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42章 这娘们还真是阴险歹毒!

第142章 这娘们还真是阴险歹毒!

    ()    送六堡茶给田贵妃的是什么人?

    西门町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竟然是……长平公主朱,微,娖!

    西门大官人对姨子的印象不是一般的好,美貌自不必,关键是心地善良,纯洁的一比,她怎么会做出如此yīn狠歹毒的事呢?

    西门大官人断定,她是受人指使,或是被人当了枪使,既然这样,身为人家姐夫,有责任有义务教育她,提醒她,千万别不学好,学人家做毒妇!

    储秀阁书房。

    西门町跟姨子宾主而坐,两人中间的案几上,沏着一壶茶。

    汤sè红浓,茶香醇厚,空气中飘散着一股松烟和槟榔的香味,正是地道的广西六堡茶。

    “自从上次喝了以后,到今天还唇齿留香,回味无穷……嗯,好茶,端的是好茶……”西门大官人“品”了一口茶,偏头看了一眼朱微娖,像是想起什么,忽然问道:“对了,这茶我从未喝过,上次忘了请教,这是什么茶?产自哪里?”

    对这个姐夫,朱微娖现在的确是刮目相看,很是敬仰,不过……敬仰归敬仰,绝对没有爱慕。

    因为,公主殿下恪守自己姨子的身份,怎可对姐姐的夫君心存爱慕?!简直是不知廉耻……如此,刚刚冒出的一丝丝,一爱意,便会被第一时间绞杀。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老朱有意将她许配给周显,虽然没有诏告天下(姐姐还没出嫁,做妹妹的自然得先等着),却是跟她提过。对这个未曾谋面的“未来夫君”,公主殿下还是了解过的,据也是文武双全,英俊潇洒,关键是知书达礼,温文尔雅。而姐夫身上貌似缺少这个,可能是出生江湖,匪气有余,儒雅不足,跟他在一起,总有种危险的感觉,貌似他会随时吃了自己。所以,公主殿下见到西门大官人,便会不由自主地感到心慌慌,意茫茫。

    此时,朱微娖已从开始的慌乱中镇定下来,她斜对着西门町,稍稍侧身而坐,双手叠放于腹,神sè平静地看着他,等着他“相询要事”,没想到,他却是慢条斯理地问起茶来,便淡淡一笑道:“此茶产自广西六堡,因而得名广西六堡茶。这六堡茶属于温xìng茶,不但具有其他茶类所共有的保健作用外,还具有健脾益肾,明目清心等养生效果。”

    “呵呵,这茶竟有如此功效,倒是没有听过,看来……这茶很是名贵喽?”

    “唔……六堡茶也属于陈茶,存放越久,越是金贵,但却存放不易。宫里的六堡茶都是广西府进献的二十年存,存量极少,每年还不足十斤。”

    “如此来,愚兄有此口服,还得谢谢微蹙了。”

    “额……你……你不必客气,我平rì极少喝茶,以前也没听过这六堡茶,还是近rì听人介绍,推荐,她给我后,方留下少许。”

    终于,西门大官人听到了自己想听到的,当即又喝了一口茶后,装作随意地问道:“呵呵,这茶如此金贵,看来送你茶的人对你蛮好啊,是你母后么?”

    朱微娖又是淡淡一笑,却是反问道:“难道对我好,仅有我母后么?”

    “咳,sāo蕊,是我错了,微蹙心地纯良,清丽娴雅,应该每一个人都对你好。”

    被姐夫这一夸,朱微娖平静的心不争气地猛跳了几下,俏脸又红了,连忙装着不经意地挪了一下屁股,坐正了身形,嘴里轻轻道:“是袁贵妃送我。”

    袁贵妃?!那是皇子朱慈焕的娘,难道是她要谋害田贵妃?

    关于田贵妃险些被谋杀一事,西门町以为是周皇后所为,考虑到母女关系,连朱微如也没告诉,刚刚与朱微如从翊坤宫一路而来,却是旁敲侧击,了解了一些宫里的情况。

    此时一听,有些出乎预料,不由得一愣,隔了半响,方试探道:“对袁贵妃,我早有耳闻,出手大方,xìng格直爽,可惜一直未曾拜见,她……送你不少吧?”

    朱微娖看西门町半天不话,以为他又盯着自己看呢,心里是怦怦直跳,眼观鼻鼻观心坐着,一动也不敢动,脑子里也胡思乱想着,他找我有要事相询,可这半天都是喝茶闲聊,难道他根本没事,只是找个借口,把阿秀打发走,好让我跟他独处一室……

    她这么想着,一颗心跳得更厉害,很是有紧张,突然听到西门町这一问,想也没想,接口便道:“嗯,足有一斤,若是你想要,我送你便是……不过,我已经先送了别人大半,现在所剩不多……”

    “呵呵,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西门町着,貌似吃味地看着朱微娖,调侃道:“咳,不知道是谁有此幸运,能得微娖如此厚爱,我是羡慕…,嫉妒,恨那。”

    纯洁的朱微娖,哪堪如此撩拨,贝齿轻咬红唇,嗔怪地横了西门大官人一眼,眼底的羞意是一览无遗,急忙“申辩”道:“我是送给田贵妃……她平rì最好喝茶,并且是一rì无茶则滞,三rì无茶则病……”

    “田贵妃?!她不是被皇上打入冷宫了么?你怎么……”西门大官人地调侃一下姨子,见她如此反应,心里很是痒痒的,不过,现在却是没空继续撩拨她,闻听之后,装着一惊打断道。

    “唔……”西门町这一,朱微娖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尴尬,呐呐道:“她被打入冷宫,是因为……因为我母后……当怪不得……她。”

    “这么,你送她六堡茶是为了替周皇后感到愧疚?”这厮哪壶不开提哪壶,让朱微娖一双手不由得揉来捏去,很是有……不知怎么回答。

    看朱微娖不话,西门町沉吟片刻,终于直奔主题道:“微娖,你送田贵妃六堡茶,那袁贵妃可曾提醒于你?”他感觉这事太过凑巧,不会那么简单,而如果是袁贵妃借刀杀人,那这个人也太yīn险了,完全是利用微娖的纯真善良,杀人于无形,还将自己置身事外,这样的人必须得……算了,先把事情搞清楚再。

    朱微娖一愣,想了一下,脸带疑问道:“她好像了一句……你为何问这个?”

    “她什么?”西门町却是没回答她,而是紧跟着问道。

    “唔……她……她田贵妃被打入冷宫,生活艰苦,只怕连茶都喝不上了……”

    朱微娖话没完,西门町突然一拍案几,差把茶水震翻,嘴里恨声道:“靠,这娘们还真是yīn险歹毒!”

    **********

    Ps:回来的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