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32章 忙得不亦乐乎

第132章 忙得不亦乐乎

    ()    初冬的这第一场雪,貌似要给卑微的人类一个下马威,已是下午四五钟光景,天空还是灰蒙蒙一片,寒风呼啸中,鹅毛般的大雪依旧在漫天飞舞,继续给早已银装素裹的世界“补妆”,就像化妆师在为丑女上妆,尽管她满是疙瘩的脸上已涂了厚厚的一层又一层脂粉,还是在继续加厚,加厚,加厚……

    俗话,下雪不冷化雪冷,屋外大雪纷飞,而在威龙镖局某个雅室内却是煦暖如chūn,甚至,某人还觉得热。当然,室内炭火旺燃,也是起到了一定的升温加热效果。

    不错,这是坤仪公主,朱微如殿下栖身养伤的房间。

    俺们西门大官人聪明伶俐,勤学苦练,终于在医仙大大耐心传授,菊丫头无偿提供临床支持被这厮扎得胳膊满是血的情况下,不负众望,成功地,也异常艰难地为老婆大人重新开拓了几条心脉运行的通道,从而让医仙大大的救治方案取得了十分理想的效果——柳如如成功得救!

    当然,这是废话,坤仪公主若是挂了,后面的重头戏还扯个毛。

    而之所以异常艰难,盖因西门大官人为老婆大人扎针,咳……实在是香艳的紧。

    对柳如如,西门大官人的印象大多还是秦淮苑那清高的要死的装13的头牌jì者,虽然后来知道是**神尼的高徒,又是堂堂的公主殿下,但接触不多,了解不深,只领教过她胆子够大,有主动献身的潜质。

    而对这秦淮苑头牌jì者,西门大官人“今生”早被勾引的五迷三道,神魂颠倒,只是后来被“前世”压制,对柳姑娘不感冒,上演了一出更是装13的大戏。现在今生前世二合一,记忆重合,印象叠加,西门大官人再面对倒贴过来的公主殿下,内心里那是……惊喜中透着紧张,紧张中透着渴望,渴望中……透着鼓鼓胀胀的yín~荡,若不是柳如如受伤在床,这厮绝对是一见面,逮住机会……嗯,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立马把她喀嚓掉。<ww。ienG。com>

    而今儿为柳如如扎针,那是扎哪儿?

    是扎灵墟,神封,步廊等穴位,可是分布在左rǔ底座附近啊,有木有。

    关键是,为了运功逼出体内异物,不能受一丝一毫的外因阻隔,公主殿下必须得赤果上身,秀出她玲珑有致,极其完美的身材,如绸缎般光洁平坦的腹+柔软纤细的蛮腰+一对如倒扣玉碗般的嫩~rǔ,尤其是那两粒高高挺起的嫣红,便如含苞的玫瑰,透溢出荡人心魄的媚惑。

    好在西门大官人昨晚泄了不少火,木有当场丢人现眼,不然,肯定是……鼻血长流三千尺,一支yín枪出墙来!

    但即便如此,当公主殿下娇嗔带羞地看了一眼已是一脸猪哥样的西门大官人,将上身最后一件肚兜似的亵衣轻轻扯落后,这厮还是立马有了鼻血狂喷的预兆,喉咙有发干,鼻头有腥味发堵,幸亏医仙大大及时轻咳了两声,让某人狠吸了几口气,稳定心神,从而节省了起码是二两的鼻血。

    当然,让西门大官人“异常艰难”的,还在后面,绝对不是狠吸几口气就能了事。

    俺们公主殿下那一看就是平时极为呵护的肌肤,每一寸都凝脂如玉,没有丝毫的瑕疵,宛如故宫珍藏的极品瓷器,原本仅适合远观,绝不可把玩。

    但……西门大官人还没练成飞针刺穴,隔空运力,这扎针滴干活必须得摸着,捏着,按着……

    这让两眼有些发直,捻着银针的大手更是在哆嗦的西门大官人情何以堪,如何能自持?

    这才真正到了西门大官人“异常艰难”的时刻……随着他一只手异常缓慢地向目标靠拢,呼吸也是越来越粗重,靠近,靠近,再靠近……三寸,二寸,一寸……完美对接的一刹那,通过指尖,西门大官人整个手掌……不,整个身子都酥~麻了……鬼使神差般,按一按,复弹起,既饱满又柔软,弹力十足。

    再按……再弹。

    还按……还弹。

    又按……又弹。

    不管他怎么按,就是一个字,今麦郎方便面——弹!弹!!弹!!!

    “咳咳……”

    “咳咳……”

    “咳咳……”

    ……

    医仙大大不知道轻咳了多少声,反正,差将喉咙咳出血,这厮才终于jǐng醒,停止了“按”的游戏。

    这毕竟关乎老婆大人的生命安危,想证明她咪~咪有多弹?以后有的是时间,并且,手法可以多样化,还可以借助唇舌和牙齿来更加清晰地感受“弹”的奥妙所在。

    想通这个道理,西门大官人敛神静气,异常艰难地开始了作业。

    这另拓心脉运行通道,需要深入多层皮下组织,他“按”了半天,也没白按,对行针的力度和深度很是有帮助。

    但通过银针渡气来另拓心脉气血脉络,谈何容易?

    不但留针捻针,讲究快而准,并且内力渡入,促进新拓的气血脉络运行通畅,对力度的把控极为严格,既不能过猛,让那纤细的脉络爆裂,又不能轻柔,让脉络重新闭合。

    所以,这一番施针下来,绝对是极耗心力。

    如此,当朱由橏shè入柳如如体内的那枚不足一寸,细若纤毫的金针,在膻中穴左近被亮闪闪地逼出来,独孤羽长出一口气,宣告大功告成的时候,西门大官人大汗淋漓,浑身乏力,竟是一屁股坐倒在老婆大人的床前。

    医仙大大非常理解病人家属的心情,深知这两口劫后余生,肯定有不完的悄悄话,将那金针收起后,都没给柳姑娘穿上亵衣,只是随手扯过薄衾帮她盖上,便第一时间,很是知趣地让梅菊将自己搀扶走了。当然,这套救治方案,独孤羽虽然没耗什么体力,但近一个时辰的诊治,还是让她心力交瘁,急需要回去休息休息。

    而公主殿下运功逼出金针,也极耗功力,但看情况,貌似比仍然瘫坐在地,大口大口喘气的西门大官人好,因为,独孤羽她们刚一离开,她竟是缩在被窝里,窸窸窣窣地穿起衣服来。

    ……

    “女孩子家家的,就当在家里相夫教子,别跟着参政议政,那是咱爷们的事儿。”

    西门大官人身上没盖被子,侧卧在床前,但……貌似找不到他两只手放在了何处,此时脸对着微微喘息,俏脸羞红的如如公主,一副责备的口吻道。

    柳如如伸出一条光洁白嫩的胳膊(看来她穿衣行动受到了阻挠),娇嗔地在西门大官人肩头捶了一拳道:“你这是男尊女卑!谁规定女子就不能参政议政了?”

    西门大官人一脸正sè道:“到尊重女xìng,我排第二,这世上没人敢排第一……”着,这厮很是yín~贱地一笑,浪浪地低语道:“我只是觉得,凭老公我的素养和能力,来辅佐你父皇,你大可放心,每天只需洗白白,乖乖地躺床上,把老公我伺候好就ok了……”

    公主殿下正琢磨“洗白白”“老公”“ok”的意思,忽地身上的薄衾被掀开,也终于发现了西门大官人那双手……赫然正一手一个,抓摸着两只rǔ鸽,轻揉重握,随指赋形。她感到胸口一凉,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便觉得左rǔ蓓蕾一热,已被某人的大嘴含住了,只几下舌动,就感到全身酥~麻,连脚底的血液都往头上冲去,哪里还有空琢磨那些个新鲜词的意思,顿时呻唤道:“少主,不要——”

    某人含含糊糊:“你叫啥?少主?”

    “啊~~~啊哦~~~相公……夫君……不要……”

    “你身体刚好,我懂的轻重,只是亲亲,不干别的。”

    这厮完,便再也没空话,是亲了左边亲右边,忙得不亦乐乎。

    *******

    ps:各位亲,法克也希望你们击收藏投票留言打赏忙的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