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28章 天天缠着你!

第128章 天天缠着你!

    ()    秦婉原来的红sè九尾鞭被西门大官人做成了绷带而报废,现在的这根当然是新做的,看上去,比原来的那根作了大幅的改进。虽然还是七尾,扁平的鞭尾末梢也系有铅锤,但铅锤上已不再镶有透骨钉,而是在整个鞭身都镶嵌了细刺倒钩,一,当然是防止再被人做成绷带;二,杀伤力显然更强……只要被扫中,肯定是被扯下一片皮肉,看幽光闪闪的,也肯定是喂有剧毒。

    秦婉手提九尾鞭在西门町身前最佳抽风……不,抽人的距离站定,没想到莫名其妙刮起一阵旋风,让她霸气底露,咳……这没什么,西门大官人不但看过,还摸过,但裙摆被高高掀起,盖住了脸,遮挡了视线,西门大官人趁机跑了肿么办?这厮的速度她可是领教过的,老爸再给她生四条腿也追不上。

    所以,秦婉原本气定神闲的样子一下子被旋风破坏了,连忙抬手去拉扯裙摆,没想到,有一只手已经伸过来,帮她将裙摆拉扯下来,遮盖住了底露的霸气。

    很显然,西门大官人不会跑,那不是做贼心虚么?

    “怎么这么不心?都走光了。”这厮大大方方地放下手,一种陡然遇到好友而惊喜后的脸上透着真诚和关爱。

    秦婉两眼直直地看着西门町,一时间脑子有短路,但很快,秦婉醒悟过来,自己伏击的目的……不是拦住西门大官人对着他发呆。

    她可不是三岁的娃娃,更是出产自坑蒙拐骗,行凶作恶的圣地——恶魔崖,自然不会被西门大官人这种表象所迷惑,当即冷哼一声,眼含讥讽,一脸揶揄道:“你会找我?找我还木玲珑么?”

    考验西门大官人演技的时刻到了。

    这厮一听这话,顿时吃惊地瞪大了双眼,差将眼珠子瞪爆出来,长大了嘴巴,像是听到了世上最惊人的消息,隔了半响,见秦婉依旧冷眼看着他,貌似不为自己表情所动,方异常惊诧道:“木……木玲珑??我不是还给你了么……”着,西门大官人装着一副好心提心的样子,“谆谆善诱”道:“会不会……你当时喝多,有些事不记得了?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当时,我用这只手……这样的……还你木玲珑,你用那只手……那样的……还我玉佛,然后我们……这样的……都揣进了怀里……”西门大官人一边,一边煞是认真地用手比划着。

    西门大官人不还好,这一,顿时让寒着俏脸的秦婉想起了伤心事,那一句如此浪漫,如此让人心醉的“京城定终身”,结果竟然是……感情被骗!财产被偷!!想想都伤心那。

    秦婉双目盈盈,却像是水中喷火,看着西门町,满脸羞愤道:“你……你卑鄙!你无耻!!你把我灌醉,轻薄……于我,还……还偷去了木玲珑……”

    “天那——”西门大官人用手使劲一拍脑门,哀嚎一声,以比孟姜女哭长城还悲恸的嗓音道:“枉我还把你秦婉当朋友啊,你竟然这么诬陷我,指责我,如此的不信任我,让我西门町以后还怎么混江湖啊,以后还怎么见亲朋好友啊……”

    “呸呸呸……少恶心人……”西门大官人的演技显然还差火候,秦婉一眼看到这厮的眼睛贼亮贼亮的,一悲恸的意思也没有,纯属干嚎,她手一伸,很是坚定道:“把木玲珑还我!!!”

    看秦婉紧抿着嘴,对他怒目而视,西门町果断放弃了走亲情路线,改打正义牌。

    “秦婉!”西门大官人很是严肃地看着秦婉,一脸正sè道:“我再一遍,木玲珑……我还给你了!”

    这厮话中透着玄机,跟秦婉打起了机锋,只强调自己将木玲珑还给秦婉,就是不自己没偷木玲珑,毕竟还有底虚。

    不过,秦婉盯着他的眼睛,恨声问道:“哼,你敢不是你偷了木玲珑?!”——宣告这厮打机锋失败。

    好在西门大官人脸皮够厚,虽然心虚避开了与秦婉对视,但脸上依旧正气凛然,避重就轻道:“话要有证据,你凭什么我偷了木玲珑,你完全是主观臆断……”着,眼睛斜看着秦婉,一脸欠揍的表情道:“你现在也知道了,本大人可是有头有脸之人,怎会做这种偷窃之事,可不像某些人……”

    “呸!少拿本姑娘事,你也好不到哪儿去……你到底还不还我?!”秦婉气得磨牙嚯嚯,一副想扑上来咬他的架势。

    “还还还,东西我没拿,我拿什么还你!”西门大官人“发怒”了,很是严厉地jǐng告道:“你再这么诬陷我,心我报官,告你诽谤!”

    这一下,秦婉貌似被镇住了,声音也低了八度:“你……你少抵赖!不是你偷的,还会是谁?!”

    “呀——你这话可就奇怪了,难道你丢了东西就一定是我偷的么?”

    “你……我仔细问过那丫鬟秋菊,从我……醉倒,到我醒来,根本没有别人接近过我……”

    “会不会是你自己弄丢的?王轩府那么大,人那么杂,保不齐就被别人捡去了。”

    “不可能!后院只有我和吴伯伯他们几个,其他人,没人敢乱闯进来!”

    “嗯,听你这一,还真是奇怪了,难道木玲珑会自己飞了?”这厮一本正经地头沉吟道。

    到这时候,西门大官人还不承认偷了木玲珑,秦婉眼中不知是被气得,还是急得,抑或是装的,竟是泛出了泪花,语带哽咽道:“你……你少装蒜……木玲珑肯定……肯定是你偷的……快还给我……董伯伯他……他已经发……发火了……我再不交还……要……要废了我的武功……关在恶魔崖一辈子不准下山……”

    靠!不会那么严重吧?!你丫肯定又骗我……

    西门町看着秦婉可怜兮兮的样子,不知要不要相信她的眼泪,脑子一转,一拍手,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脸的恍然道:“对了,前几天我在京城看到了神农教的林莫夫,会不会是他……”咳咳,老子得尽快转移赃物。

    “额?”秦婉这次被西门大官人蒙住了,脑子转了几转,弱弱问道:“木玲珑真……真不是你偷的?”魔女的演技不比西门大官人差,她刚才哭,装的成分居多,董薛森的确发火了,不过,废了武功云云,都是她玩“自虐”,硬的不行,来软的嘛。

    “当然不是……”眼见就要哄骗成功,西门町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很是委屈道:“我要怎么你才相信呢?”

    秦婉盯着他看了几眼,咬了咬牙道:“我……我要搜身!”

    呵呵,幸亏哥早有预防,你能搜出个毛。

    这厮心里暗笑,脸上却装出一副“羞怒”的表情,双手护住胸口道:“搜……搜身?你到现在还不相信我?”

    “哼,我不是也给你搜过身?如果你身上没有,我便相信木玲珑不是你偷的。”看西门町这副样子,秦婉却是又确定,东西就是这厮偷的。

    西门町要的就是她这种反应,这句话,当即作出一副jǐng惕的神情道:“你……你偷技那么厉害,万一你搜身是假,却趁机偷我身上的东西怎么办?那玉佛还在我身上,另外,我刚刚接掌兵权,令符也在我怀里揣着呢……”

    “你……我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过,你还怕我偷?别废话,你到底要不要搜身?!”

    西门大官人一脸“悲愤”,“悻悻”道:“好,我以示清白,让你搜身便是。哼,秦婉,你给我记住,既然你如此不相信我,咱们这朋友也做到头了!”着,这厮双手往后一背,两眼望天,一副你如果敢搜我就跟你断袍绝义的架势。

    这话的严厉,秦婉犹豫了,眼睛看着西门大官人迟迟不敢伸手。

    “要搜就快,我还有事在身!”

    秦婉心里做着煎熬,权衡着木玲珑跟西门町对她而言的重要xìng,而天平正慢慢向西门町倾斜,准备放弃搜身的时候,西门大官人这一声催促,却是激发了魔女的狠劲,野xìng,老娘偏就搜了,如果真不不在你身上,你敢甩了我,除非把我杀了,不然,你到哪儿,我到哪儿,天天缠着你!让你啥事也做不成!!!

    *****

    哭死去,再掉五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