不然的话,皇上您……肯定得怀疑微臣贪污受贿了。”

    “哈哈,朕对爱卿的忠贞之心向来没有怀疑……反观周延儒,竟然只捐出一年的俸禄,区区七百五十两纹银,朕都替他脸红啊。”

    杨嗣昌跟周延儒分属两个阵营,并且都是两大阵营的扛大旗者,可谓针尖对麦芒的政敌。

    “皇上,周大人这次做的确实不地道,枉您还对他如此信任。别的不,他掌管着户部,脚踩着金山银海,又是吏部尚书,连吴昌时这个吏部文选郎中都贪赃巨万,更何况……咳咳,微臣倒不是诬陷他肯定贪赃受贿,不过,据微臣所知,七月份周大人过五十大寿,礼金光白银就不下百万,还不包括其他珍奇珠宝。”此时一听老朱的话,当然是不失时机地摸黑他一把。

    朱由检听了,顿时心里一惊,不过,他脸上却是不动神色道:“杨爱卿,此话当真?”周延儒捐那么银子,老朱还真把他当成了两袖清风的好官,不但一意见也没有,甚至还对他捐出一年的俸禄心生钦佩。老朱刚刚调侃一下周延儒,只因为知道杨嗣昌和他不对路,也是变相拉拢杨嗣昌,没想到这一善意的调侃,竟然又引发了一场血案。

    正所谓,千万莫装~逼,装~逼挨刀劈!

    周延儒若是知道背后会中杨嗣昌的冷枪,打死他也不会装清高。

    周延儒挨刀劈的“血案”虽然是后话,但提前透露哈子,蛮精彩哦~~~~敬请关注。

    杨嗣昌听老朱这么问,更来劲了,这当然是真的啦,比真金还真,不然的话,如果您去调查,结果子无须有,那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咳咳,看来老夫今年底的寿宴得取消了。

    “皇上,此事千真万确,当时在朝廷可是引起了一片谩骂之声,他办寿宴是假,敛财是真。不过……因为他位高权重,大家伙都只是在私底下谩骂而已,该送的还是送,并且还不敢少,咳咳……当时微臣看不过去,不想助涨这股歪风邪气,仅送去了一副寿联,为此,周大人自今对微臣还耿耿于怀,处处掣肘……”

    “咳咳……”老朱对臣下的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当然是心知肚明,心里也有自己的一杆秤,听杨嗣昌将周延儒越描越黑,当即便咳嗽打断,你也不是什么好鸟,朕收到弹劾你的奏章还少了?只是朕懒得理你们而已,不过,朕对周延儒倒的确是过于放权了,并且,这次他竟然捐这么,昨晚还真的被朕猜中了……他是故作清廉!嗯,是时候让你挪挪位置了,对,也要彻查你的家底,如果比吴昌时那厮还黑,哼!

    “对了皇上,不知这次募捐筹集了多少银两?”西门町突然插话道。

    “呃……承恩在负责统计,目前还不清楚,不过,初步估计当有千万了……呵呵,你这募捐的主意还真不错,一下子便解了朕的燃眉之急。”

    “皇上谬赞,咳咳……微臣有一件事需要提醒皇上……”

    “哦?什么事?”

    “微臣听现在皇后娘娘在宫内也组织妃子、宫女、太监募捐,这看起来是为皇上分忧,但仔细一想,却是陷皇上您于不义啊。”

    老朱一愣,显然还不知道这件事,但一时间没明白,皇后如此善解朕意的举动咋就成了陷朕于不义了,不禁有些纳闷道:“爱卿此言怎讲?”

    “皇上,微臣想出这募捐之举的初衷是什么?”西门町一脸正色问道,却是不等老朱回答,便自己答道:“是为剿贼募集军饷应急之用,而不是为了充盈内库府的收入。微臣当时就过,募捐的对象是针对朝中大臣,王孙公侯,而不是普通的奴仆杂役,更不是天下的百姓!”着,西门町看朱由检神色动容,貌似已听进去了,便站起身,神色严肃道:“现在皇后娘娘在宫内组织募捐,太监宫女收入几何?省吃俭用,一年下来也不过区区几两银子,大多数还要寄给贫困的家人,让他们捐银助饷,那绝对是在他们身上割肉!在他们嗷嗷待哺的家人口中夺食!而这还不是问题的严重之处,皇后娘娘在宫内组织募捐,就怕各位王公大臣有效仿之心,那涉及人数更多,波及百姓更广,

    微臣更怕各地的官员对普通百姓推行这募捐之策!到那时……天下的百姓只会认为皇上不体恤民情,竟是用这所谓的募捐来压榨他们本就囊中羞涩的荷包……”

    “住口!”西门町正越越激动,老朱突然一拍办公桌,一脸怒气地站起身喝道。

    ******

    ps:汗啊,收藏蹭蹭往下掉,让发力码字的俺情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