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36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1

第136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1

    ()    肆虐的风雪终于停息,天空也终于放晴,整个世界到处是白茫茫一片,白的晃眼。

    风雪虽然不再,但京城的气温,却是骤然下降了七八度,这天冷得,虽然还不到呵气成霜的地步,但有鸟的同学若是嘘嘘,必须得抓紧时间,不然的话,鸟儿肯定会被冻抽抽。

    不过,此时的京城,却到处是一片“热火朝天”……京城厂卫几乎全体出动,不但对来往行人严加盘查,更是在挨家挨户搜索,闹得是鸡飞狗跳,哭爹喊娘。

    很显然,其中少不了顺手牵羊,调戏美女等恶行。

    一轮冬rì刚刚破土而出,红红的,圆圆的,天边一抹朝霞在它的映shè下,显得血sè而浪漫。

    从同来客栈方向,一匹马,驮着一个人,领着一行人,踩着深达近一米的积雪,从城西往城东,向威龙镖局深一脚浅一脚而来。

    马,浑身金黄,在白雪映衬下,金光闪闪,越发的夺人眼球,当然是帝王驹大大。

    而马上之人,只露出青紫的脸,整个身子都被紧紧地裹在被中,病怏怏地趴在马背上,仿似连话的力气也没有,不用,这自然是被毒蛇咬伤的秦婉。而她两眼无jīng打采,却始终盯在守在身侧,时不时伸手搀扶她一下,担心她掉下来的西门大官人身上,仿似周围的世界只有他,眼波流转中,更是弥漫着浓浓的甜蜜和丝丝的柔情,也不用,她肯定又被西门大官人忽悠了……

    紧跟着帝王驹身后的三人,脸上抑制不住的激动和喜悦,正是于树风师兄弟。一个个都是冷得缩着脖子,一个劲地搓手,就差把双手插进裤裆里取暖。

    而林莫夫,林大教主却是不见踪影。

    西门町去大都督府拜访林木森,自然还是穿着那身红艳艳的武官服,虽然略显单薄,但这厮现在叉腰神功傍身,倒是不再畏惧寒冷。

    街上行人寥寥无几,偶见几个在雪地里嬉戏打闹的儿,也有早起的几家临街店铺在各扫门前雪,他们这一行人,是异常的惹人注目。

    “站住!”

    随着一声断喝,从身后已冲上来七八个身着飞鱼服的锦衣卫,都亮出了兵刃,一下子将他们团团围住。

    当先一人,三十几岁,面sè冷峻,鸾带上挂着百户的腰牌,当是锦衣卫一个百户大人,其余则都是普通的校尉。

    西门町当然还不知道昨晚老朱遭遇了行刺,今儿正全城大搜索呢,他看到这些个锦衣卫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莫名其妙地围上来,完全无视他一身威武的行头,顿时就火了,靠,老子这一身正二品的武官服难道是假的?你丫一个的百户六品官,竟敢阻拦我,谁他妈借你的胆子?

    因为田弘遇,西门町原本对锦衣卫也没好印象,将他们跟东、西厂的番子列为了一丘之貉,但老朱那次晚宴过后,特别关照过,锦衣卫老大夏可雄是微如的人,可以信任。故此,西门大人没有第一时间发飙,并且,用很是平静的口吻道:“原来是百户大人,不知拦住本官有何贵干?”还别,这厮话的口气,官味越来越足了。

    很明显,对这个新鲜出炉的西门大人,百户大人不认识,他眼睛在马背上的秦婉身上溜了一圈,没有回答西门町的话,而是喝问道:“这是什么人?”

    妈的,直接无视我?!

    西门大官人有不爽了,脸sè一沉道:“怎么,本官身边有什么人还要向你们锦衣卫报备么?”

    “那倒不用,现在我们奉命缉拿入宫行刺的刺客,我看他有伤在身,如果大人不能清楚他……”

    靠,难道是朱由橏忍不住动手了?

    西门町脸sè一变,打断道:“入宫行刺?!刺杀皇上么?”

    百户大人显然对西门町打断自己的话表示不满,也对他这个问题表示鄙视,冷冷地瞥了一眼他道:“难道入宫行刺宫女太监?!”

    “呃……”西门町被百户大人呛了一口口水,不过,听老朱挨行刺,他第一个念头便是受朱由橏指使,几大恶魔根本没离开京城,想到疯魔的功夫,当即对老丈人的安危表示关心,很是担心道:“皇上他……没事吧?”

    “废话!皇上洪福齐天,上天护佑,几个的刺客岂能得逞!不过,却是让一个刺客脱逃……”

    西门町听老丈人没事,不由得松了口气,但隐隐觉得不对劲,如果刺客真是几大恶魔,秦婉他们离开了京城,岂不是谎,让他放松jǐng惕?!那么她……这厮急于求证刺客的身份,忍不住又是打断道:“其他的刺客抓住没有?是什么人?”

    百户大人跟他这么多,早已不耐烦,听他不停地问问问,顿时两眼一翻道:“这事不劳大人cāo心……”着,伸手一指秦婉道:“现在请配合我们锦衣卫办案,他是什么人?来自哪里?因何受伤?”

    实话,人家百户大人也是正常办案,秦婉受伤,其他几人都是江湖打扮,来历很是可疑,当然要问上一问。

    但西门大官人心里隐隐有一团火蹭蹭地往上冒,因为……他先入为主,认定是几大恶魔入宫行刺,那么,秦婉肯定谎骗了自己。一般都是这货骗女人,现在被女人骗了,他感觉心里难受,啊——老子最终还是中了美人计!!!

    所以,虽然他对锦衣卫围堵上来盘问表示理解,但这个百户的连声诘问,还是让西门大人忍不住发火了。

    “放肆!”这厮也是两眼一翻,王八之气顿时迸发,怒斥道,“本官是皇上钦赐的镇国将军,更官封太子太傅,乃当今太子的老师,你本大人会跟刺客为伍么?!”

    百户大人还真被镇住了,呐呐地刚要话,却突然从街头一侧又冲过来一拨人,这次人势更众,呼呼啦啦,竟是有三十几人,更是将西门町几人和锦衣卫的人都围在了中间。

    原本于树风师兄弟还比较镇定,此时如此阵仗,也是把他们吓了一跳,忍不住都靠向了西门大官人。

    这群人围上来之后,慢慢地从后面纵马而上一个人,年届五十岁,长眉鹰目,面相浮薄,颌下无须,赫然是那西厂厂主刘锦。

    “还愣着干什么?难道要杂家亲自拿人么?”他两只细长的眼睛眯缝着,却是从眼中透shè出一缕厉sè,直盯着帝王驹上的秦婉,仿似周围的人都不存在似的,嘴里不急不缓道。

    我草,哪里又跑出来一个死太监,还这么目中无人?!

    “且慢——”西门町刚要发话,那百户大人手中绣chūn刀一挥,拦住了正要扑上来的西厂厂卫,躬身对刘锦道:“下官龙应凡见过厂主大人,这疑犯是我们锦衣卫先……”

    “你闭嘴!”刘锦双眸陡然张开,喝骂道:“你是什么东西?!不入流的货sè,还不跪下给本督磕头行礼?”

    龙应凡身子不由得一颤,却仍是躬身道:“夏指挥使告诫过我们,东、西厂的兄弟办案,我们锦衣卫决不可插足,但锦衣卫查案,也绝不容别人横插一脚!”

    刘锦眼睛又眯起来了,不过,这不表示他在笑,而是在发怒,尖着嗓子叫道:“放肆!夏可雄当着本督也不敢如此话,你也敢跟本督理论,怎么?难道你要以下犯上吗?”

    “下官不敢……”

    龙应凡话没完,西门大人终于彻底爆发了:“那只没鸟的王八蛋当着本官的面也敢咆哮?”

    **********

    Ps:龙哥威武(咳咳,整个龙套先),法克只有勃~起了……不过,勃不了太久,只能保证周六、周rì皆有5K+更新……

    回来的有晚,第二更晚些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