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27章 霸气底露

第127章 霸气底露

    ()    西门大官人从秦婉身上偷了木玲珑,马上要去王轩府接掌兵权,很是怕见到她,搞不好,秦婉会搜身的。

    因此,这厮将蒙着脸一路不跟他话的独孤羽又“悄悄”送回威龙镖局的时候,讨好般地奉上《医经》,也顺手将木玲珑交给了她。

    此时已近黄昏,西门大官人急着去王轩府,老朱还等着他回话呢,便没进镖局内,怕碰到辣椒纠缠不清,耽误时间,但他刚了一句“羽妹,告辞——”,还没回转身,或许是闻到了西门大官人身上独特而浓烈的体味,随着“聿聿——”一声嘶鸣,帝王驹同学很是兴奋地从威龙镖局内像是一道闪电冲了出来,一头扎进西门大官人怀里,差将他撞翻,紧跟着,有几道身影,嗖嗖地从威龙镖局大厅内,直奔大门而来。

    西门町眼尖,第一时间辨识出,冲在最前面,波澜壮阔的不是龙馨儿是谁?而后面的却是菊,梅和叶筱轩,看她们脸带焦急之sè,当是为独孤羽的突然失踪而担心,或许也是为西门大官人两天没音讯而担心。

    西门町哪里还敢呆着,想也没想,纵身上马,双腿一夹,帝王驹煞是听话地突然发力,在威龙镖局大门外卷起一道尘土飞扬的黄sè旋风,没等辣椒冲出来,已是不见了踪影。

    且不,龙馨儿对着飞扬的尘土咬牙切齿,也不几人围着独孤羽问东问西,单西门大官人身着武官服,骑着帝王驹,威风凛凛地来到了王轩府。

    这次来,跟上次来,西门大官人心情截然不同。

    西门大官人跳下马,摆出一副当官的派头,踱着方步,一脸威严地向守在大门口的厮走去。

    门口的两个厮都一脸惊奇地被帝王驹吸引,倒是忽视了西门大人,直到他走近方jǐng醒过来。

    或许,他们早已得到交待,今儿会有个年轻的“高官”造访,绝不能无礼怠慢,此时一看到西门大官人,稍稍一愣,不用西门町吩咐,其中一人已飞快地往府内跑去通报。

    很快,身形稍胖,满脸堆欢的杨嗣昌快步从府内迎了出来,让西门大官人郁闷的是,秦婉俏脸寒霜,眼带幽怨,也跟在他身后。

    “西门大人,你终于来了,快请进,快请进……”

    “呵呵,让杨大人久等实在是抱歉,不过没办法啊,皇上吩咐的事儿多,咱们作臣子的可是不敢怠慢,得一件件来不是?”这厮打着官腔,很有一“西门大人”的味道。

    “那是,那是,大人深得皇上信任,理当多为皇上分忧。”

    杨嗣昌一边着,一边走在前面将西门町往大厅引去。

    西门町对故意落在后面,偷偷踹了他好几脚屁股的秦婉只当空气,不动神sè地悄悄伸手,拍去屁股上可能被沾染的灰尘。

    “咳咳……杨大人,王都尉怎样了,可醒了过来?”

    “唉——听七王爷,他一两rì只怕很难醒来……不过大人不用担心,王轩他已无xìng命之犹。”

    我担心个毛,这丫死了最好。

    “哦,那我就放心了……”西门町暗自撇嘴,脸上却是很欣慰的样子,“对了,杨大人,今天有晚了,我就不到大厅坐了,还是先去探望一下王都尉,再把兵权交割事宜办了,皇上还等着我回禀,我可是不敢多耽搁。”

    “好,好,那大人请往这边走……呃……这么,西门大人今儿……不能去军营看看?”

    “今儿是去不了了,明天吧……”西门町突然想起神尼的交待,连忙又改口道:“咳咳……明天或许也没时间……杨大人放心,既然我接管了这帮新兵,一定尽快去军营。”

    嘿嘿……你越晚去越好,老夫正好可以撇清怂恿新兵闹事。

    杨嗣昌心中一喜,脸上却很是惋惜的样子道:“哦……可惜了,老夫明rì便要赶赴河南,却是不能陪大人一起去了……”着,叹了口气,一脸担心的样子道:“这帮新兵cāo蛋的很,连掌管着他们的王轩都敢打,只怕不服管啊……咳咳,老夫领兵多年,懂得一些治军之道,还想着陪大人一起去,或许能帮帮大人。”

    “多谢杨大人提醒,我会注意的……”西门町却是不知道杨嗣昌在背后给他设绊,还地感动了一下,“呵呵,我可不是王都尉,那么不禁打,杨大人尽管放心,我会把他们收拾的服服帖帖,不定到时候,我会带着他们赶赴河南,与杨大人一起并肩作战。”

    你丫就吹吧,将他们收拾的服服帖帖?哼,到时候你别甩手走人,老夫就服你了。

    杨嗣昌心里冷笑,脸上却是装着一副向往的神情道:“那最好,那最好,老夫可是很期待着能与大人一起共事……呃……大人,就是这间房,请随我来。”

    ********

    西门大官人被杨嗣昌“恭送”出王轩府,头也不回地急忙骑上一直在大门外“巡弋”的帝王驹向皇宫大内而去。

    此时天sè已暗,一弯新月也从黛sè的天空露出清淡的面容,飞驰的帝王驹,黄金蹄踩踏着板石路面,发出雨打芭蕉清脆的声响,从很远便能听到。

    拐过一个街角,离王轩府愈来愈远,西门大官人也渐渐放下一颗心,却也是纳闷:奇了怪了,从王轩那厮房里出来,守在门外的魔女竟然“离岗”,直到老子离开王轩府都没现身,嘿嘿,看她一副气得不行的样子,难道是……气昏了头掉进厕所?

    这厮正想着,嘴角也不由自主地勾起一抹恶作剧般的笑,突然,前方传来鞭绳抽打空气的呼啸声,很是刺耳,不等西门町抬眼看去,那近十米的距离,帝王驹眨眼便至,却是恰好迎上呼啸而来的红sè鞭影,一二三四五六七……竟有七根之多。

    好一个阿悍同学,不愧是帝王驹,陡遭袭击,立马表现出了不亚于武林高手的应变能力和敏捷“身手”,竟是一瞬间,硬生生止住前行的脚步,“聿聿——”一声长嘶,前蹄人立而起,紧跟着,后蹄猛蹬地面,整个马身竟然……竟然……竟然窜起近两米高,在间不容发之极越过了打横飞来,有高有低的七道鞭影。

    当然,西门大官人反应也不差,虽然他刚刚脑子开差,没有专心驾驶,随着阿悍同学猛地蹿高而起,他很是干净利落地使出了“屁股落地平沙落雁式”,差把自己的屁股摔成八瓣后,呲牙咧嘴地弹身而起。

    这厮一边伸手揉着屁股,一边横眉怒目寻找交通肇事者。

    不过,根本不用西门大官人寻找,一个娇俏的身影,手提红sè的九尾鞭自己从暗中走了出来。

    哇靠,掉个毛的厕所啊,这娘皮竟然守在这里伏击我!!!

    西门大官人一见之下,变脸比翻书还快,立马装着满脸的惊喜道:“婉?!你……你怎么在这儿,怪不得我在王轩府找你半天也没找到……”

    秦婉一身墨绿sè长裙,用一根黑sè丝绦束着,将杨柳蛮腰勒得细细的,夜风起处,裙带飞扬,乱舞的秀发裹住了她似笑非笑的大半张俏脸,像是从暗夜里冒出来的幽灵,但这个幽灵……实在太xìng感了,让人生不起一丝的恐惧。

    她扭着腰肢款步走出,圆~翘的臀部随着双腿摆动左右摇摆,摇曳出一股玲珑腴美的韵味,煞是动人……忽地,一阵旋风骤起,将飞扬的裙摆高高卷起,秦婉措不及防下,刹那间霸气底露,露出了一段洁白得让西门大官人血脉贲张的大腿和……

    这厮眼力不是一般的好,当即在心底发出一声惊叹:哦卖糕的,这么冷的天,你丫也不穿底~裤?!

    ******

    ps:我草,法克也霸气底露,丫的收藏嗖嗖往下掉。。。看得那叫一个心酸了得。。。果断求粉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