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37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2

第137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2

    ()    司礼监提督太监赖水强,掌印太监王承恩,秉笔太监刘锦,可以是宫中太监三巨头,不权势通天,起码一伸手,也是触到天了。

    不过,赖水强名义上虽然是太监中的老大,但王承恩作为老朱的最佳搭档和心腹,对赖水强自然是不尿的,宫里的太监,稍微机灵的,都默认老王为太监之王。

    而刘锦作为秉笔太监,手中的权力不比另外两位老大,甚至,因为司礼监秉笔太监代行皇帝“批红”,就其权力xìng质而言,是在代行皇权,不是攫取相权,起码,手中的权力可以与内阁抗衡。

    所以,这三大太监各有牛~逼的本钱,当然,也互相较着劲,在宫中也各有一股势力,背后也各有一棵大树靠着。

    原本赖水强和刘锦兼任东、西厂的老大,因为他们的权势,在朝廷内外基本上可以横着走,也稳压锦衣卫一头。曾几何时,夏可雄见到赖水强或是刘锦,那是要磕头的……

    但,就在今年早些时候,情况慢慢发生了变化,很多事,老朱都交给锦衣卫去干,貌似将东、西厂数倍于锦衣卫的兄弟们晾那儿了。

    而到现在,甭管是西厂,还是东厂,rì子都更不好过。赖水强和刘锦最近嘴里念叨最多的一句话便是:“起风了,这天要变了……”

    首先,老朱以财政吃紧为由,长期拖欠对东、西厂的财政拨款;接着,又以朝廷需要开源节流,jīng兵简政为名,勒令东、西厂关闭大批各地办事处,大幅裁减员工……而事实上,以锦衣卫为首的京城十二亲军卫,却是在招兵买马,扩充编制,不知有多少人从东、西厂下岗后,转而被锦衣卫重新录用。短短半年多时间,此消彼长,锦衣卫与东、西厂已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夏可雄再见到赖水强刘锦,腰杆挺得比任何时候都直。而照此情况发展下去,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东、西厂很可能被锦衣卫吞并,而不复存在。

    这牵扯到无数人的利益,也牵扯到东林、浙党、阉党等多个庞大的利益集团,他们当然不愿看到东、西厂的命运朝这个方向发展下去,奋起抗争是主要的。

    怎么抗争?

    扭老朱的大腿肯定是不行的,已被逼入绝境的东、西厂终于联手,共同对付、打压、排挤rì渐受到皇帝重视的锦衣卫才是正道。

    天赐良机,发生了入宫行刺事件。

    虽然老朱没事,但守备森严的紫禁城被刺客闯入,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失职行为。而夏可雄当晚恰好是护卫紫禁城的亲军卫和御前伺卫的总负责人,总调度人,出现如此大的纰漏,关键是还跑了一个刺客,这当然让赖水强和刘锦找到了打压夏可雄的机会。

    而东、西厂和锦衣卫,看谁先拿到逃跑的刺客,成为双方当前最关键的任务:第一明能力问题,皇上,您看看,关键时刻还得靠我们东、西厂啊……第二,也是主要的,夏可雄可以亡羊补牢,弥补过错,而赖水强刘锦却可以在这个刺客身上大做文章,整出一个夏可雄“里应外合”的罪名只怕也有可能。

    如此,整个京城的厂卫都开始疯狂地搜索受伤的江湖中人,甭管是不是,先拿下再。

    而抢夺嫌疑人,也成了厂和卫之间必然上演的动作大戏。

    因此,受伤的魔女成了香饽饽,也因此,龙应凡一个的百户敢跟西厂老大刘锦叫板。

    但很遗憾,他们都忽视了俺们的西门大官人。

    刘锦过来前,西门大官人以为纯洁的感情被婉妹纸欺骗,本就憋着火了,而现在听出这个牛~逼烘烘的老太监竟然是东西厂的什么厂主,便再也忍不住了:老子正要收拾你呢,你倒好,还敢跑到我面前来装~逼,你丫不是找死是什么?!

    “哪只没鸟的王八蛋当着本官的面也敢咆哮?”这厮一声断喝,因为考虑到于树风师兄弟的耳膜承受力,倒没有运足内力吼叫,但声音之大,也是震得他们耳朵嗡嗡的。

    而这一声,也终于让始终没拿正眼看他的刘锦,一脸惊怒地看向了他。

    作为司礼监秉笔太监,刘锦肯定知道官场诞生了一颗新星,还是巨星那种。但很显然,他没有将眼前这个和几个江湖人混在一起的武官跟西门大人,西门将军联系起来。

    他显然也注意到了西门大人武官服,年纪轻轻竟然是二品官?!他又是眯起眼睛,打量着西门町,脑子里迅速搜罗着朝中有哪家公侯,宗族有这么一个年轻的武官。

    但西门大官人看他这副样子更是来火,显然不给他思考的机会,当即撇了撇嘴道:“看什么看!本官英明神武,气宇轩昂,你个没鸟的货这辈子是没指望长……”

    刘锦哪里还听得下去,顿时尖着嗓子叫道:“大胆!你可知杂家是谁?”

    “一个没鸟的货罢了,我管你是谁……”西门町两眼一番,却是喝道:“你知道本官是谁,竟敢当街围堵于我,当真活得不耐烦了?!”

    刘锦何曾遭遇过如此辱骂,心里一个劲地咆哮道,疯了,疯了……都他娘的疯了……先是的百户,现在这丫更是个疯子……

    但他心思深沉,在不了解西门大官人来头的情况下,却是强忍怒气,不怒反笑道:“好好好,那杂家便请教请教……”这厮深吸一口气,口气尽量平缓道:“大人姓甚名谁?是哪家的世袭子弟?”妈的,若是无名之辈,本督不杀你誓不为人!!

    西门町原本想故意激怒他,好借机收拾他,没想到这货还真能忍,便翻了翻眼,冷笑道:“你又是谁,凭什么本官要告诉你。”

    哼,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兔崽子,杂家报出名来只怕吓着你……

    刘锦倒是没在乎西门町的无礼,而是腰杆一挺,傲然道:“杂家姓刘名锦,在司礼监……腆为皇上御前的秉笔太监,也兼任西厂厂督!”

    没想到西门大官人依旧冷笑道:“哦,那是几品官?”

    这话问得刘锦一愣,太监有级无品,但没有官职却有实权,就他这个秉笔太监的权势不比内阁首辅差多少,当即很是无语地看着西门町这个官场菜鸟:你丫别拿咱太监不当官,报出你的名来,看杂家整不死你……

    西门町当然是故意这么问,看他哑口无言的表情,脸上笑得更冷:“不妨告诉你,本官不是什么世袭子弟,但却是皇上钦赐的二品武官,更是皇上御前的大内密探,上管天下管地,你一个无品的死太监而已,也敢在本官面前嚣张,还不给我下马磕头行礼?!怎么?难道你要以下犯上吗?”这厮后两句活学活用,也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刘锦听到“大内密探”四个字,终于将眼前这位跟横空出世的“巨星”联系起来,顿时心中一懔,身体也是微不可察地一抖。

    刘锦身为司礼监太监,当然清楚大明的礼制,官大一级压死人,他虽然是秉笔太监,但跟西门町相差何止是一级?更何况,西门大官人极得老朱信任,那大内密探“上管天下管地”绝不是唬人的,他现在渐渐失宠,跟西门町更是相差悬殊……他终于明白,这一脚,是真正踢到铁板上了。

    那龙应凡听了西门町之言,也醒悟过来,老大可是在锦衣卫特别交待过,遇到密探大人,便如本使亲临……不,便如皇上驾到!

    他不等刘锦有所动作,已当先跪倒,恭敬道:“下官有眼无珠,冲撞了大人,还请西门大人责罚。”

    西门町对龙应凡的及时配合,表示很欣赏,却是神情严肃道:“龙百户是吧,我记住你了。本官念你是为查案,暂不追究,你先起来吧……”着,眼睛却是看向了刘锦,慢悠悠道:“刘公公,你是司礼监的人,本官倒要请教,若是有人以下犯上,一个无品的宦官对二品武官无礼冲撞,该当何罪?”

    刘锦此时对西门大官人已有了几分敬畏之心,看龙应凡战战兢兢磕头起身,更是屁股痒痒在马上坐不住了,听西门町这一问,立马条件反shè般,动作很是利落地跳下马,躬身道:“回……回大人……杀无赦。”

    西门大人很是享受别人这般恭敬的对他,nǎinǎi滴,这当官就是好啊,这厮笑吟吟道:“哦,还有这么回事啊……”着,却是脸sè一沉,喝道:“那你是明知故犯喽?”

    这一下,刘锦只能自认倒霉了,双膝一软,万般不情愿地对着西门大人跪了下来,恭恭敬敬道:“司礼监刘锦,叩见西门大人。”

    这厮嘴唇都咬出血来了,心里愤恨的要死,但对这个密探大人却是耳闻不少,还真不敢话一完便站起身来。

    西门大官人哂然一笑,却是不再理他,而是对龙应凡道:“龙百户,你将入宫行刺之事给本官知道,本官身为大内密探,对缉拿刺客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次,龙应凡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连忙是躬身汇报……

    “哦,一共七个人……”西门町头沉吟道,“你可知道那活捉之人现在何处?”

    “回大人,卑职听,那刺客现被关押在锦衣卫南镇府司,夏指挥使正亲自审讯于他……”

    “好了,捉拿刺客要紧,你们赶紧退下吧。”

    直到一干锦衣卫都撤身而退,西门大官人才将头转向了仍跪在雪地中的刘锦,刚要话,突然,一匹快马,在雪地中疾驰而来,却是被这群人堵住了去路。

    那围堵的西厂番子早已闪开一条道,西门町抬头一看,我靠,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在这儿也碰到你丫的……

    *******

    ps:这更补昨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