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41章 屁股还蛮翘

第141章 屁股还蛮翘

    ()    关于求医之事,必须得放一放。

    洒遍种子终结果,西门大官人心情煞是激动,第一时间便修书一封,柔情蜜意,嘘寒问暖,体贴关怀,恳请力邀……洋洋洒洒写了好几页,若不是考虑到雪妹儿负载不起,有超重的可能,这厮肯定会写出一封中长篇的“致亲亲亲亲爱的无语老婆书”。

    而这厮将信发出后,又急急地进宫,却是因为**神尼从宫内带回两个消息。

    翊坤宫。

    chūn子睡觉的那间偏房。

    “……”

    “这么,chūn子失踪跟刺客没有关系?”朱微如脸sè略显苍白,坐在一张木椅上,淡淡道。

    “呃……”恭恭敬敬站在朱微如身前的夏可雄迟疑了一下,道:“若有关系,当是凶徒趁着宫中大乱而为。”

    “公主,这事儿不用问了,chūn子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太监,在宫外也没什么亲人朋友,他的失踪,看这现场,百分之九九是绑架,也肯定是宫里人干的……”西门町坐在朱微如下手一张矮凳上,两条腿伸着,身子往后仰着,用胳膊肘撑着床沿,手上把玩着chūn子那把护身的匕首,虽然皱着眉头,一脸郑重,但这副大刺刺的架势,让人感觉很是欠揍,着,这厮猛地直起身,yīn沉着脸,恨声道:“现在我需要了解的,是什么人有这么大胆子,皇上前脚刚放了chūn子,竟敢后脚就绑架了他!”

    夏可雄情不自禁看了一眼西门大官人,这丫也太放肆了,在公主……还是坤仪公主面前竟敢如此话,简直是老鼠舔猫逼……找死啊。

    而让夏可雄大跌眼镜,也是愈发高看西门大人权势的是,在他眼里威仪万千的公主殿下竟然毫不介意,居然还对着西门大官人微微一笑,轻轻头道:“西门大人所言极是。夏指挥使刚才,现在整个紫禁城戒备森严,连只鸟儿也飞不出去,那么chūn子当还在宫内。此人竟敢违背我父皇的旨意,作出这等事来,实在是胆大包天,罪该万死,本公主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给西门大人一个交待。”

    “咳,公主此言差矣,不是给我一个交待,是给朗朗乾坤,给皇上一个交待。”西门大官人煞有介事地严肃纠正道。

    朱微如还想拍西门大官人一个马屁,没想到这货还不领情,当即飞一个嗔怪的眼神过去,颇感无奈道:“西门大人言之有理……”着,看了一眼夏可雄,见他使劲往下低头,仿似要把头藏进自己的怀里,但还是能看到他绷着脸,咧着嘴,像是强忍着要笑出来,不由得俏脸飞红,连忙脸sè一沉道:“夏指挥使——”

    “呃……卑职在!”

    朱微如又恢复了淡淡的口气道“这次让刺客闯入宫中,虽然我父皇没事,但却引起宫内一片慌乱,也死伤了好些个宫女太监,你这失职之罪……该当如何惩处?”

    朱微如若是严厉的口吻,夏可雄知道一般没事,但朱微如这种淡淡的口气,却是让他胆战心惊。

    顿时吓得把肚里的笑意化为乌有,扑通跪了下来,磕头道:“公主殿下,卑……卑职该死……”

    “那就是死罪了?”夏可雄谦虚一下,没想到朱微如马上插话道。

    这一下,可真把夏可雄吓坏了,跪伏于地,也不敢申辩,干脆不话了。因为他知道,这次的事,如果皇上真的追究,杀头是肯定的,只能是指望公主殿下网开一面。

    西门大官人不知道得好好的,朱微如为何突然转变了话题,把矛头对准了她自己的心腹。看朱微如冷着脸看着夏可雄,也不再话,场面一时有那啥……怪异。

    起来,西门町对夏可雄还是心存感激的,不是他跟**神尼合力阻挡,诗落大大肯定将宇文化龙斩杀,那样的话,心里的愧疚感只怕更大。

    所以,西门大官人轻咳一声道:“夏大人虽然失职,罪当至死,不过,也没酿成大错,并且粉碎了敌人刺杀皇上的计划,除了逃走一个,可以将刺客一网打尽……将功抵过,打他五十大板得了……咳咳,公主以为如何?”

    这厮的跟儿戏似的,让公主殿下很是无语,当然也不能拨了老公的面子,再次嗔怪地飞来一眼,也是轻咳两声,沉吟片刻道:“既然西门大人为你求情,本公主便给你一个机会,限你三rì内,将那逃脱的刺客缉拿归案。否则,你这指挥所也不用干了,直接提头来见!另外,那擒住的刺客必须抓紧审问,尽快查出是何人指使,务必将他们连根拔起,以免再有入宫行刺之事……你可听清楚了?”

    夏可雄像是从死亡线上走了一遭,后背汗涔涔的,连连应声道:“卑职明白,卑职明白……”

    “你退下吧。”

    夏可雄战战兢兢爬起身,低着头连西门町也不敢看,慢慢退出了房间。当然,对西门大人为他求情,感激是不会少的。

    朱微如刚才这么做,只是一种驭下的手段而已,当然不会处死手上这个得力干将。

    在夏可雄走了之后,公主殿下扑哧一笑,风情万种道:“你呀,非得让我在属下面前出丑么?”

    西门大官人还不自知,很是无辜道:“开玩笑,我怎么舍得让你让你出丑……”着,这厮已走上前,伸手就要摸公主殿下的脸蛋。

    朱微如吓了一跳,身子往后一仰,眼睛jǐng觉地看向门外,低嗔道:“你干什么?这是在宫内!”

    西门町却趁势捏了下朱微如的下巴,嘿嘿笑道:“宫里怎么了,你不是胆子很大么?”

    “额……我……我头晕……我要回房休息……”

    看朱微如俏脸虽然布满红晕,却是鼻尖冒汗,虚弱的紧,西门大官人还是很心疼的,呵呵一笑,也不再挑逗她,正要喊岚进来,没想到岚自己进来了。

    “公主,皇后娘娘听你回宫,着人来叫你过去……是去太子寝宫。”

    ******

    储秀阁。

    长平公主朱微娖正站在殿外石阶上,看着几个宫女在嬉笑着打雪仗。

    她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微微仰着头,在暖阳照shè下,双眉如翠羽,双眸若晨星,轻抿着双唇,简直清丽难言。

    她搓着两只手,貌似跃跃yù试,也想加入战团,分享一下她们的快乐。

    突然,一个身影映入眼帘,直向她走来,让她不由得微张红唇,一副惊讶的表情中,俏脸也不由自主地微微红了起来。

    “微臣西门町……见过公主殿下。”

    来人正是西门大官人,他一副很是恭敬的神情,让朱微娖很不适应,连忙垂眸敛衽,竟然对这厮福了一福,却是没有话。

    “微臣有要事相询,不知公主可有闲暇?”

    这厮一本正经着掉着书文,两只贼眼却很是放肆地盯着姨子的脸:才两天没见,这妞竟然出落的愈发迷人了……

    朱微娖那堪被他这般看着,眼睛慌慌地从那几个停止雪战,向这边看过来的宫女身上扫过,竟不知回答,而是转身就向殿内走去。

    看她两条长腿步伐错乱,显示她内心也比较慌乱,实在是被这个sè狼姐夫突然找自己搞得有措手不及,也绝没想到。

    西门大官人好整以暇地施施然跟在她身后,两只眼睛绝不浪费姨子给他展示的背后美景:啧啧……这腰扭得,这屁股还蛮翘啊,嗯,这两条腿紧绷笔直,想来肯定是弹力十足……

    没等西门大官人看够,已是到了朱微娖那大大的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