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10章 那你就跪着吧!

第110章 那你就跪着吧!

    朱由检这声怒喝,不要杨嗣昌被吓了一跳,连西门町心里也是不由得突地一下:我靠,难道老子错了?!

    但老朱怒喝一声,站起身后,却是很快意识到什么,一脸怒气竟然眨眼间风平浪静,神色平静地对杨嗣昌道:“杨爱卿,朕差忘了,你妹妹单身寡居,就王轩一个孩子,现在王轩昏迷不醒,府上又没个男人,她肯定是巴望着你这个做哥哥的早些过去,朕也不留你了,你先退下吧,一会儿让西门大人自己去王轩府找你。”[]

    很明显,老朱发脾气的话不便当着杨嗣昌这个“外人”,赶走先。

    老奸巨猾的杨嗣昌哪里能不明白,心里对西门大官人不禁更是嫉恨!

    之所以“更是”嫉恨,自然是因为西门大官人已经动了人家杨大人的奶酪。

    这第一块奶酪,便是那五千新兵。要知道,招募这五千新兵,老杨同志虽然人不在京城,可也出了不少力,花了不少钱——你丫横插一手,夺了我外甥的兵权,你个兔崽子有没有考虑过老夫的感受哇?

    这第二块奶酪,自然便是那白花花的百万银两了——若不是你丫想出那募捐的缺德主意,老夫会心头割肉,白白损失那不知道要用几年才能搜刮到的百万巨款??

    当然,还有一块无形的奶酪——权力!一个溜须拍马的好色之徒而已,就算能得皇上恩宠,又岂能成大事?!

    所以,老杨同志对西门大官人一丁也看不起,更没有半分好感,有的只是……羡慕!嫉妒!!恨!!!

    而杨嗣昌低着头毕恭毕敬地告退而出,心内却是很快想到一个主意,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一抹阴险的笑。

    “你听何人皇后在宫内组织募捐?”杨嗣昌一走,老朱便再也按捺不住,拧着眉头问道。

    西门大官人当然不会出卖岚同学,也是看出老朱对自己木有恶意,双手一摊很是夸张道:“还用听人么,皇上您随便去宫里走一走,到处是一片‘热火朝天’的募捐盛况,而宫内谁敢这么做?用脚后跟想想也能猜出来啊。”

    老朱紧绷着的一张脸被这厮逗笑了,笑骂道:“好你个臭子,在朕面前也敢如此放肆。”

    “嘿嘿……微臣岂敢放肆,这不是您平易近人,和蔼可亲,让微臣情不自禁便将您当作了家中的长辈……”西门大官人嬉皮笑脸道。

    “哼哼,你给朕正经……不过,你之所言的确是不可不防!”老朱着,却是坐了下来,像是自言自语道:“女人果然是头发长见识短,自以为是帮朕,却是好心办错事……来人啊!”

    却是隔了半响才从外面跑进一个太监,气喘吁吁连忙跪下道:“奴……奴才在!”

    “大胆的奴才!让你在殿外听候,你干什么去了?”

    太监还没话,西门町却是插话道:“咳咳……皇上,这不怪他,他肯定是去募捐了。”

    “嗯?可是此事?”

    “禀万岁爷,奴才正是相应皇后娘娘的号召,去……”

    “简直胡闹!难道当值的太监宫女都跑去募捐了?!”老朱忍不住一拍桌子,又站了起来,“皇后现在何处?”

    太监吓了一跳,不知道皇上为啥发这么大火,战战兢兢道:“禀……禀万岁爷……皇后娘娘在……坤宁宫……”

    “你给朕在这儿跪着,罚你当值时间擅自离岗!”朱由检怒声道,拔腿便要离开,看了西门町一眼,又停下道:“朕的手谕已经给你,你先去王轩府接掌兵权,完事后速来见朕。”

    “咳咳……皇上,我一个人去么?”

    “怎么?你不认识路?”

    “不是,不是,微臣这不是新官上任,不懂规矩么,最好找一个司礼监的太监陪我去,一路上微臣跟他讨教讨教,免得到时候出怪丢丑,嘿嘿……也会让皇上您丢脸不是……”

    “偏你臭子事情多,好吧,朕去看看……”

    “这事哪里用得着皇上您亲自安排……咳咳,喏……”西门大官人着,一指那跪着的太监道:“他跑去募捐也是本着一颗善心,您也别让他跪罚了,安排他去便可。”

    朱由检看了看那太监,又看了看西门町,像是突然醒悟过来,指着西门町笑道:“西门町啊西门町,朕是越发欣赏你了,不动神色间就指出朕的不是,让朕还无话可……”

    “皇上明见万里,微臣岂敢僭越……”这厮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却是还有更大的“阴谋”等着老朱,“皇上,其实也不用去找别的司礼监太监,微臣倒是认识一个,并且太监懂事的很,由他陪微臣去,最合适不过了。”

    “哦?你才入宫一……两天,就结交了司礼监太监?”朱由检一沉脸道。

    “呃……交通内伺,可是死罪,微臣胆子,皇上您这么,可吓到我了……微臣只是认识,只是认识,谈得来而已。”这厮拍着胸口一副生怕怕的样子,但表情夸张,眼里含笑,哪里有半分的惧意。

    朱由检拿这厮还真没辙,却是不想当着太监的面失了皇帝的威严,瞥了那还跪着太监一眼,抬脚踢了他一下,厉声道:“别在这儿碍眼,快给朕滚出去!”

    那太监对皇上一会儿让他罚跪,一会儿又让他滚出去,感觉有莫名其妙,当然,对西门大官人为他求情的话倒是听清了,滚出去之前,感激地看了西门大官人一眼。

    屋里只剩下翁婿二人,老朱也不端架子了,很是感兴趣地样子道:“你认识哪个太监啊,竟对他如此欣赏。”

    “咳咳……不是别人,正是被您关押起来的春子。”

    “呃?他?”老朱脸色立马又沉了下来,断然道:“不行!”

    “为何不行?”

    “朕不行,就是不行,哪有那么多为何!”

    “皇上,我知道您是为何,但如果没有春子,微臣不定早被太子处死,他这活命之恩,微臣绝不敢忘!”着,西门大官人恭恭敬敬跪下磕头道:“皇上,微臣斗胆恳请您放了春子,若是您不答应,微臣……微臣绝不起身!”

    “你——”为了一个太监,老朱没想到西门大官人竟然如此不给自己面子,嘴就忍了,竟然跪下来将他的军,简直……简直气死我了……难道朕在你心里还不如一个微不足道的太监?!

    老朱胸口剧烈起伏,恨恨一跺脚,丢下一句“那你便跪着吧!”抬脚便走。

    对老朱的暴走,西门大官人傻眼了。

    也是老朱对他太过恩宠,让他自信心有爆棚,以为这事,自己沾着理,带着情,老丈人这个人情还不给?

    问题是,太子偷抢老子的妃子and做弟的想轼兄篡位,一个太监知悉如此惊人内幕,这还了得?!这若是被抖搂出去,不天下震动,起码会对本就动荡的政局产生诸多变数,更何况都极其严重地关乎皇家的尊严和颜面,老朱丢不起那张老脸。

    西门大官人明显对这个问题木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他觉得是事,但对老朱来,却是大事,绝对的大事!

    这厮眼看着老朱同志头也不回地愤然离去,隔了半天才回过神,呃……老朱你这是跟老子来真的?你丫就让我这么直挺挺地跪着,垫子也不给我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