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24章 胸猛无比

第124章 胸猛无比

    ()    Ps:昨rì没更,今儿特奉上5K+大更。。。

    ********

    西门大官人及时发话,一脸担心道:“皇上,虽志为怒,甚则自伤,您何必跟自个过不去,万一气出什么病来,让我和微蹙情何以堪,这不忠不孝的骂名……我俩可是承受不起。”

    这厮毫不避讳地将姨子捆绑在一辆战车上,感觉胆肥了不少,貌似诚惶诚恐的话语中调侃意味十分地明显。

    老朱被他这话气得当即便有些抓狂,随手抓过一支毛笔投掷向西门大官人,喝骂道:“你……你个臭子……竟然消遣朕?!”

    或许老朱在气头上,准头很是欠佳,毛笔竟是飞向了朱微娖。

    眼看飞来的毛笔就要击中额头,朱微娖当然是不敢闪避,连忙紧闭双眸,等着受那无妄之灾。

    “谢皇上赐我御笔……”朱微娖等了片刻,感到没有被击中,耳边却是听到西门大官人的话声,再睁开眼睛,却是看到这厮手握那支笔,摆了个书写的姿势,一脸豪迈之sè道:“微臣当手执此如椽大笔,写尽天下文章……”

    额……他……他好大的胆子,这般时候,竟然还跟父皇插科打诨……

    朱微娖正想着,老朱同志“嗬——”的一笑,当即被这厮逗乐了,赶紧脸sè一沉,斥道:“厚颜无耻!”

    “皇上明鉴,微臣的确是厚颜无耻……”西门大官人一本正经着,却是话锋一转,一脸正sè道:“不过,微臣再厚颜无耻,也不会趋炎附势,呈献谀文,更不会昧着良心,做那向权势妥协,甚至低头之事……”

    这话的义正词严,却是诛心之极,矛头直指老朱这个“权势”,告诉你,老子良心大大地,绝不会向你妥协甚至低头!

    朱微娖可是灰常清楚自己的老爸刚愎自用,独断专行,姐夫出这番话来……那不是找死??!!西门大官人的话似一鼓锤敲在她心头,骇得她娇躯一震,俏脸刹那间变得煞白,哪里容这厮再下去,快速偏转身,一伸手便捂住了西门大官人的嘴。

    当她再心头惴惴,眼含乞怜之sè看向老朱时,却见朱由检已呼地站起身来,脸上yīn冷地都快结冰,更是气得浑身发抖,用手指着西门町却是不出话来,貌似下一刻便会雷霆震怒。

    虽然朱微娖的手温软娇嫩,让西门大官人心头不由得一荡,但他出这番“大逆不道”之言,也是跪了半天最终考虑的结果:老子将家仇放在一边,准备全心全意帮你挽救大明,你如果因为这事跟我翻脸,你丫就是扶不起的阿斗,有多远滚多远,老子还就不伺候了!!!这厮伸手拿开朱微娖的手,腰杆挺得笔直,眼睛直视着朱由检,一身正气犹如cháo水般在乾清宫内蔓延开来,抵抗着老朱刻意散发出的磅礴龙威。

    一时间,翁婿二人大眼瞪眼,谁也不话,都想通过施放自身的王八之气让对方屈服,这可让心地纯洁善良的微蹙妹纸受了大罪。两股威压,仿似两座大山,直压得她气也喘不上来,更妄谈话,她娇躯轻颤,看看心目中形象愈发高大的姐夫,再看看心目中一直是天存在的老爸,内心里紧张之极,手心里全是汗。而看她情不自禁地伸手揪住西门大官人的衣袖,紧紧地,死死地,显然是选择……站在了姐夫一边!

    “你子果然是一头犟驴!朕年纪大了,可不比爱卿你年轻气盛……”朱由检忽然哈哈大笑,一边坐下,一边手指西门大官人笑骂道,着,轻轻一拍桌案,沉吟道:“你们都起来吧,朕……会放了chūn子。”

    终于逼老丈人就范,西门大官人心中一宽,自然也不再当“犟驴”,而是恭恭敬敬磕头拍马道:“皇上您气宇轩昂,正值壮年,微臣草莽之躯岂敢跟您比。而皇上不与微臣一般见识,端的是胸怀广博,古往今来,又有哪个圣贤明君能及您之万一……”

    “好了好了,你个臭子少拍朕的马屁,刚才看你的样子怕是要吃了朕!”

    呃……吃了你老子没胃口,搁挑子走人倒是肯定滴……

    这厮被老朱得也有不好意思,直起身后嘿嘿笑着,转移话题道:“皇上,那啥……您尽管放心,微臣一定会让chūn子守口如瓶,绝不吐露半风声……”

    老朱身为一国之君在一个臣子面前作出妥协,当然是老脸无光,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嘴里唔的一声,也是转移话题道:“你们快起身吧,呵呵……朕还等着看你的天下文章,可别让朕失望哦。<ww。ienG。com>”

    西门大官人爬起身来,闻听此话,手握那支毛笔,突然有感而发,脱口便要念出毛爷爷一首词,却是看到朱微娖还在愣愣地跪着,想也没想,便一伸手将她搀扶起来,而朱微娖恍如在做梦一般,竟是站不住身形,软软地靠在自己身上。

    靠,当着老丈人的面,你个做姨子的跟姐夫这么亲近,这让哥情何以堪那……

    这厮很是尴尬,偷眼瞄向老朱,见他脸上似笑非笑,目光锐利如刀,在二人身上扫来扫去,心下不由得有些忐忑,悄悄伸手狠掐了她一把。

    朱微娖吃痛,身子一激灵,终于回过神来。

    她实是没想到,也不敢想,自己的老爸居然……竟然……竟是会选择退让!!!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直以为是在做梦,这一下回过神来,终于明白……这不是做梦,这是事实!一双明眸情不自禁满含崇敬之情看向西门大官人,却看到这厮神sè尴尬,也立时发现自己竟然……居然……赫然倚靠在姐夫身上,呀——父皇还在呢……额……父皇不在也不可以……俏脸刹那间羞得通红,如遭蛇咬急忙避开两步,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得遇皇上这般千古明君,微臣心里是感慨万千,不由得想起与一帮同窗好友故地重游湘南时……咳咳,曾经写下的一首词,这里厚颜念出,以飨您和微蹙视听,可别笑话于我……”这厮化解尴尬是强项,轻咳两声,手中毛笔一挥,竟是脱手飞出,但却用内力掌控着,在身前一米开外笔走龙蛇,一边大开大合地书写,一边装着神情凝重的样子抑扬顿挫念道:

    “dú lì——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

    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指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毛爷爷这首将崇高美展现的淋漓尽致的佳作《沁园chūn长沙》,既赞叹锦绣河山的高大,辽阔,巍峨,宏伟等壮丽景象,又以暴风骤雨的气势悲愤大好河山的沉沦,读来让人荡气回肠,豪情万丈。

    这厮也是有感而发,念着念着,已沉浸到诗词的意境中,念到最后一字,“舟”字出口,内力到处,那支悬空的毛笔“啪”的一声,竟是炸成了一篷齑粉,只有几根狼毫在激荡的空气中旋舞。

    老朱被镇住了,或者被爱婿的文采给惊到了,长时间长大个嘴,呆呆地看着西门大官人。

    朱更是被惊到了,涨红的脸上,控制不住的激动之sè,以标准的四十五度角,仰视着姐夫大人。

    “咳咳……见笑,见笑……”这厮毫不客气地将诗作窃为己有,一脸的谦虚状,朝呆住的二人拱手道。

    “指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得好!”老朱猛地一拍桌子,貌似打痛了手掌,一下子从诗词的意境中回过味来,恰好看到西门大官人明显做作的样子,老朱现在对这厮是又爱又恨,为了打击他,不由得揶揄道:“嗬——你也学会谦虚了?”

    “咳咳,其实……微臣一直都很谦虚,只是隐藏的比较深而已……”

    “哼哼,真正有能力的人不需要谦虚,该什么样就什么样,过份的谦虚……就是虚伪!”

    呃……你个老家伙明显是嫉贤妒能嘛。

    西门大官人心里腹诽,脸上却是一本正经道:“皇上此言甚是,冲着您这话,微臣以后再也不谦虚了。”

    “好你个臭子,又来将朕的军?”

    “皇上您借我十个胆子,微臣也不敢……”这厮一副惶恐的样子,稍稍一顿,却是神sè一正道:“皇上,时辰不早,微臣得赶紧去王轩府,就不陪您在这儿唠嗑了……”

    我呸!你这是陪朕唠嗑么?气死朕还差不多……

    老朱对这厮实在是无语,不过倒是记得自己的承诺,摆了摆手道:“你稍后片刻,朕这便让人将chūn子放了,跟你一块去……”着,正要抬头叫人,西门大官人却是插话道:“皇上,chūn子被关了一天一夜,想来jīng神状态也不好,今儿就算了,我还是自己去吧……对了,我替微如向皇上讨要chūn子,以后就让他在翊坤宫听候差遣,不知您……咳咳,意下如何?”

    西门大官人开始向老朱要司礼监的太监,当然不是真要,为讨要chūn子给老丈人设个套而已。

    老朱闻听之后,眼睛一瞪,当即便想通了这厮设下的“yīn谋”,虽然心里又有无名火起,但只能是强行压住,反正已让步,干脆好人做到底,呵呵一笑,大度中却是透着严厉道:“行了,以后chūn子就交给你,如果他泄露出去只言半语,朕唯你是问!”

    “呃……届时,皇上您不用问,微臣自己便……提头来见!”这厮神sè严肃道,心里却是偷笑着,至于提谁的头来见,嘿嘿……反正不是提我的头。

    “行了,快滚你的吧!”老朱被这厮气得不轻,得花时间来消气,现在还真不想看到他。不过,话一完,还是补充了一句:“记着,事情办妥,速来见朕!”

    “微臣明白,那……微臣就告退了。”这厮着,为了不让老丈人怀疑他对姨子有啥想法,竟是恭恭敬敬,低着头退身而出,眼角也没敢看朱微娖。

    西门大官人一从乾清宫出来,顿时长出一口气,拍打了一下身上的灰尘,活动了一下的确跪得有麻木的双腿,再整理了一番身上的官服,抬头看了看正午的暖阳,想了想,民以食为天,决定先回翊坤宫填饱肚子再。

    乾清宫离翊坤宫也不远,西门大官人倒是能记住路,一路阔步而来,发现早上过来时看到的募捐场景已是不见,而一些远远看到他过来的宫女太监,要么躬身施礼,要么悄悄指着他窃窃私语,很多人目光中都掩饰不住地透露出感激之情和敬仰之sè。

    “他就是西门大人么?长得好帅哦……”

    “就是他,没错滴,太监老杜今儿在乾清宫当值,他中午吃饭可是跟我好好地描述了一番西门大人。”

    “西门大人真是了不起,竟然能劝皇上,让皇后娘娘终止了募捐之事……对了,红,你捐出的三两白银退还了么?”

    “嗯,半个时辰前便退了……不过,我听坤宁宫的阿珍姐,皇上走了以后,皇后娘娘很是生气,摔碎了一直戴在手上的玉镯子……”

    “嘘——这话可千万别乱……”

    “呀——西门大人走过来了,红姐,我……我……好紧……紧张……”一个煞是雄浑的声音道。

    “呸!你紧张个屁啊,少他妈犯花痴了,西门大人瞎了他的钛合金眼也不会看中你,翊坤宫的岚那么巴结,西门大人也没把她当回事,你这样子给岚提鞋都不配……”

    “……”

    西门大官人耳朵很灵,心中好奇,不由得向“好紧张”的宫女瞄去,差一头栽倒:这丫嗓音比男人还男人,长得……我勒个去,她是怎么混进宫的?

    常言道,青chūn就是魅力,天下没有丑陋的女人,只有不会打扮的女人,或者不会欣赏的男人。

    这话明显存在大大的BUG——那一脸花痴状看着西门大官人,估计刚刚二十出头的宫女便是明证:眯眯眼,朝天鼻,额头像南极仙翁,两腮却像孙悟空,一张血盆大嘴……露出几颗四环素大门牙……那啥……西门大官人看不下去了,赶紧移开了钛合金眼,高昂起头,煞是威风地从这几个宫女身边走过,留下一个让她们高山仰止的背影。

    不过,西门大官人为了不让自己起鸡皮疙瘩,再听她们议论自己,脚下地施展了一下轻功,嗖地一声,走得很是迅疾,却是不防,从路一侧急冲冲窜出一人,一下子撞在他身上。

    “呃……炤儿……咳咳……炤?!”西门町连忙定住身形,伸手将重重跌翻在地朱慈炤扶起来,很是关心地问道:“摔疼哪里没有?你这么着急走路,可有什么要紧事?”

    一脸焦急和担心之sè的朱慈炤看到西门町,像是找到了救星,伸手一抹脸上的汗水,一把抓住西门町的胳膊道:“西……西门大人,我……我娘……我娘她……呜呜~~~~”

    “别哭,别哭,慢慢,你娘怎么了?”

    “呜呜……我娘她……她好像不行了……”

    “呃……你娘昨儿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就不行了,你孩子不懂别乱。”

    “呜呜……我……我没乱……”朱慈炤着,像是拿定了主意,拉着西门町就要走,嘴里哭求道:“父皇他不要娘亲……我也不去找他了……西门大人……你本事大……你……你快跟我去看看……救救……救救我娘吧……”

    “呃……好吧,你别拉着我,我自己走,你跟我究竟怎么回事,若是你娘生病,还是叫太医比较好。”

    听西门町答应了,朱慈炤赶紧地迈开两条腿,在前面带起路来,嘴里哭哭啼啼道:“我……早上离开的时候……娘亲还好好的……中午……中午我在学堂拿了两块云糕想给娘尝尝……可……可回去一看……我娘她……她倒在床边……呜呜~~~我怎么叫也不醒……并且……她……她身上烫得吓人……”

    西门町听他断断续续着,也是有担心,决定先去看看再。

    慈炤显然对宫里熟门熟路,七拐八拐,左穿右插,没一刻功夫便到了那破旧的启祥宫所在。

    到了殿前,西门大官人再不跟在朱慈炤身后,身子一闪,已快步走了进去。

    一眼看到堂屋右侧的门帘被扯了下来,可以直接看到内里一间卧房,一张简陋的床铺下,那风华绝代的田贵妃赫然横陈于地。

    西门大官人对这娘俩很是同情,也是对田大美女生了觊觎之心,一见如此情景,这厮心里咯噔一下,三步并作两步,就冲了进去。

    这是怎样的一副惨状,又是怎样的一副无边chūnsè图。

    看样子,田贵妃肯定是不堪痛苦,从堂前挣扎着想回到房中床上躺着,沿途可以清晰地看到她在地上爬行的痕迹,那纤纤十指如玫瑰花瓣的指甲里塞满了灰尘污垢,其中还有两只指甲生生折断,指尖已经干涸的血迹像是述着主人当时痛苦之烈。

    她发髻散乱,满头如丝秀发沾满了灰烬,披散于地,而额前的秀发浸着汗水,一缕缕,紧贴在脸sè腥红的俏脸上,而她嘴里却是紧紧地咬着一缕,像是要咬断。

    而她身上的衣衫也被扯得七零八落,衣不蔽体,裸露出的白皙娇嫩肌肤也是泛出刺眼的腥红,更是有一道道抓痕,触目惊心。

    她衣带已散,内里雪白衫被撕开,浅sè束胸坠落一边,一对哺过rǔ的玉兔胸猛无比,与辣椒如雪梨般俏挺的大咪~咪风格迥异,像是两只海碗倒扣胸前,而下身的亵裙已撩卷起来凌乱地缠在腰间,露出了那天街万中无一的chūns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