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11章 帮我泡杯茶

第111章 帮我泡杯茶

    西门大官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不起身就不起身,即便膝下是坚硬的大理石。

    这厮正权衡着如果老朱跟他耗着,就是不放春子,那自己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殿外传来刚才那太监的话声:“公主殿下,奴才给您请安……”,紧跟着,一个急急的脚步声直向老朱办公室走来。[..]

    没等西门町抬头看去,随着一阵娇脆悦耳的呼声“父皇,父皇……”,一袭绣了九只金凤的正红色暖套,足蹬鹿皮靴的长平公主朱微娖,火急火燎地闯了进来。

    “啊——”

    朱微娖一进门,第一眼看到御案前没有父皇的身影,这第二眼,便正好迎上了西门大官人直勾勾的眼神,在老爸空空荡荡的办公室内,冷不丁见到一个人跪着,还昂首挺胸很是放肆地盯看她,顿时吓得她惊叫一声。

    “早上好啊,微娖妹纸……”

    而闻听西门大官人很是热情的“独门”招呼,朱微娖立马认出这……这是那个不要脸的,挺枪吓唬她的流氓姐夫。

    这一瞬间,原本急急而来,膻口娇~喘的朱微娖有大脑缺氧,整个人如遭电击,一下子呆住了,清丽可人的俏脸上刹那间红晕密布,连那精致绝伦,像是透明的耳垂也羞红如血。

    其实,就昨儿在姨子面前发生的那起露~阴事件,虽然纯属意外,西门大官人自个也是灰常灰常尴尬的……8过,这厮脸皮够厚,关键时刻表现出了足够的蛋定,硬是当作啥事也没发生,嘴里还哼着调,不疾不徐地跟在闷头疾走,却是好几次差撞到廊柱上的朱微娖身后去见朱由检。

    今儿再见姨子,看到她昭君覆额妆扮,脸蛋显得愈发清丽,婷婷玉立的纤美身材仿似定在那儿,一副羞惭欲死的模样,西门大官人心底的那份尴尬眨眼间灰飞烟灭,只觉得喉咙有干干的,心里有跳跳的。

    还别,谁若是跟姨子没暧昧,还真不好意思是人家姐夫。

    “微娖,皇上发脾气走了,他这时候正火大呢,你还是别去找他,有什么事不妨跟我,不定……我也可以帮你。”嗯,跪着就跪着吧,丫头话像是调了蜜油,甜腻兮兮的,真他娘的好听,让她陪着聊聊天也不错。西门大官人尽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轻柔,生怕惊吓到姨子。

    “你……你……你好生无礼……”

    “呃……我怎么就无礼了?”西门大官人内伤很严重,“我可是为你好,你这时候去找皇上,咳咳……肯定挨一顿骂。”

    “我……我不是指这个……我……我是……我是……”

    “你看看你,不出来还是别了,其实要无礼,我觉得微娖妹纸你才无礼。”

    “额?”这一下,正鼓足勇气,准备斥责这厮乱叫公主殿下芳名的微娖妹纸给蒙住了。

    “咳咳,难道你没看到……我是跪着跟你话么?”这厮着,膝盖挪了挪,正对着朱微娖,一副很是受伤的表情道:“怎么我也是你姐姐的那啥……我这般对你跪着像个什么话啊。”嘿嘿……妹纸难道没看出来,哥这有像……被老婆大人罚跪么。

    朱微娖微微一愣,像是突然明白了西门大官人的意思,俏脸一下子羞得比身上的衣裙还红,娇躯轻颤,羞愤道:“你……你……”

    西门大官人在把握女孩子心思方面,绝对称得上砖家水平,丫头就是丫头,不禁逗啊,立马装出一脸无辜道:“我怎么了我,你知不知道……我是因你而跪啊!”

    善良的朱微娖,再一次被西门大官人从羞怒中拉进错愕中。

    西门大官人神色一肃,很是正经道:“我清楚地记得,昨日我无意间跟你打听了一下春子,你虽然急急走路,却是脱口出,春子被皇上关押了起来,口气中,不难听出你纯洁而善良的内心所透露出来的焦虑,第一时间,对春子所遭受的不幸,我也是心有戚戚焉,为此,今儿一大早,我便前来面见皇上,恳请他放了春子,但皇上他……”这厮着,轻轻摇了摇头,露出一脸悲愤之状道:“皇上他大发雷霆,差……差将我凌迟处死……微娖,你我现在足足跪了一个时辰,是不是因为你?”

    “额……”

    “微娖,你不用抱歉……”这厮恬不知耻打断,一脸的毅然决然,慷慨就义的神情道:“虽然这件事让皇上迁怒于我,但我跪得心甘情愿,毫无怨言,并且,我跟皇上了,如果他不放了春子,我便长跪不起!”

    虽然微娖丫头闯荡江湖多年,看起来也很是老成,但哪里见识过西门大官人这种盖世大忽悠,刚刚还满腔的羞愤当即便化作了丝丝缕缕的钦佩和同情:“你……你已跪了一个时辰?”

    “微娖,你不用担心,我得住,大不了膝盖跪翻,地板跪穿……”

    “我……我去找父皇……”

    靠,你一走,我一个人跪着多没劲啊。

    这厮看朱微娖一转身就要离去,连忙脱口叫道:“你别走——”

    朱微娖回转身,一脸诧异地看着他。

    “你不用去找皇上求情,没用的……”

    “我……我找父皇还有别的事……”

    “咳咳……”这厮当了回老孔雀,不由得老脸一红,连忙作出一副十分诚恳的表情道:“如果方便的话,不妨给我听听,咱们是一家人,我很愿意为你参谋参谋,免得你贸贸然去找皇上,皇上又在气头上,若是也让你跪着,那可就不好了。”

    微娖妹纸的确是纯洁啊,竟被这厮的有了一丝感动,“唔……我是为那募捐之事,现在宫里……”

    “哦,是不是因为皇后娘娘在宫里组织募捐,你想找皇上劝止?”

    朱微娖一下瞪大了眼睛,让西门大官人忍不住在心里打了个响指,一语中的!丫头果然蛮纯洁,良心大大滴。

    “如果是因为这件事,你更不要去找皇上,因为……”这厮顿了一下,一脸正色道:“我就此事已经跟皇上建言,请他紧急叫停皇后娘娘这种有违天和的行为!”

    这帽子扣得大了,这厮为了凸显自己的一身正气,还真敢。

    朱微娖就是不忍心让宫女太监“被募捐”,还真没想到,也不敢想,自己母后这么做竟然有违天和,一时间,膻口微张,有惊呆了。

    “……”西门大官人这次倒不用动脑子,神色严肃地将对老朱的话复述了一遍,“微蹙,你皇后娘娘这么做,会不会让天下百姓怨声载道,是不是有违天和?”

    好像,或许,可能,貌似……

    朱微娖一颗脑袋有些凌乱,看向西门大官人的眼中有震惊,有惊诧,有疑惑,有钦佩……十分地复杂。

    “皇后娘娘这么做,是陷皇上于不义啊,正所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妇,这让皇上情何以堪……”这厮语不惊人誓不休,让朱微娖娇躯一震,吓得双腿一软,差跪了下来,这厮话锋一转,却是长出一口气道:“所幸皇上已听我所劝,此事当被终止……对了,微娖,昨晚皇上设宴,我有喝多了,现在口渴的紧,咳咳……你能不能那啥……帮我泡杯茶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