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31章 惊世骇俗的针法

第131章 惊世骇俗的针法

    ()    作为一名资深的zì yóu散漫者,西门大人昨儿向老朱作了详细的工作汇报后,也从他那儿争取到了上班的zì yóu权,无需应卯,也不用报到,更不用指纹打卡。而早朝什么的,西门大官人更是压根也没想过。

    至于西门大人的工作汇报,这里有必要罗列一下:男波汪,七王爷应该暂时收起了狼子野心。因为王轩府众多的门客好像一夜之间人间蒸发,走的干干净净,连恶魔崖的几大恶魔也匆匆离开,据赶回恶魔崖有急事。当然,这个“据”自然是据魔女,而魔女之所以赖着没走,那啥……补充明,婉妹纸守株待兔成功捕获了西门大官人后,昨晚也离开了王轩府,女扮男装住进了一家客栈……咳,挖个坑;男波吐,王轩仍“昏迷在床”,看他虚弱的样子,貌似离死不远,但我悄悄用内力试探,发现他体内气机并无大碍,并且,据……他那rì处理兵营闹事回来,并没提及遭到不明攻击,还跟“某人”吹嘘了一番自己治军有道……so,他的伤是真是假,还有待进一步落实;男波睡,这几天的工作安排等等等等。

    如此,西门大官人今早可以在暖烘烘,热乎乎的被窝里睡懒觉。

    当然,被窝里还残留着大量的雌雄激素,只因昨晚那一通大战,男女双方皆不甘示弱,从床头杀到床尾,又从床尾杀到床头,其后还多次折返,只杀得“哀鸿”满屋,水流成河,最终以女方告负,男方大胜而收场,期间战况之惨烈,不提也罢。

    8过,有件事不得不提一下,当女方骨软筋酥,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也没有,高悬免战牌的时候,男方却依旧战意盎然,xìng致勃勃,叫嚣着继续鏖战,她心里不由得产生了一种很是“奇妙”的想法,这死yín贼太猛了,或许师姐出马才能摆平他,唔……如果师姐也不是对手,那……只有我们师姐妹轮番上阵了,嗯,我还不信了,到时候看你还嚣张不……

    咳,辣椒有此奇思妙想,那一场车**战貌似很值得期待。

    而经过这通大战,男方虽然未尽xìng,但也降了不少的火气,如此时再见到医仙妹纸chūn光外泄,断不会再鼻血狂喷。

    由此看来,女人……的确是下火良品。

    遗憾的是,西门大官人想赖在辣椒的被窝里,但辣椒明显不乐意:这若是被圆圆姐她们知道,让人家啷个好意思嘛,那还不羞shè死了……

    所以,还在酣睡中的西门大官人光溜溜的屁股上突然挨了一脚,扑通一声,掉下床来。

    Tooso,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清晨,一个身影,缩着脖子,猫着腰,提着裤子,歪戴帽……鬼鬼祟祟地从一个单身女宿舍溜出来。

    呃……

    这厮刚溜出来,还没等他回转身掩上门,突然……僵直了身形。

    “西门少主?!”头上身上沾满了雪花,脸上却是红扑扑的菊,正急急从门前走过,听到动静,一回头,顿时惊喜地停下脚步,“我正找你呢,怪不得不在你房里,原来在这儿……额?”丫头着,忽地醒悟过来什么,很是疑惑地看看西门大官人,又看看他身后半掩的房门。

    西门大官人连忙回身将门带上,轻咳两声,装作无所谓道:“昨晚过来找龙姑娘商谈要事,这几天也是太累了,竟然着着,就在椅子上睡着了……咳,龙姑娘也是,也不叫醒我,害的我在椅子上睡了一夜,你看我衣衫不整的,也腰酸背痛的紧……”这厮着,好整以暇地整了整衣衫,官帽,伸伸胳膊,扭扭腰。

    菊梅跟随独孤羽,极少出过蝴蝶谷,完全可以是又傻,又天真,纯洁的一比。

    看西门大官人一本正经的样子,心中的狐疑当即便烟消云散,并且,还一脸关心道:“啊——那少主你昨晚肯定没休息好,要不……你回房再睡会儿吧。”

    咳咳,哥几乎辛苦了一夜,是真没休息好……不过,哥身体刚刚的,还真不当个事。

    “不妨事……对了,这大清早的,你找我干嘛?难道你家姐这么早便要开始为柳姑娘救治?”

    “哦……不是的,是姐找你有事相商。”

    “这样啊,那我们快过去,别让你家姐久等……”

    ********

    “原本预计,异物最多行至华盖穴,通过在紫宫,神藏等位置刺穴封堵,再凭柳姑娘自己运功,将那异物从体内逼出……唔……没想到这几rì那异物循血脉已行至胸口膻中穴位置,便在心脉左近,却是不能用上述刺穴封堵之法,否则,定会阻隔心脉正常运行,这种情况下,柳姑娘运功逼物将会出现多种变数,甚至会直接将异物逼入心脉……”

    “啊——”独孤羽那栖身的阁楼房间内,闻听独孤羽之言,西门大官人将手中一块热乎乎的糕一口吞下,忍不住出言打断道,“那……那你想到别的办法没有?!”

    “嗯,昨晚我翻看医经,倒是想到一个方法,只是……”独孤羽着,却是皱起眉头,停了下来,貌似这方法施行起来颇有难度,与不,还有待再考虑。

    “羽妹,我相信你的方法一定可行,你就吧。”

    独孤羽又想了片刻,轻轻咬了下下唇道:“我想……如果能有一个懂银针刺穴之人配合我,交叉行针,一人护住心脉附近的灵墟,神封,步廊穴,当柳姑娘运功逼物时,阻止异物窜入心脉,另一人则行针另拓这几处被封穴位的心脉运行通道,以便心脉运行不受阻隔……”

    “呃……这不难啊,梅菊不是都懂银针刺穴么?”

    “她们是懂,但……功力不足,这另拓心脉运行通道之人,起码得有一甲子功力。”

    “呃?那羽妹心中有没有这样的人,事不宜迟,得尽快去找……”

    “不要我心中没有这样的人,即便有,也是来不及了。异物照此速度移动,只怕明rì,甚至今rì晚些时候便会进入心脉……”

    “啊?!那……那你这个方法不是没用?”

    “咳……也不是没用,这……就看你了。”

    “我?!”西门大官人一下瞪大了双眼,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我连怎么拿针都不会,更妄谈行针刺穴了。”

    “不会可以学!所以……就看你了。”

    “现在学?!羽妹,你……你不是开玩笑吧?”

    “你看我的样子像开玩笑么?你的功力足够,也清楚人体的脉络穴位,学这银针刺穴也不是很难,只要懂的行针的手法,掌握刺穴的力度和深度,应该很快能掌握。”

    “咳咳,照你这么,我真的可以学,还是很快能学会?”

    “如果用心学的话,应该是的……”

    “我当然会用心学,这可是关乎如如的生死。”

    “那就好,唔……我先跟你这行针的手法,包括刺,捻,转,提,插,泻……”

    独孤羽话没完,某人嘴里已发出一声哀嚎,打断道:“等等等等……羽妹,那啥……能不能不了,我听着有蒙,还是直接动手……咳,直接手把手教,我觉得会学得快一。”

    独孤羽想了一下,也觉得现在跟他这些理论的东东,有些时间不等人。

    ……

    貌似西门大官人刀枪不入,这临床试验的苦差便落在了菊身上。

    此时,她挽起了袖子,勇敢地向西门大官人伸出雪白粉嫩的胳膊。

    西门大官人手握一根细长的银针,一脸郑重,心里默想了一遍独孤羽的手法,力度,深度,一针向手臂内关穴扎下……

    还真别,这厮学东西就是快,平生这第一针,在医仙鼓励的眼神注视下,便扎出了惊世骇俗的针法,只见那银针……赫然弯起一个好大好大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