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30章 摸着摸着就能睡着了

第130章 摸着摸着就能睡着了

    ()    天有不测风云,原本黛sè的天空在一轮清淡的明月下,还有一丝亮sè,但西门大官人回到威龙镖局的时候,整个京城上空已是黑云压城,到处是黑漆漆一片,而习习的冷风,也变成了嗖嗖的寒风,西门大官人清楚地感觉到,有一粒粒冰冷的雪子,夹杂在凛冽的寒风中,噼噼啪啪抽打在身上,脸上。

    很显然,西伯利亚寒流侵袭,京城将迎来初冬的第一场雪。

    此时除了寒风呼啸,万籁俱寂,貌似整个威龙镖局都进入了深度睡眠,西门大官人将身上稍显单薄的武官服裹紧了些,猫着腰,快步向自己的房间而去,心中也是暗自庆幸,幸亏没留宿宫中,不然,明天还不知道是啥天气,能不能及时赶回威龙镖局协助羽妹子救治如如……

    他这么想的时候,眼睛便不由自主向独孤羽栖息的房间方向瞄了一眼。

    嗯?这么晚了还没睡?!这丫头身体不好,明儿还要救治如如,怎么不早些休息?

    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夜中,一片烛光从独孤羽栖身的阁楼窗户透了出来,西门町不由得顿住了脚步,稍一犹豫,朝那阁楼打量了一下,猛地腾身而起,像只夜鹰,向那阁楼扑去。

    这厮的轻功rì臻娴熟,屋外又刮着大风,不用独孤羽,即便房间内是**神尼,也不一定能发现那背风的窗户外,已有一人倒挂金钟,脚勾着楼檐,正轻轻捅开窗户纸向房内看来。

    西门大官人没来过独孤羽这栖身的房间,恰巧的是,一张案桌正摆在这窗户下,此时独孤羽仅着襦裙,披裹着一件玄狐皮裘,手里握着个锦囊装起来的怀炉暧着胸腹,便坐在这案桌前,正聚jīng会神地看着那本《医经》。

    晕,你这丫头是准备考博还是咋滴,怎么一也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这么晚了还看什么看。

    这厮眼睛盯着近在咫尺,脸sè仍是苍白的独孤羽,不由得心疼不已,情不自禁便伸手叩窗,想提醒她早熄灯睡觉,却是不想,这夜深人静的突然敲窗有多么的吓人。

    正在集中心神看书的独孤羽当即被突然在耳边响起的叩窗声,吓得她脸上没有了一丝血sè,猛地站起,后退,被身后的锦凳一绊,踉踉跄跄,扑通坐倒,手中的怀炉也是失手滑落,滴溜溜滚到了墙角。

    就在她惊恐地睁大眼,张嘴要发出惊叫的霎那,西门大官人低沉着嗓子及时发话:“羽妹别怕,是我——”

    而同时,在外间伺候的梅菊也第一时间被惊醒,几乎异口同声惊问:“姐——你怎么了?”

    “额……我……我没事,凳……凳子倒了……”话间,独孤羽赶忙爬起身来,只是颇为狼狈,皮裘歪斜,宽松的襦裙领口敞开的有些大了,jīng致的锁骨下,露出胸口一大片白嫩嫩的肌肤,在火红的狐狸皮映衬下白的耀眼,也愈发娇艳动人,更有一道迷人的沟沟,让人yù仙yù死,并可以隐隐看到颇具规模的双峰,玲珑起伏。

    这chūnsè虽然迷人眼,但尺度并不大,按道理,见多了有码,无码,高清,甚至立体三D的西门大官人并不会失控。但独孤羽是谁?那是西门大官人心目中敬仰的女神啊,从她身上泄漏的chūn光自然与别人大是不同,她现在这副风媚诱人的形象与往rì的矜持淡漠,形成了巨大的视觉反差,让这厮当场就hold不住了……独孤羽刚爬起身意识到自己chūn光外泄,正俏脸发热,准备伸手遮掩,耳中却是听到“嗵”的一声,有重物坠地的声音,抬眼看去,洁白的窗户纸上被喷了一溜的鲜血,在烛光下煞是醒目。

    这当然是西门大官人的鼻血,这厮倒挂金钟,头部已经充血的厉害,再受此视觉冲击,不鼻血狂喷就见鬼了。而他气息一乱,双脚一麻,再也勾不住楼檐,一个倒栽葱,头部着地,重重摔到了地上,顿时把这厮摔得头昏眼花,金星直冒。

    独孤羽不知道啊,一见之下,还以为西门大官人发现了什么,过来提醒自己,却是遭遇了袭击而受伤,顿时心里一紧,也不去整理衣衫了,几步冲到窗前,推开窗户,探身便要往下看去……

    而外间的梅菊本对独孤羽中午的突然失踪心里还残存着担心,此时听到如此大动静哪里还能继续安睡,都是仅着亵衣,从床上一弹而起,推门就冲了进来,见此情形,还以为独孤羽想跳楼呢,大惊之下,双双纵起,配合很是默契地一左一右拉住了独孤羽的两只胳膊。

    这俩丫头从伺候体弱的独孤羽,更担纲着保镖的重任,功夫被独孤傲调教的在蝴蝶谷内可以是数一数二。她们从起身到拉住独孤羽,几乎是一气呵成,只用了短短的三四秒时间,西门大官人坐在楼下摸着脑袋还没回过神来。

    “姐,你……你这是干嘛?”

    “额……你们别拉着我,快出去看看,好像西……西门公子受伤摔下去了……”

    梅菊闻听,也是吃了一惊,根本没做多想,松开了独孤羽便想纵身出去,却从洞开的窗口刮进来一阵寒风,让俩丫头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这才发现自己只穿着亵衣亵裤,跟裸~身差不多,立时又顿住了身形。

    而此时,西门大官人听到她们话,想着自己夜探深闺,虽然出于好心,但刚才的表现实在是有些丢人,哪里好意思被俩丫头看到,连忙站起身对着窗口解释道:“羽妹,我没事……我看你这儿深更半夜还亮着灯,便过来看看,想劝你早些休息……咳咳,刚才手一滑,不心掉了下来,那啥……你们早些歇着吧,我走了……”

    这厮着,感觉鼻子有些热乎乎的,伸手一擦,抹了一手的血,也不等独孤羽发话,嗖的一声,就窜没影了。

    但西门大官人受了刺激,今天又憋火的厉害,被刺骨的寒风一吹,这厮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娘的,天这么冷,今晚没个暖床的只怕睡不着。

    念头一生,这厮顿时感到浑身一热,而西门官人像是受到感召,在寒风中也刹那间昂立起来。

    他脑子稍稍一转,便嘿嘿yín笑着向某个房间摸了过去。

    房门紧闭?

    当然难不倒西门大官人,他现在可是拨门闩的熟练工,玄武剑在手,没费多少劲,便悄无声息地推门而入……

    她身上盖着厚衾,脸朝床里,睡得正香,但睡觉明显欠老实,弓着身子,撅着秀臀,一条浑圆洁白的大腿大半露在衾外。

    西门大官人哪有时间多看,三下五除二,已将自己剥了个jīng光,将厚衾一掀,哧溜从她背后钻了进去,也不管身体冰凉,一个漂亮的贴身动作后,一只大手从她腋下穿过,隔着亵衣快速而准确地攻占了她的战略制高。

    这厮第一时间在心底发出一声感慨:靠,到了冬天才发现,有个暖床的还真是舒服啊……

    而同一时间,她也猛地被激醒,身体一僵,没等她喊叫出声,西门大官人早有预防,另一只大手从她项下穿过,已牢牢地捂住了她的嘴,同时伸嘴在她耳边低喝道:“不许叫!yín贼采花,配合滴干活——”

    她已彻底吓醒过来,嘴里发出“呜呜”声,僵硬着身子正准备反抗,听到这句话,像是被扎破的气球一下子软了下来。

    感觉到她身体的变化,西门大官人嘿嘿笑着,松开了爪子,而她一翻身,面朝向西门大官人,一双明眸瞪得滚圆,很是不满道:“你个死yín贼,深更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嘿嘿……几天没见你,不是想你么,这不?哥一回来就过来看你……”

    “呸,少骗人了,你是觉得姑nǎinǎi好欺负……”

    “靠,热脸贴冷屁股,那我走了……”西门大官人装模作样,一下子抽回正按压在两座高峰上准备做挤压运动的手,冷声打断,着,还装着去掀被子。

    “你魂淡——”她……不用想,当然奏是辣椒筒靴,在听出是西门大官人后,嘴里凶凶,心里早已情动,此时哪容他溜走,双手一伸,已将光打雷不下雨,根本没挪窝的西门大官人抱住……不,是搂住了,指甲狠狠掐进这厮肉里,嘴里恨声道:“你个死没良心的,你敢走一步试试……”

    “轻,轻……哥好心好意过来陪你,谁让你凶巴巴的?哥过多少次了,女孩子要淑女一,温柔一……”这厮着,双手已不老实地摸向紧贴在胸口,让他和弟都很是“难受”的两团软绵绵的蒙古包。

    “那好,你以后不许碰我,淑女都是比较自重的。”辣椒抬手啪的一下,将这厮两只爪子打落。

    “咳咳……哥又没想干嘛,就是过来睡觉而已……行了,我睡了……”这厮着,将被子一抖,往身上一裹,一动不动装着挺尸。

    大半个身子露在外面的龙馨儿,呆了不到一秒钟,嘴角露出作狭的笑,娇躯一拱,貌似没费什么力气便钻进了西门大官人裹在身上的被子里,紧紧地贴住了他,还用两只硕大而俏挺的凶器蹭了蹭西门大官人的臂膀,一副终于放心的样子,打了个哈气道:“那就好,我们睡吧……对了,可不许不老实哦。”

    两具都是越来越热的躯体开始比谁有耐xìng,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滴答,滴答……

    法克开始计时。

    太阳,还没到三分钟,便有只手……汗,大汗,看手指纤纤,仿似根根玉葱,竟是龙馨儿的手,缓缓地,一一地摸向了很是能沉住气的西门大官人那啥……胯下。

    当然,发生这种情况,也不能怪辣椒,光看她的大咪~咪,便知道,她已熟透了,而她的生理yù望被身边这个不良高官开发出来之后,对男女之事便有了相当的兴趣,完全可以是食髓知味,如此,辣椒在亵衣包裹下的躯体烫得吓人的情况下,怕被烫晕过去,只好伸出手主动挑逗,以求降温了。

    “咳咳……这是谁啊,乱摸乱摸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啊哦——”西门大官人正装腔作势着,早化身为火热的钢铁战士而把他出卖的二弟猛地被一只手勒住了脖子,让他忍不住“惨叫”出声。

    辣椒喉咙底发出咕的一笑,一张嘴,轻轻衔住西门大官人的耳垂,腻声道:“町哥哥,它很不老实哦,我只是想摸摸它,让它早入睡,嘻嘻,不定……摸着摸着就能睡着了……”

    ******

    ps:昨儿喝得二五,二五的,整得跟自己结婚似的,恍惚中还以为那啥……自己二婚了;今儿一大早五个时车程,到达目的地后,便开始了比美国国务卿还忙的谈判工作……

    这些,无非是想……咳咳,法克还是很努力的。各种求啊各种求!!!

    顺便下,明rì回,当不会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