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29章 嘴里那把小刀还在么?

第129章 嘴里那把小刀还在么?

    ()    “呃……你……你往哪儿摸呢?”

    秦婉随手将九尾鞭一扔,彷如饿虎扑食般扑过来搜身,在西门大官人身上乱摸,乱捏,动作粗鲁的哪里是搜身,分明是对他耍流氓。<ww。ienG。com>面对如此的“贴身勾引”,今儿已连番受到刺激的西门町若还是镇定如山,那他就不是西门大官人了。鼻中闻着那“肉香”阵阵,西门大官人已不仅仅是心跳加快,喉咙干干,身体某处如假寐的猛兽,也开始清醒过来,变得sāo动不安。只是,西门大官人始终在克制着,忍受着魔女的“挑逗”,但她竟然越摸越下,西门大官人终于忍不住了,一探手,抓住了伸向他胯~下的皓腕,惊怒道。

    秦婉扑上来搜身本就是赌气,心里只有百分之零一的希望能搜出木玲珑,而她摸了半天不见木玲珑,搜身早就变成了胡闹。

    “我怀疑东西……被你藏在下面了……”秦婉脸sè红红地瞄了一眼西门大官人那撑起的帐篷,煞是认真道。

    “放屁!”西门町当即恼羞成怒,被气得爆了粗口,“你以为都跟你……都跟你……似的……”忍了几忍,某个太伤人的词没出口。

    没想到秦婉一听也怒了,一下挣脱被西门大官人扣住的手,一推他胸口,恶狠狠瞪眼道:“你清楚,我咋样了,我咋样了……”

    “你——不知羞耻……”被秦婉一急,西门町忍住的话便脱口而出,看秦婉脸sè一沉,也是感觉这么人家有那啥……言重,连忙又呐呐地解释了一下,“是你逼我的,谁让你把东西……把东xī zàng在那种地方……”

    “你胡!你才不知羞耻!!谁藏那儿了,谁藏那儿了……”秦婉虽然着装开放,嗯,行为也颇开放,但作为古时女子,这名节还是很看重的,一听此言,顿时发飙,一副不依不饶的架势,连连推搡着西门大官人,却是猛地醒悟过来什么,一下子惊叫道:“啊——臭流氓,你不要脸,你……你偷看过我?!”

    靠,偷看你?!哥还没这么下流,也没这嗜好……咳,当时倒是伸手去摸了,也让定xìng师太把我当成了yín贼……

    西门町这么想着,嘴上却故意歪解道:“我哪里偷看你了?风把你裙子掀起来,我是不心看到的,再了,我不是马上帮你拉扯裙摆遮盖了么?”

    “我呸!你少打岔,我上次,你肯定趁我睡着的时候……”

    “我反呸你一脸,你以为你下面很好看么……”咳咳,你又不是那啥……白虎,西门大官人一瞪眼,打断道,“当时你睡得迷迷糊糊的,是你自己玉佛藏在你下身。”

    “额……我……我了么?”

    “你了!我还摸……咳,反正你就是了,你敢你没藏在下身?”

    “我……我没有!我……我只是……”秦婉不愧是秦婉,作风不是一般的大胆前卫,一撩裙摆,将豆蔻般迷人可爱的圆润肚脐露了出来,也露出了一截雪白粉嫩,煞是平坦的腹,当然,白花花的大腿肯定是再次暴露在空气中。

    西门大官人眼睛一下直了,却是昙花一现,没等他看清楚,秦婉“唰”地又放下了裙摆,气哼哼道:“看到那圆环了么?”

    西门大官人眼睛还在发直,呆愣愣地头道:“看到了……不过,没看清楚……”

    “呸,美得你……我只是将玉佛吊挂在圆环上而已,哪里藏到了……身下。”

    “咳——那我错怪你了,我收回刚才的话,我跟你道歉……”

    “银甲才不要你道歉……”秦婉刚才要搜西门大官人下身,是因为搜不出木玲珑,以为真冤枉了自己的町哥哥,心生愧疚怕被甩纯属胡闹而已。毕竟,西门大官人要断袍绝义的架势,是真把她唬住了,虽然后来发狠搜身,但真要天天缠着他……能缠得住么?现在感觉得理了,柳腰也挺直了,跟西门大官人撒娇也有底气了,自然,也绝口不提搜身之事了,她无限幽怨地瞥了西门大官人一眼,微低颔首,羞答答道。

    靠,你丫又发嗲……一准没好事!

    “呃……那你想干嘛?”西门大官人很是jǐng惕地后退了一步。

    “躲什么躲,银甲又不会吃了你……”秦婉紧贴而上,并且一伸手,抓住了西门大官人的双手,也扬起了俏脸,一副鼓足勇气的样子,满脸期翼道:“银甲只是希望你……尽快去恶魔崖跟我爹提亲。”这话出口,秦婉貌似也知道害羞,不敢再看西门町,满脸羞红,低下了头。

    呃?你丫这是玩真的?!还是对老子有什么图谋,又施什么美人计?

    可怜秦婉一片真心,却是因为她以前在西门大官人面前的表现太过放浪,又是狡猾狡猾的,让这厮疑神疑鬼。他看着秦婉,眼珠子转了又转,一时间忘了话。

    “你……难道你跟我喝酒时的甜言蜜语都是骗我,那京城定终身也是随便乱?”秦婉等了半天没听到期待的答复,抬头看来,见西门大官人一副开差,貌似根本没听到她话的样子,顿时心里一沉,脸都白了,一脸紧张地问道。

    我擦,妞这是……真想嫁给我?!她要是还在演戏,这演技……也他娘的太逼真了,我看着心疼,只能是中计了。

    西门大官人在美sè上绝对是个贪得无厌的主,但这厮向来以正义自居,面对美女最多勾引勾引,偶尔“不心”吃吃豆腐,倒不会干强抢美女的勾当,更不会见了美女双腿发软,失了做人的原则。不过,面对主动投怀送抱的,那可就不客气了。正所谓能者多劳,老子阳刚至盛,jīng如泉涌,本就应该多找几房妻妾,你丫送上门,哥要是装正经,假清高,还真对不起自己的二弟。

    这厮神sè一肃,反手握住秦婉的手,用责怪的语气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当我是什么?江湖骗子么?别忘了,我是堂堂的玄武庄少庄主,当朝正二品的太子太傅,从二品的镇国将军,我出去的话,不一言九鼎,起码是落地生根!”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秦婉赤霞已飞满双颊,满脸都是一种情不能已的娇俏样儿,貌似随时要幸福的昏死过去,那幸福激动的模样,实在是动人之极。

    “咳咳……”这厮看得心里竟有患得患失,轻咳两声,煞是温柔地问道:“那啥……你真的愿意嫁给我?”

    秦婉只感到心里被幸福充实的满满的,涨涨的,哪里还顾那么多,一下子投身入怀,双手紧紧地搂住西门大官人的腰腰,一张发热的俏脸紧贴在他胸口,嘴里甜甜蜜蜜道:“你这个大坏蛋,银甲被你欺负得心里再也装不下其他坏蛋了,这辈子就跟着你,你跑也跑不掉。”

    这厮如聆仙乐,不由得大是感概,魅力无法挡,我他妈怎么就这么讨女人喜欢呢?

    此时此刻,夜sè蒙蒙,冷风习习,街头一角,行人稀少,孤男寡女搂抱一团,西门大官人早将觐见老朱的事忘了。

    西门大官人伸手轻轻捏住秦婉埋在他怀里的下颌,秦婉娇躯一颤,主动抬头颔首,但见她双颊晕红,双眸微闭,睫毛轻颤,鼻窦翕合,一脸的幸福娇羞模样,跟往rì的放浪大是不同。这厮哪里还把持的住,一低头便要吻向那颤巍巍,娇艳艳的樱唇,忽地想起什么,在秦婉耳边轻语道:“你嘴里那把刀还在么?”

    秦婉隐隐猜到西门大官人想干嘛,心里很是期待,那羞不可遏的模样就甭提了,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颤声道:“银甲那天是为了……在你面前卖弄……临时……唔……”

    她话没完,西门大官人一张大嘴已印了上去。

    甭管是深吻,还是浅吻,是湿吻,还是干吻,西门大官人都是实至名归的高手。

    这厮只是牛刀试,就把个初尝情爱滋味的秦婉吻得娇~喘吁吁,骨软筋酥,雨润桃花,chūn~情妩媚。只是,她太青涩了些,连接吻都不会,只能被动地承受,那惊妙之极的舌功没能发挥功效,要不然,现在神魂颠倒的肯定是西门大官人而不是她。

    *********

    Ps:法克码字不挣一毛钱,坚持到现在,俺自认……很不容易的,毕竟,工作上的鸭梨真的山大。所以,希望大伙儿看书之余能够投张票,再抽哪怕半分钟的时间,留下你只言半语,也算是对法克的最大鼓励和奖赏。句实话,每每看到可怜的击,蹭蹭往下掉的收藏,法克几度心灰意冷,但每rì那雷打不动的十几张红票告诉我,还有几个,甚至十几个书友在默默支持着我。为此,法克多次发下狠话:本书绝不太监——也算是自个给自个划道红线。但……算了,不自抽嘴巴了……怕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