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23章 貌似在拜堂成亲

第123章 貌似在拜堂成亲

    ()    没错,就是赫然!

    西门大官人跪姿不变,单掌只是轻轻一按,整个人已不带一丝风声地越过身前的茶具,如一片轻叶落地,跪在了朱微娖一双玉足之下!

    不得不佩服,这厮的功夫现在大有长进,叉腰神功已被他运用的如火纯清。

    朱微娖本就感觉秀~臀下有只蚂蚁,有些坐不住,这一下,不是蚂蚁,是蝎子,像是被狠狠地蜇了一下,不但猛地站起,更是一下跳起,站在了木椅上。

    “你……你……”

    朱微娖像是柔弱少女暗夜里遭遇连环作案的采花大盗,吓得身子直往后缩,整个人几乎都贴在了椅背上,一脸的惊诧,惊恐,惊怒……

    我靠,老子这是咋了?!也忒不淡定了,俗话,心急吃不了嫩豆腐,姨子还如此娇嫩,你丫急个屁啊,她还能跑了不成?看把妞吓得,让哥心疼死了,实在是罪过,罪过……

    这厮硬生生收回伸出去想抓摸让他心旌摇曳的朱微娖美妙大腿的爪子,一脸愧疚+痛苦之sè道:“微……娖……对不起……我……我突然……突然腿抽筋……哎哟~~可能……可能是跪久了……嘶——”着,为了证明的确是腿抽筋而唐突佳人,这厮呲牙咧嘴,一副难受之极的模样,双掌连按,顿时满屋子都是这厮保持着跪姿,飘来飘去的身影,并且,故意弄的很大声,跪得“嗵嗵”直响,好像膝盖不是他自己的。

    朱微娖哪里知道西门大官人变态的体质,让他跪三天三夜也不会抽筋,膝盖撞破钟也不会觉得痛,只觉得那“嗵嗵”之声,仿似一下一下撞击着她柔嫩的心房,让她心疼不已,也乱了心神,连忙从椅子上下来,一脸焦急之sè道:“你……你别跪了,快站起身啊……”

    我擦,是哥的演技棒,还是丫头太纯洁啊,这样也蒙过去?!那好,咱来刺激的……

    “我……岂能……言而无信……不……不行……啊~~~~”这厮语气坚定,很是痛苦地着,突然很是巧合地“飞”到朱微娖身前,大叫一声,身子一歪,打翻了地上的茶具,貌似抽筋抽死了过去。

    这一下,顿时把朱微娖吓得心肝一颤,哪里还顾得上矜持,顾得上害羞,连忙扑上前去,一把抱住了西门大官人,语带哭腔道:“你……你别吓我……你醒醒啊……”着,朱筒靴不愧从闯荡江湖,还懂急救知识,颤颤巍巍伸出一只柔荑,先探了探西门大官人是否还有呼吸,确定还是活的,便开始掐人中,掐太阳穴,忙得不亦乐乎。

    西门大官人装死的本事也是一绝,是双目紧闭,牙关紧咬,脸sè憋得青紫,脸颊的肌肉还不停地抽搐着,豆大的汗珠嗖嗖地往外冒。

    这厮如此卖力地表演,收获也是大大滴,躺在姨子的怀里,幽香阵阵,柔软嫩嫩,还有两根纤纤玉兰指在脸上捏来捏去,让这厮舒服的兽血沸腾,差鼻血狂喷。

    或许,朱微娖想到西门大官人是腿部抽筋,在他脸上捏了半天没反应,将西门大官人放倒后,竟然,居然,赫然……一双手大胆而果断地捏向了西门大官人保持跪姿而屈起的大腿。

    西门大官人突遭姨子怀抱的“遗弃”,正不明所以,没等他偷眼观瞧,微蹙妹纸只捏了一下,这厮便被这意外的福利爽到了,喉咙底忍不住发出一声竭力压抑的畅吟,这……这丫头……太让哥惊喜了……太太太给力了……

    而这声畅吟却是让微娖妹纸心里一喜,连忙手用劲,很是卖力地按捏起来。

    这厮舒服的实在控制不住,装死只好告一段落,嘴里哼哼唧唧,终于出声,但就是不睁开眼……不,也睁开了,只是睁开一条缝而已,偷眼看一脸认真,一脸焦急,一边按,一边不时抬眼看他是否醒过来的朱微娖。

    呃?有人过来了,听这沉稳而急促的脚步声,应该是老朱……靠,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

    这厮不想被老丈人撞破“好事”,突然双腿一蹬,浑身一颤,嘴里发出“呀——”的一声,眼睛也睁……睁大了。

    “啊~~~你……你醒了……”朱微娖及时收手,却是一脸的惊喜,很是关心地问道:“你好些了没?腿还抽筋么?还痛不痛……”

    看着朱微娖如秋水般的双眸,不出的明净澄澈,一时间让西门大官人煞是惭愧,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啪”抽了自己一嘴巴。

    这一巴掌绝对是货真价实,竟是立马在他白脸上现出了五指山,红红的,很是醒目。

    “额?”这举动让朱微娖一惊,情不自禁伸手过去拉住了他,“你……你这是干嘛,为何……”

    “我跪着,绝不站着,更不会躺着!我这一巴掌是惩罚自己……你……你别管我!”西门大官人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承认刚才装死,他很是严肃地一甩手,挣脱了朱微娖,一翻身,继续直挺挺地跪倒,“恨声”打断道。

    这丫太会装了,演技太棒了,纯洁如朱微娖,眼中西门大官人的正直伟岸形象,立时以火箭速度嗖嗖地往上涨。

    她哪里会不管,并且马上就要管,被这厮感动的泪眼婆娑中,再次伸手,很是坚定地拉住西门大官人胳膊,一边往上拽,一边几乎是哭求道:“你……你快起来……你这是何苦……若是有个好歹……姐姐她……呜呜~~~~”

    西门大官人一脸木然,巍然不动,因为这厮知道,老朱正跨步进来。

    “嗯?微蹙?!真的是你!你这是干嘛?他要跪着便让他跪着,还不给朕走开!!!”

    老朱从外面进来听到话声,以为西门大官人已经妥协,没想到……

    他也不看西门町,一边着,一边恨恨地走向自己的办公桌,看到那打翻的茶壶,茶水流了一地,愣了一下,回转身向朱微娖看去。

    却是看到一贯听话的朱微娖并未离开,而是扑通一下,跪在了西门町身侧,一脸坚定道:“父皇,您不放了chūn子,女儿也……长跪不起!”

    老朱差一头栽倒,这么一会儿功夫不见,这臭子竟然拉了一个帮手,还……还是从不过问政事的微娖?!

    而西门大官人和朱微娖今儿恰好都穿了一身红,煞是艳丽,二人并排而跪,貌似在拜堂成亲。

    “胡闹!”老朱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怒喝道,“你给朕起来!!!”

    但朱微娖已经决定向姐夫看齐,向姐夫学习,是嘴紧抿,一脸的毅然决然。

    朱由检同志这个气啊,脸都绿了,肝也快裂了。

    但一张皱皱的老脸,特别是嘴角法令纹极深,显得更具威严的老朱同志,即便他严厉的目光瞪出电来,碰上西门大官人和倔强起来的朱微娖就是触到绝缘体,一丁威慑的效果也没有。而他对这二人却狠不下心动手,或者舍不得对微娖动手,又有忌惮对西门大官人动手,虽然他很想踹西门大官人两脚,却是怕惹毛了这头极具正义感的犟驴(注:神尼评语)。当然,这毕竟是“家事”,自然不会高喊来人,将二人拉出去各打三十大板,然后关进黑屋。

    一时间,老朱有种撞墙的冲动,差再次暴走,恨恨一跺脚,也不话了,直接将自己摁进宽大的办公椅里,眼睛瞪着二人,呼哧呼哧自个跟自个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