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40章 求医

第140章 求医

    ()    到了威龙镖局,于树风终于解惑,西门町这哥们不是喜欢受虐,而是喜欢搜集美女,还是“绝sè”的那种美女。

    魏大有也断不会再提不在威龙镖局住,更是恨不得一直住下去,这尼玛哪是镖局啊,分明是美女集中营嘛。

    这货心底发出如此感慨,也仅仅是见到四个美女而已。

    医仙大大寻常人是不见的,即便见,也是蒙面,江湖中见过其真面目的除了蝴蝶谷的男人,估计只有西门大官人了。

    而公主殿下……宫中遭遇刺客,公主殿下哪里还能躺在床上静养,一早便进宫了。

    当然,即便只有四个美女,也够于树风师兄弟的眼睛忙乎一阵子了。

    叶筱轩仿似受玉帝惩罚而下界的仙女,随便往那儿一站,都十分地让人怜惜,也让人从心疼……一路疼到蛋蛋。

    陈圆圆媚骨天生,但她的表现却是无比的端庄,而真正能勾引男人的妩媚便是这种端庄的妩媚,而不是那种风sāo的妩媚。

    诚然,魏大有这种货sè不一定能理解,他的目光扫到龙馨儿的双峰上,便再也挪不开。这不怪他,要知道,龙馨儿的胸部有黑洞之称,任何光线落在上面,都无法逃逸。

    往rì里龙凤榜&美人榜上高傲的宇文凤,今儿身为主人,对名不见经传的崂山派师兄弟却是巧笑嫣然,热情欢迎,把魏大有激动的,恍惚中以为自己整过容,已变成一位玉树临风,叱咤风云的江湖少侠。

    而大雪狂风过后,笼罩在威龙镖局上空的yīn霾仿似也被吹散,很多人的脸上都露出发自内心的,也是久违的笑意。

    除了宇文化龙还在床上躺着外,受伤较重的贺钦扬和贺维枫父子已能下床走动,而昆仑掌门费斌和断了一臂的宇文扬更是恢复了自理能力。

    虽然,镖局后院走了一个康复的朱微如,又来了一个中毒的秦婉,伤者保持了平衡,但是,对这个受伤的魔女,除了西门町关心外,可以没有一个人在乎她的生死。

    所以,大伙儿寒暄,引见,沉闷多rì的威龙镖局终于恢复了一丝热闹和欢喜。

    西门大官人也很开心,但身为zhèng fǔ高官,肩上的担子自然是很重的,并且,作为风流郎君,跨时代的正义男,有些事也必须要做的。

    所以,这厮忙得很,没空跟大伙一起喝茶聊天打屁。

    这不,将秦婉交给独孤羽后,刚从楼出来,便被从大厅溜号,守在暗处的龙馨儿截住了。

    明一下,这俩货暗地里做着比夫妻还夫妻的事,但公开场合,却是比冤家还冤家,竟没人发现他们的jiān情,保密工作做的很有做特工的潜质。

    她脸上不喜不悲,不惊不怒,竟是难为情,这就让西门大官人很是纳闷了:不会吧,你这是上瘾了,大白天的也准备跟我滚大床?!

    很显然,让西门大官人失望了,辣椒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将他领到了一个无人的所在,在西门大官人一脸的莫名其妙中,羞答答的龙馨儿递给他一封信。

    信是无语老婆写来,却已经被拆开,西门大官人对龙馨儿偷看私人信件,只能表示理解,谁让信件投递员是人家辣椒的雪妹儿呢。

    “哦也——”

    西门町信没看完,脸上先是一愣,随即便被满脸的惊喜取代,忍不住单手握拳作了个加油的动作,嘴里也欢叫一声。

    西门大官人这副开心样,显然在龙馨儿预料中,但却是她不愿意看到的,抬腿就是一脚。

    “干嘛踢我?难道你不高兴?哈哈……我要当爸爸……咳,我要当父亲了!!yes,无语好样的,老公爱死你了……”

    “啪——”

    西门大官人这副喜形于sè的样子,换来龙馨儿更重的一脚,但却是不话,就这么含羞带嗔地看着他。

    “呃……”西门大官人摸了摸头,很是怀疑地在辣椒腹上扫了几眼,“咳咳……你别告诉我,你也有孕在身了吧?”

    “呸,你才有孕在身了呢。”

    “我就嘛,哪有这么快……那你这样是什么意思?咳,看得我有毛骨悚然……”

    龙馨儿气得还想来一脚,却是被西门大官人一个贴身靠,给搂住了:“是不是看到别人要当妈了,你也想,所以那啥……让町哥我多多临幸于你……”

    “去屎……”龙馨儿伸手一推,没能推开町哥,反而被抱的更紧了,致使大咪~咪严重变形,羞怒道:“你个没良心的,人家……人家找你……是担心……我可不想那什么……”

    “干嘛不想那什么?我可是很想你那什么……”

    “我不管,反正我不想那什么,你得给我想想办法。”龙馨儿扭了扭一下身子,哼哼道。

    我倒,你当哥是神枪手呢,认准了会怀孕嗦。

    西门町大汗,决定给辣椒科普一下,这厮一本正经道:“其实吧,女人怀孕也没那么容易,我问你,你月事一般啥时候?”

    “流氓!!!”辣椒脸上更是羞红,狠狠地拧了西门町一把。

    “这是人的正常生理现象,有什么流氓的,难道比你在床上还流氓?”西门大官人贱贱地一笑道。

    “你——”龙馨儿脸红的跟猴子屁股似的,装鸵鸟埋进西门大官人怀里,嘴里却是弱弱地问道:“你……你问……那个干什么?”

    “女人月事的前七天和后八天都是安全期,安全期内行房,一般是不会怀孕的,即便不是在安全期,也不是一定会怀孕……”

    “果然是臭流氓,大sè狼,这个你也知道?”

    靠,现代社会……幼儿园朋友都知道!

    西门大官人很是无语地看着埋着头的龙馨儿道:“这都是基本常识,书上都写着呢,你啊,只知道舞刀弄剑,有空时候多看看书。”

    “唔……是么?那……那万一有事呢?”

    呃……

    西门大官人真的是无语了道:“你不就是怕被人知道,难为情么,纸终归包不住火,你还想隐瞒到啥时候?要不,我们现在就出去,告诉大家……”

    “不要——”龙馨儿受jīng似地抬头叫道。

    “我就奇怪了,咱俩都这样了,干嘛还要藏着掖着,难道你喜欢偷偷摸摸的?”嗯,实话,哥也喜欢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没办法,咱男yín不都好这口么。

    “嗯,你对了,我就喜欢偷偷摸摸的……”龙馨儿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貌似得意道,着,突然又想到找西门大官人的“正事”,伸手在他腰下一拧道:“别跟我打岔,你给不给我想办法?”

    “好好好,我想想办法……可是,我有个屁的办法啊。”

    龙馨儿仿似早有主意,低着头呐呐道:“你可以去……去问问独孤羽,她肯定知道有什么方法……”

    “咳……让我一个大男人去问她如何避孕,这个……这个不大好吧。”

    如果问别人,西门大官人脸皮厚,或许会请教请教,但去问独孤羽,这厮自己想着,都张不开这口。

    “有什么不好,你就当是求医……”

    “求医?!”西门大官人也受jīng了。

    “怎么?你不愿意?!”

    听这口气,西门大官人若敢半个不字,龙馨儿肯定是准备牺牲下半辈子xìng福,将那玩意剁吧剁吧喂了雪妹儿。

    西门大官人悲愤之下,一咬牙,一跺脚,决定向独孤羽求医问药。

    ***********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