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39章 喜欢受虐?

第139章 喜欢受虐?

    ()    人一跪下,所有的气势都化为了灰烬,即便你再有权势,靠山再硬,也是比人矮了一截。

    堂堂的司礼监秉笔太监这一跪,便将身上所有的傲气跪没了,更妄谈气势。

    他也很有阿Q的jīng神,心里想着,反正已经跪下,多跪一会儿,少跪一会儿,也是无所谓了,如果能换取这个密探大人的信任,甚至博得好感,倒是值得。

    西门大官人还有事在身,当然没时间跟刘锦在这儿耗着,人家在公干,也不能太过分,杀了他的威风已经很不错了,要收拾他,等找到证据,再彻底收拾。

    这厮笑眯眯地看着刘锦道:“刘公公,你也听到来了,本官向来以德服人,绝不仗着手中的权势恃强凌弱,我让你下跪,你服……还是不服?”

    刘锦连忙以头磕地道:“服,服,老奴有眼无珠,实不该冲撞大人大驾。”

    他反正已放下身段,也不惜以老奴自称,顿时让那些个西厂厂卫大跌眼镜,一个个圆睁着眼睛看着刘锦,实在不敢相信,这还是平rì那个眼高于,心狠手辣的厂督么?!

    “服就好,本官也不想难为你,但又不能坏了朝廷的规矩……”西门大官人装模作样沉吟片刻,很是为难道:“这样吧,你自己掌嘴十下,本官就当这事没发生过。”

    这厮判罚明显有失公允,都是因为办案冲撞他,对锦衣卫一个百户网开一面,却是让西厂厂督自掌嘴巴,这不要刘锦自己了,连于树风师兄弟也看了出来,人家一个老太监跪了半天,虽然他开始态度很嚣张,但你这样是不是那啥……有过份啊。

    西门町直接无视于树风他们投过来疑问的眼神,看刘锦跪那儿仿似呆住了,仍是笑嘻嘻道:“刘公公,你可是对本官的判罚不服?”

    服?服你麻痹!你让杂家当着这些个厂卫的面自掌嘴巴,以后还有何颜面以厂督自居。

    刘锦心里暗骂,嘴上也不话,表示抗议。

    “看来你真是不服……”西门町着,冷笑一声,厉声道:“你身为厂督,又是司礼监秉笔太监,那是得到了皇上多大的信任!但你却知法犯法,公然藐视我大明礼制,这让皇上情何以堪?!又让朝中群臣会作何想?!更让本官颜面何存?!难道我让你掌嘴十下还有错么,是不是将你杀无赦才……”

    “啪——”

    “啪——”

    ……

    西门大官人话没完,刘锦哪里还敢听下去,当机立断,面子先放一边,保住命再,当即便抡圆了手掌,抽打起来,听声音,虽然没用内力,但也绝对没手下留情。并且,不知道是把自己抽晕了,还是没有计数,十巴掌已经过了,还在“狠狠”地抽着。不过,这货也耍了滑头,虽然看起来猛抽自己,但他内力运处,一张老脸红是红,却一没肿,更没将自己抽得嘴里流血。

    西门町冷冷地看着他,等刘锦抽了二十五下,就当送他个“二五”称号,方喝止:“行了,行了……”着,这厮也不再看他,轻轻一拍帝王驹,带着于树风几人,施施然从刘锦身边走过,继续往威龙镖局走去。

    直到西门大官人一拨人没影了,刘公公方yīn沉着脸站起身,闷声不响地骑上马,打马往另一个方向而去。

    “……”

    “呵呵,我举双手欢迎……”西门町笑嘻嘻地对于树风道,“不过,军中不比江湖,可以zì yóu散漫,你们可要想好了。”

    于树风洒脱随xìng,跟西门町也不见外,当即便头道:“轻舞阁主自从收到你飞鸽传书后,便一直想来京城,但却有事抽不开身,恰好前阵子我和师傅去天机阁做客,听了你在京城,我们师兄弟在江湖晃荡,反正也是没事,当时便想着来京城找你,现在你竟是在朝为官,听你得我们也是热血沸腾,与其浑浑噩噩瞎混,倒不如跟你做事。虽然我们是江湖人,但如果国家没了,做一个亡国奴却是绝不愿意!”

    “那好,等我把军营一些事情处理一下,便通知你们去军营报名。”

    “嗯,也好……对了,你现在在京城立足,可写信告诉轻舞阁主?我们见了轻舞姑娘,她很想你哦……”

    “咳……我决定留在京城,还是前几天的事,还没来得及写信……嗯,我会尽快写,如果霓裳能来的话,那是最好了。”

    憋了半天,魏大有终于忍不住插话道:“町哥,皇上赐给你的府邸什么时候可以入住?我们跟宇文镖主他们不熟,住在威龙镖局有……”

    “哪有那么快……”着,西门町看向于树风道:“威龙镖局遭逢大难,也需要人帮忙,你们……”

    于树风抬脚就给魏大有屁股上来了一脚,对西门町笑了笑道:“别听他的,这货欠收拾,我们就在威龙镖局住着,正好也跟龙女侠和贺少侠他们认识认识,请教请教。”

    魏大有却是撅着嘴,嘟囔道:“我还不是担心我们这些人物,会招人家冷眼么,到时候整一肚子气,吃不好,还睡不好,昨天下午我们着大雪赶到京城,可是找了大半夜才找到一家客栈,还没休息好……”

    “逼叨逼叨,就你话多……”话没完,屁股上又挨了一脚,“你再啰嗦,信不信我把你赶回崂山?!”

    魏大有捂着屁股,不敢再啰嗦,却是扔了一个白眼给师兄,也闪身躲到了师弟身后。

    西门町看得笑着摇了摇头,偏头对于树风道:“树风,关于医仙在京城之事,你得好好管住魏大有的嘴,现在除了威龙镖局里的人知道,外面谁也不知,即便蝴蝶谷,也是只有少数人知道她们谷主来了京城。”

    于树风瞪了一眼魏大有,道:“你放心,他若是敢对外透露半个字,即便是我师傅,我把他舌头割了!”

    “呵呵……没那么严重,我是担心消息传出去,威龙镖局会被人踏破门槛,也会让医仙处于危险之中……”着,西门町看了一眼已经合上双眼,仿似睡着的秦婉,话锋一转道:“对你们我也没隐瞒,她虽然是恶魔崖的人,但跟我关系不错,也算是朋友,而我跟林教主关系也不错,所以,对他们之间的纠葛,是你偷我的宝物,还是我偷你的宝物,我是两不相帮,但也不希望双方有何闪失。这次,幸亏你们及时伸手,没让林教主杀了她……这里,我还是代婉谢谢你们。”着,这厮却是冲于树风眨了眨眼睛。

    其实,于树风也没理清西门大官人跟二人的关系,却是看到西门町偷偷塞给林莫夫一个东西,林莫夫一脸惊喜后,也是态度大变,不但马上给秦婉吃了几颗解毒药,但因为蛇毒太过霸道,只是暂时压制毒xìng不发作,而让西门町尽快去蝴蝶谷求医,要么赶紧运功为她逼毒。

    不过,他却是看出来,西门大官人跟婉妹纸关系绝不纯洁,心里很是纳闷了一下:先是花无语,又是秦婉,怎么这子喜欢勾搭邪派中的女子?在江湖中,这俩人都是凶名远播,心狠手辣,对男人尤其残暴,难道他有什么特殊嗜好,喜欢受虐?

    当然,纳闷归纳闷,于树风也不好问。

    此时看西门町给自己使眼sè,于树风瞄了一眼秦婉,便顺着他的话头客气道:“哪里哪里,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嘛。”

    “唉,林教主也是有过份,既然东西已经拿到手,为何还不放过她呢?这又不是她的错,要找也该找董薛森去算账……”

    于树风这次听出味来了,很是聪明地打断道:“林教主不是听你的劝,留下解药,放过了秦姑娘么?”

    *******

    Ps:呼~~~终于第二更赶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