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12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是我心太软……

第112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是我心太软……

    乾清宫。

    寂静无声。

    西门大官人仍是跪着,但身前已摆放了一副茶具,陶瓷的茶壶茶杯精致如玉,这厮正在“品茶”。[]

    而一团团暧昧,也在这厮欠揍的“品茶”表演中,迅速在空气中弥散开来。

    茶杯仅比铜钱稍大,西门大官人一口一杯,但这厮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轻轻一嘬,滋滋有声,而每喝一杯,便轻轻砸吧一下嘴,眼睛微闭,露出一脸的陶醉之状,像是轻声自语,却又能让朱微娖听到,“好茶,端的是好茶……”然后停顿片刻,“心翼翼”再斟一杯,慢慢端起靠近鼻端,先闻上一闻,“真香啊,让人真舍不得喝……”话音未落,却是伸嘴一嘬,“滋——”的一声……

    朱微娖坐在刚刚西门大官人坐过的那张木椅上,双腿并拢,很简单的坐姿,但美妙的大腿轮廓,修长浑圆,与腰~臀,与腿,形成两个对折,却有让人心旌摇曳的诱惑。

    她一脸淡漠,强作镇定,但西门大官人每“滋”一声,就像有只蚂蚁在她秀~臀上猛咬了一口,让她总想跳起来就走。

    山中无甲子,壶中日月长,西门大官人一壶茶才喝半,已近午时。

    嗯,这丫头还真不错,哥这么考验她的耐性,她还能忍住不走,等皇上回来为姐夫我……咳咳,为春子求情。

    西门大官人感觉火候差不多了,该打破沉寂,让暧昧升级,放下手中的茶杯,抬头看向朱微娖,假惺惺道:“微娖,我让你留下来一起恳请皇上放了春子,但皇上到现在还未现身,也不知道啥时候来,要不……你还是先走吧,不用陪我了。”

    额……谁陪你啊,我只是看你还颇有……颇有仁慈之心,也为春子叫屈,这才答应留下来……

    “父皇他……午后都会来乾清宫批阅奏报……”朱微娖眼睛看着老朱办公桌上一支毛笔,像是对它话,但明眸上细长的睫毛,呼扇呼扇颤动,将一抹淡淡的红晕扇上了脸颊,透露出她内心有一丝紧张,也有一丝羞涩。

    “哦,那你就……再等会儿?”这厮一副商量的口吻,但两只明亮的贼眼却是肆无忌惮地在朱微娖脸上扫来扫去,啧啧……这脸蛋,美得无可挑剔,却是那么的粉嫩清秀,绝对是吹弹可破,像极了多~汁的蜜~桃,让人有咬一口的冲动……看看这两片嘴唇,薄薄的,红红的,像是削成两片的樱桃,只是看着,就觉得软软的,甜甜的……呃?不知是不是午饭时间到了,我怎么觉得,看着她的嘴唇,让我食指大动呢?

    朱微娖虽然没看,也不敢看西门町,但两人相隔不足两米,却是能清楚地感觉到姐夫近乎贪恋的目光,让她不由得俏脸红晕更甚,心里愈发慌乱,哪里还敢话。便是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也不知道往哪儿看是好,是躲躲闪闪,左顾右盼,就是不敢看西门大官人,哪怕是他的一片衣衫,心里祈祷着父皇快些来。

    今儿的西门大官人,完全颠覆了昨日初见姨子时的龌龊猥琐形象,甚至比朱微娖想象中的丰神俊雅,风度翩翩,还要俊逸几分。

    而他身着崭新的武官官服,威风凛凛,好一番“义正词严”,大放厥词,又将他昨儿不心展露出的不要脸的流氓本性掩盖不少。

    如此,朱微娖现下面对这个准姐夫,有儿羞,也有儿恼,有儿怕,也有儿敬,心里很想逃离这儿,但秀~臀好似生根,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动,虽然她脑子里想着,我留下来是为了春子,但妞的心思神鬼莫测,还真是不好猜。

    “微娖,俗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话还真有些道理,别的不,单就募捐之事,你我的观竟是出奇的一致……”这厮一边装模作样着,一边观察着朱微娖的反应,见她好似不以“一家人”为荣,便轻咳两声,继续跟姨子套近乎:“不管是募捐之事,还是请求皇上放了春子之事,都不难看出,微蹙你跟我一样,都看不得别人受苦受难,恨不得以身相代,心地太过善良……这样不好,很不好,我现在被皇上罚跪便是活生生的例子,正所谓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有时候,我们还是应该心狠一……”

    “额?你……你……佛祖有云,慈悲为本,低举成敬。恻隐怜悯之心为人之根本,你怎可教人为恶?”

    哟呵,丫头年纪不大,竟然还是个佛教徒?!可惜,哥是个无神论者,不然,倒可以陪你讨论讨论,钻研钻研……欢喜佛。

    “微蹙,你究竟还是年轻啊,还不懂得啥叫世态炎凉,啥叫人心险恶,我可是亲身经历,深有体会……”这厮一副悲恸的表情,长叹一声道:“唉,往事不堪回首,却又历历在目,每每想到我偌大的玄武庄葬身那滔天大火之中,我……眼前不由得浮现出敬爱的父亲母亲……还有最最慈爱……最最心疼我的奶奶……他们的音容笑貌……宛如……就在眼前……但却是天人两隔……直让我……心如刀割……”这厮着着,星目含泪,貌似泣不成声。

    朱微娖显然知悉姐夫的不幸遭遇,她本就心慈,哪里禁得住这厮声情并茂的悲情攻势,那柔嫩的心底深处像是被针扎了一下,情不自禁双眸盈盈,脸带悲戚,无限同情地看向了西门大官人。

    “你……你……都是我不好……勾起了你的伤心事……”朱微娖语音娇颤,差就控制不住举步上前,搂着姐夫安慰他一番。

    西门大官人伸手一抹眼睛,还真是擦去了一行泪,但脸上已是笑容灿烂:“微蹙,这哪里能怪你,男儿有泪不轻弹,是我心太软……呵呵,在你面前失态,你可别笑话我。”

    “我……我怎会笑话于你……”朱微娖看西门大官人脸上还带着泪迹,却是“强作”欢颜,反过来安慰自己,一颗心都快碎了。

    她现在终于顿悟……姐姐为毛以西门大官人为傲了:他一身正气,有情有义,还……还如此的相貌堂堂……只是……

    朱微娖不知想到了什么,脸刹那羞红,一颗心也很不争气地百米加速起来,逃也似的避开西门大官人目光,两只柔荑互相捏来捏去,实在不知道往哪儿放。

    “对了微蹙,你平日信佛?”丫头不话,还是哥来找话题。

    “唔……只是读了几本经书……”

    “嗯,我看你耳垂通透,佛根深厚,就听你刚才所云,什么慈悲为本,什么低举成敬,想不到你年纪,已经体悟了佛家精髓。”

    “你……你太褒奖于我……我哪里能体悟什么佛家精髓,只是书上这么写,我便这么。”听姐夫表扬自己学习好,这让朱微娖一颗脑袋都快埋进她不是很丰盈的怀里了。

    这丫头脸皮真薄,跟如如一也不像,如如当着一众江湖大佬的面,也敢在桌子底下对我动手动脚。

    西门大官人跪对着高坐在木椅上的朱微娖,即便她脑袋低得再低,也是能看到她更显清丽可人的娇羞模样,简直是美艳不可方物。而她长长的眼睫毛轻轻颤动,白嫩的肌肤上那一抹浓浓的红晕,仿似羞红的暖玉,清丽中又平添了几许妩媚。

    这厮不由得色从心头起,淫向丹田生。

    居然,竟然,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