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25章 茶香

第125章 茶香

    ()    常言道:rì为阳,月为yīn,天为阳,地为yīn……青龙为阳,白虎为yīn。

    言下之意,只有白虎,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女人。

    也有俗话: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吸土……若遇不毛之白虎,方圆十里难觅杵。

    却是描述女子……那啥,白虎者,yù壑难填,只能靠自个用木杵。

    而白虎女子,万中无一,正是传中女人中的极品,曾倘佯在金陵粉门圈的西门大官人虽然早有耳闻,可惜始终无缘得见。

    此时,西门大官人看到田贵妃如此惨状,心头巨震下,眼睛无意间一扫,突然看到侧身而卧的田大美女腿~间露出的一抹天街chūnsè,光洁的贲起,如凝脂,如冰酥,这厮心里不由自主发出一声呻吟哀嚎:白虎!终见白虎!!真他~娘的是白虎!!!

    “西门大人……西门大人——我娘她……她是不是……呜呜~~~”

    朱慈炤跟进来看这厮盯着田贵妃下体发呆,连叫了好几声,也没反应,以为本事很大的“西门大人”也没办法,顿时急的哭了出来。

    西门大官人一下jǐng醒过来,连忙稳定心神,强行克制住想伸手与“罕见名~器”做一下神圣接触的yù望:咳咳……怪不得老朱干巴干巴的,想是他一把老骨头不堪折磨而将她打入冷宫……

    这厮心里想着,眼睛不敢再看,生怕被吸进去拔不出来,也没在那胸猛无比却又散发出无尽诱惑想让人一头扎进去的雪丘上流连,偏头对朱同学道:“别哭了,让我先看看你娘怎么回事……”着,这厮也是心头惴惴,探手摸向田贵妃皓腕脉门。

    西门大官人从在药罐里泡大,久病成医虽然谈不上,但多多少少还懂一些医理,尤其是他在蝴蝶谷养伤多rì,从独孤羽那儿揣摩到不少“望、闻、问、切”的基本常识。

    这一探手过去,顿时让他大吃一惊,触手处一片滚烫,初步估计……体温起码超过四十二度五,而脉象紊乱,脉搏跳动异常猛烈,像是有只凶猛的野兽在她体内左突右撞,差将他手指弹开。

    呃……这他娘的像是中毒之状啊……是什么人竟敢对一个贵妃娘娘下手……唔……难道是那周皇后?!

    西门大官人没有时间多想,连忙又去翻开田贵妃紧闭的双眸,原本清澈的眼中也是露出丝丝腥红,再探手她鼻下,连她呼出的气竟然也热得吓人。

    他这个二把刀“医生”当然“诊断”不出田贵妃中了什么毒,但却是当机立断,她体温这么高,不毒死,也会被烧死,即便不被烧死,也会把脑子烧坏,得个脑膜炎什么的……先帮她降温再!

    “炤,这附近可有水?”西门町直起身,对朱慈炤道。

    “有,后院便有一口井,我娘平rì便是打井里的水煮茶喝……”

    “那最好了,你赶紧带我去……呃……先找个装水的桶……”西门大官人一边着,一边眼睛四下看着,发现房中墙角放着估计是贵妃娘娘沐浴用的大木桶,快步过去,一手拎起,“嗯……就用这木桶吧,一次打够,免得来回跑……”

    一大一,二人冲出了房间。

    很快,在朱慈炤脸上写满钦佩的神情中,西门大官人举若无物,双手抱着已是装满了井水的大木桶,疾步回到房内。

    “炤,去找一块干净的布巾,顺便再帮你娘找一身干净的衣衫。”

    西门大官人指挥完舅子,将大木桶放在了床边,一弯腰,探手将几乎是**的田贵妃抱了起来,虽然触手处滚烫一片,却也是滑腻无比,更因为田贵妃浑身滚烫,一阵阵醉人的幽香扑面而来,直让他心头一荡,身上最善变的那个部件立时不受大脑控制,起了不合时宜的变化,这厮连忙深吸一口气,俯身将这个“烫手”大美人放在床上。

    朱慈炤把西门大官人当作救命稻草,早已是唯命是从,腿脚飞快地找来了西门大官人吩咐之物。

    西门町先将几件叠放的很是整齐的衣衫放置一边,接着将那块已是洗的泛黄的白布丢进大木桶内,回过身,再次深吸一口气,也不管当着朱同学的面,一伸手,将田贵妃身上扯了个干净,顿时一具浑身泛着腥红,却是傲人的,成熟的,极其美妙的酮~体彻彻底底暴露在空气中。

    西门大官人虽然强压心头yù念,但一时间心跳也有加快,眼睛也有发直,喉咙也有干干,鼻子也有发堵,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

    为了不让西门官人蹦达的太欢,西门大官人煞是艰难地移开目光,在朱慈炤诧异的眼神中,一头扎进了大木桶里那冰冷的井水中。

    ……

    西门大官人浑身是汗,神sè疲惫,像是没rì没夜狂奔了几百公里,又像是刚刚跟某个高手大战了几千回合,一屁股坐在床边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脑海中却满是刚才为田贵妃擦拭全身的影像,这厮自己都佩服自己的自制力,感觉哥们的表现堪比当年柳下惠。

    而田贵妃身上盖着薄被,静静地躺在床上,那原本脏乱的秀发已是纤毫不染,还有些湿漉漉地被一方白绫裹起置在头,端庄而妩媚的俏脸和露出一截的颈项上虽然仍是一片腥红,但体温却是下降了不少,很明显,西门大官人的物理降温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西门兄……我娘没事了么?她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啊?”

    西门大官人为田大美女物理降温时那一种像伺奉一件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品的心翼翼,一丝不苟,全神贯注,尽心尽力的态度,让朱慈炤感激不已,内心里不由自主地将他当作了跟娘亲一样的亲。此时他一边乖巧地为西门大官人捶捏肩背,一边时不时回头看田贵妃是否醒来。

    “炤,你娘只是暂时没事,但我也是无能为力,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找人来救治她……”西门町安抚地拍了拍朱慈炤放在他肩头的手,顿了一下,想起什么似的,蹭地站了起来,快步走向室外,抬眼向堂前那长条桌上看去。

    但见桌上摆放着两碟简单的蔬菜和一碗米饭,却是一口未动,连那两只筷子也还是并排而放,搁在碗边,明显是还没开吃,但碗前那张椅子却是翻倒在地,像是……被人从椅子后拉拽椅背拖倒,而就在翻倒椅子的旁边,赫然可以辨识出田大美女就是从这里一路爬向卧房。

    西门町走上前,看了看桌上拔丝土豆和炝炒白菜,眉头微皱,自语道:“奇了怪了……没喝酒,没吃菜……那她是怎么突然中毒的呢……”着,西门大官人每每努力思考问题时习惯xìng地捏了一下鼻子,使劲嗅了嗅,突然闻出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不是田大美女身上的幽香,也不是什么花香,脂粉香,饭菜香……貌似是……唔……对……就是微娖给我泡得那种茶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