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38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3

第138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3

    ()    能当得起西门大官人冤家的,杨泽凯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好似命中注定一般,西门町附身穿后,第一个结怨的人便是这厮,后来在柳如如选秀场上又碰面,到了京城后,第一天便相遇,让西门大官人忍不住赏了他一巴掌……现在,这厮竟然跟西门大官人做起了同事,并且还是副手,捷足先登,霸占了西门大人统领的“御”军指挥同知的位置,

    人家是铁饭碗,兵部正式下发的聘书,如果他没什么过错,最好先别动他,以免引起兵部不必要的反弹……反正你是御军老大,还怕找不到机会整他么?到时候,他自己也会辞职离开……

    从林木森口中得知后,让西门大官人很是郁闷地喝了几大杯。

    这一大早突然在大街上碰到,西门町情不自禁便很是无奈地发出一声感慨。

    而身高马大的杨泽凯当然也发现了西门町,更看到了跪伏于地的刘锦,只是看到背影,看不到脸罢了。

    显然地,杨泽凯也知道御军的人事变动,对西门町这个突然空降下来的头上司,表示很排斥,更为表弟叫屈,义愤填膺地听从杨嗣昌某些安排,做好了跟西门大人斗争的准备工作。他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眼中更是闪过一丝慌乱,不过,他很快稳定了心神,骑在马上朝西门町拱了拱手道:“原来是西门大人,下官有事在身,不能下马行礼,请大人原谅,也希望借过一下。”

    这个“冤家”居然主动打招呼,倒是出乎西门町预料,现在毕竟成了同事,还是人家的头上司,当然也得表现得胸怀更宽广一些。西门大官人微微一笑,很是和蔼地头道:“几rì不见,杨大人好像又长高了不少,本官看你,得仰视了……”看杨泽凯脸sè一变,貌似受不了西门大人的调侃准备拨马回走,这厮马上脸sè一正,拿出一副官腔道:“对了,想必你也知道,你我将在一起共事,这两天本官事多,也没空去军营看看,今儿正考虑去军营走一遭,不知道你这么急冲冲地是要去哪儿,若是本官去了军营,你这个指挥同知不在,可是不好哦。”

    听了西门町的话,杨凯泽眼中闪过一丝惶恐,貌似不敢看西门町,连忙在马上一欠身道:“回大人,下官有些私事,办完之后,当马上回军营卫所。”

    私事?看你火急火燎地样子,难道你爷爷要挂了?

    西门大官人当即决定,给冤家一个下马威再,脸一板,沉声道:“御军卫所刚刚成立,又发生了新兵闹事,你身为指挥同知,本官不在,你应该恪尽职守,替本官管理好军营卫所,怎可因私事擅自离岗?难道还有什么私事比国家大事还重要?你懂不懂军营的规矩?知不知道你岗位的重要xìng?知不知道身为一个军人,最基本的素质是什么?!”

    麻痹的,老子不懂,就你懂,现在要你猖狂,到时候看你子如何收拾乱局……

    杨泽凯被西门大官人连声责问,心里一阵腹诽,却是不敢辩驳,神态愈发恭敬道:“大人的是,下官明白,下官……下官这便回营恭候大人……”

    西门大官人看他一副老实头的样子,心里暗爽,却是一摆手,很是大度道:“你明白就好,本官也不是不近人情,如果你真有什么急事,还是去办吧……不过,希望你快去快回!”

    西门町伸手一摆,那些个完全被西门大人震慑住的西厂厂卫,呼啦啦已是闪到一边。

    杨凯泽看了西门町一眼,稍一犹豫,还是一拱手道:“多谢大人成全,下官绝不敢耽误时间,一定速去速回。”着,一提马缰,两脚一踹镫,纵马往城西而去。

    想必大伙儿已猜到,杨凯泽这是去哪儿,正是去找自己的师傅,重剑盲丐——也是那脱逃的刺客!

    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重剑盲丐隐身京城,已有一十四年。

    不要别人,即便是后来的翔鸾坊主人吴昌时也不知道,自家的后院山上,还有一位隐居者。

    之所以吴昌时是后来者,盖因这翔鸾坊的前主人,不是别人,正是这重剑盲丐。

    重剑盲丐,姓李名jīng白,十四年前,朝廷上下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正是当时的兵部尚书,而杨天成,乃是其副手,正担任兵部侍郎。

    二人关系默念,配合默契,却皆因魏忠贤案,在崇祯元年,都被老朱革职入狱。

    不过,二人命运却是殊途。

    杨天成为人圆滑,朝中帮他话的比较多,也有宇文化龙这样的凯爷帮他打,最终被释放,现在更被老朱重新录用。

    而李jīng白极其自傲,在朝中几乎谁也看不上,却的确跟阉党走得近,死抱魏忠贤的大腿,这一落狱,下场肯定是明摆着,魏忠贤死,他也难逃活命。终于,在魏忠贤被株连九族,阉党遭到重创,在一次严刑拷打中,被刺瞎一双眼睛后,彻底放弃希望,凭着一身很是不错的武功,越狱而逃。

    天下之大,往哪儿逃?

    李jīng白身为兵部尚书,当然很是懂得追捕和逃亡的技巧,老子哪儿也不去,就回家,有本事你来找我啊。

    如此,李jīng白便在那山绝峰隐居了起来。

    对李jīng白越狱,老朱当然是震怒的,将他一家老,全部捉拿入狱,家中所有财产全部没收充公。

    不过,老朱刚刚继位,还不想落下一个暴君的名号,倒是没有将李jīng白一家老斩首示众,而是关着他们,引诱李jīng白现身。

    这一关,就是三年,魏忠贤案也尘埃落定,李jīng白虽然结交内伺,罪当处死,但罪不及家人,便将他一家老放了,并送回河南老家。

    渐渐地,在京城街头出现了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他的行踪,只往来于京城和河南。

    因为他身上总带着一把没开刃的重剑,时不时行侠仗义,劫富济贫一下,并且,做好事不留名,久而久之,便在河南一带留下了重剑盲丐的侠名。

    当然,重剑盲丐的名号,广泛流传于贫民,难民,流民之中,江湖中人,知之甚少。

    甭管听过,还是没有听过重剑盲丐其人,都没人知道,他,便是逃犯李jīng白。

    咳,错了,有人知道……杨天成爷孙俩。

    李jīng白虽然敢以乞丐身份公开露面,却是不敢跟家人相认,只是在暗中留心着,关注着家人的情况。

    但有一个人,他却是敢去相认,那便是革职后闲赋在家的杨天成。

    而杨天成也果然没让他失望,不但没通报朝廷,还以老部下的身份热情接待,更是让亲孙子,拜李jīng白为师。这就让老李很受感动,对杨泽凯完全是倾囊相授,杨同学对老师也比较尊敬,潜移默化中,也是学会了老李一身的傲气。

    李jīng白原本对老朱也没啥怨言,也一直规规矩矩做着自己的“重剑盲丐”,但事情往往不可预料……

    这又得李jīng白家人了。

    别人,可能没几人知道,李jīng白的儿子李岩,知道的肯定海了去了。

    不错,这个李岩,正是追随李自成起义的那个李岩。

    李岩长相酷似李jīng白,也颇有乃父之风,傲骨天生,也喜欢做好事不留名,经常拿家里的粮食救济灾民。

    对这个儿子,李jīng白是打心眼里喜欢。虽然不能相认,却是找机会,偷偷将自己多年行军打仗,治兵训练等等的心得体会手录后,塞进了李岩的枕头底下,内心里希望,儿子有朝一rì,也能像自己一样,能功成名就,光宗耀祖。

    而让他高兴的是,李岩发现那手抄本后,还真是如饥似渴地认真学习起来……

    而让他始料不及的是,李岩被当地官府陷害,yīn差阳错,没有报效朝廷,竟是加入了民贼起义军……

    *****

    ps:今儿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