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45章 霸气的丈母娘3(二合一大章)

第145章 霸气的丈母娘3(二合一大章)

    ()    周皇后将朱微如召过来,根本无视她刚刚伤愈,身体还有虚弱,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骂了足有半个时,但翻来覆去……不外乎就那么几句,你不得了了啊,翅膀硬了啊,都会找个外人来欺负你兄长了啊,你眼里还有木有为娘了啊,是不是想骑在娘亲头上啊,你要气死为娘啊……

    古时的女子,尤其是出自皇家这种上流社会的“白富美”,对什么“仁义礼信”,什么“三纲五常”,什么“百善孝为先”,可是牢记心头,常挂嘴边。

    朱微如虽然不大听周皇后的话,有时还敢直言母后的不是,但如果周皇后真的发飙,公主殿下这个做女儿的,不要像当今社会为了情郎,甚至是炮友,动不动就断绝母女关系,反目成仇,可是连嘴都不敢,只能是……像个犯错的学生低头挨老师训。

    当然,公主殿下由内而外,从心里到身体,都力挺自己的町哥,对母后的训斥是不是当作耳旁风,又另当别论了。

    但不管怎么,朱微如都不希望爱郎和母后发生冲突,产生矛盾,自己夹在中间很为难啊。

    就像现在,町哥大放厥词,让母后很是生气,后果肯定很严重,朱微如忙不迭地站起身,想要劝母后坐下来消消气,再去唤町哥进来跟母后say一声sorry。

    但周皇后可是雷厉风行的人,既然站起身,绝不会再坐下,一定要直面嚣张的狂生。

    如此,西门大官人话一完,没等他转身离开,已听到从书房传来“嗵嗵嗵”的脚步声,貌似一前一后,还是两个人。

    这厮合计,这次该是正主出来了……nǎinǎi滴,不你两句,你还跟我摆谱,丈母娘咋滴,皇后又算个屁,老子娶你女儿,可不是看你的面子,更不是冲着你家的权势,哥们玩得是心跳,凭得是本事!

    西门大官人也不走了,整了整衣衫,很遗憾手边没有一副黑框平光眼镜来装斯文,只能尽量作出一副温文尔雅,却又清高的模样,用眼角睥睨的眼神看向了偏厢通道。

    很显然,这厮准备跟丈母娘走一走……文人装逼路线!

    让西门大官人颇感意外的是,听脚步声貌似怒气冲冲的人,转过那偏厢镂墙,却是走出一位满脸微笑的中年女人,她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仿似纯天然的雍容华贵的气度,而这雍容华贵的气度背后,便是让人不敢逼视的万千威仪和无敌霸气。

    她一头乌黑的长发挽成优雅的流云髻,头发上很是别致地插了四五个玉簪,几根秀曼的发丝随着她缓缓走来,在她丰腴而白皙的脸颊飘飘忽忽,让她的风韵犹存增加了不少迷人风姿。而她微翘的嘴角,高挑的双眉,凤眼中偶尔迸shè而出的凌厉目光,又显露出这个女人极其地高傲,十分地自信,不容任何人挑战她的威严,绝不是个好相与。

    这便是传中……真正的女王了,不过,女王有老,因为,西门大官人从她身上,很明显地感觉到了一股沧桑的意味。

    当然,姜还是老的辣,女王越老越有范儿。

    看她头饰凤服,以及身后紧跟而出的朱微如,西门大官人这次不会误认了,心里感叹一句:好一个霸气的丈母娘!!!

    认出归认出,西门大官人却没有赶紧地过去拜见,甚至没有从门口处移步,就那么高傲地站那儿,用眼角睥睨着,继续装逼。

    周皇后微笑成“蒙娜丽莎”,露出两个老清新的酒窝,煞是平静道:“本宫假寐片刻,不想,竟是睡着了,幸亏微如及时唤醒,怎么,西门大人这是要……不告而辞?”

    她一句话,便把自己长时间晾晒西门大官人之事轻轻揭过,并且,言下之意,微如一叫醒我,我便赶紧出来,倒是你,好生没礼貌。本宫召见你,那是看得起你,给你天大的面子,你竟是耐不住xìng子,甩手就准备走人?简直是……无礼之极!

    但西门大官人一句话,却差让她控制不住,当场崩溃。

    “咳,恕在下眼拙,请问你是……”西门大官人这时方拿正眼看她,一脸疑惑道。

    周皇后的微笑瞬间凝滞,身子明显地一震,貌似要晕倒,朱微如手疾眼快,赶紧搀扶,嗔怪地看了一眼町哥哥,一脸郑重地“介绍”道:“西门……大人,这是皇后娘娘,我……我母后,还不前来叩见?!”

    “哎呀——”西门大官人一脸恍然,一脸“惊恐”,连忙上前两步,却仍是躬身道:“微臣还纳闷,公主殿下啥时候多了一个姐姐,原来竟是皇后娘娘,实在是罪过,罪过……”

    西门大官人虽然无礼,但这话得,还是让周皇后脸sè稍霁,很是大度地摆了摆手道:“不知者不罪,且免礼平身。”

    西门大官人直起身来,一脸仰慕地“赞叹”道:“皇后娘娘母仪天下,今rì一见,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周皇后微笑慢慢绽放,感觉这厮嘴还蛮甜,终于了一句人话,没想到,西门大官人顿了一顿,紧跟着,貌似顺口,又“补充”了一句,“那个,见面……不如闻名。”

    周皇后凤体一晃,瞬间再次崩溃,丢你老母啊,这混蛋怎么就没被灭口?!居然……居然敢两次戏耍本宫!!!

    她凤目圆睁,直盯着西门大官人,神sè越来越不好,脸sè越来越难看!已渐处于暴走的边缘,很想立马去老公那儿寻求火力支持,控竖子目无尊长,藐视皇后,简直无礼,无状之极……

    靠,眼珠子睁那么大,吓唬谁呢,老朱我都不怕,还怕你?!来而不往非礼也,你给我那么……长一个下马威,我只是在言语上,地挤兑一下也不行?

    西门大官人貌似浑然不觉,煞是认真地问道:“不知皇后娘娘召我前来,所为何事?”

    皇后就是皇后,女王毕竟是女王,周皇后很快便控制住满腔的怒火,竟是眨眼间便恢复了雍容华贵的气度,居然,竟然,赫然莞尔一笑道:“听微如,她十分钟意于你,本宫身为她母后,听你在宫内,便召你过来,见上一见,难道不可以?”

    “可以,当然是可以……”这厮装着一愣,随即很是欠揍地一甩头,貌似谦恭道:“皇后娘娘,现在您已见过,对生……可还满意?”

    满意你老母!简直是厚颜无耻!!混账东西,有你这么话的么?!

    周皇后两眼一黑,连忙主动伸手搭在朱微如胳膊上,几乎是一字一顿道:“好,好,很好……”

    “谢皇后娘娘夸赞……”没等周皇后完,西门大官人已很是谦虚地打断道,接着,却一本正经地感叹道:“皇后娘娘果然是慧眼识人!还真是,有其女必有其母,微如公主亦常常这般夸我……”

    你丫还能更无耻一么?周皇后哪里还听得下去,冷冷打断道:“西门大人,你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么?”

    讥讽我不知天高地厚?!难道你知道……

    “不知道……”西门大官人来而不往非礼也,很是老实地摇了摇头后,一拱手“请教”道:“皇后娘娘学识渊博,一定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你——很好,很好,没事了,你可以退下……”周皇后再也忍不住,感觉胸口很闷,嗓子眼冒腥,貌似要吐血,抛下这句话,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眼神狠狠地剐了西门大官人一眼,随即,一旋身,向殿内而去。

    政治这玩意,充满了下流无耻,yīn险肮脏……等各种的利益叫唤,若想玩政治,就必须将血xìng与感xìng压抑到最低,甚至完全泯灭,只考虑利益,只考虑结果,最忌讳的就是热血和冲动。

    所以,这一般是中老年人的游戏,sāo年或是年轻人绝对玩不转,古往今来,概莫如是。

    很显然,周皇后是一个玩政治的高手。

    而西门大官人却是个另类,他两世经历融合,论厚颜无耻,装腔作势,心机深沉……放眼天下,还真找不到对手。虽然他玩政治刚刚入门,但玩起来绝对是得心应手,不输于官场老油条。

    关键是,这厮谁也不怕,完全不按套路出牌,这就让他的对手——岳母大人,只能选择静观其变,被动出击。

    如此,很遗憾,皇后娘娘在跟女婿的第一次交锋中,老政治家以暴走的结局,输给了政坛新秀。

    西门大官人很是无辜地对恨恨看来的朱微如双手一摊,耸了耸肩,不过,在她转身去追母后前,却是递过去一个得意的眼神。

    这时候,那袁贵妃朝周皇后的背影淡淡地看了一眼,并没有跟过去,而是上前一步,对西门町笑嘻嘻道:“西门大人,你和人话……总是这样咄咄逼人吗?”

    “呃……咄咄逼人?我有么?对了,还未请教,你是……”

    “本宫姓袁,腆为贵妃……”

    “你……你是袁贵妃?”西门町一下睁大了眼睛,实难把这个看起来傻乎乎,也蛮可爱的女子跟那yīn狠歹毒之人联系起来。

    看西门町露出这副惊讶的表情,还以为西门大官人对她的“大名”早有耳闻,当即嫣然一笑道:“怎么,本宫看起来不像贵妃娘娘?”

    靠,你丫就是袁贵妃啊,怪不得老子第一眼就感觉你是个很有心计,也很会演戏的女子,他娘的还真看对了。

    “不像,一都不像,你若不是贵妃娘娘,打死我也不信……”西门大官人一本正经地猛摇头道,袁贵妃正满脑袋黑线,很是无语的时候,这厮却话锋一转道:“貌美倒还罢了,我实在没想到,贵妃娘娘还可以如此年轻,看起来比微如还嘛。”

    袁贵妃立马被这厮哄得眉开眼笑,花枝乱颤,颤得那单薄衣衫下面的丰rǔ翘臀,充满了令人血脉喷张的诱惑力。

    西门大官人眼睛发直了一秒钟,西门官人也差站起来举手立正……好在,这厮见惯了绝sè美女,这段时间也经常泄火,已是练出了超人定力。是以,面对袁贵妃如此艳sè,尽管脑海中已把她脱了个jīng光,但表面上,这厮还是保持住了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

    “西门大人,你这嘴巴真甜,怪不得我们微如会喜欢上你。”

    老子嘴甜心更甜,不像你口蜜腹剑!

    “贵妃娘娘谬赞……”西门大官人也懒得跟她扯了,一拱手道:“咳,我还有事在身,这便告辞。”

    “嗯……”袁贵妃笑容一敛,朝那偏厢看了一眼,却是靠上一步,低语道:“西门大人,虽然初生牛犊不怕虎,但一味鲁莽,逞口舌之快,却不是经世之道,也非立足之本。本宫送你一句话,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希望你三思。”

    呃……你这是跟我示好,想拉拢我?

    西门町稍稍一愣,却是正sè道:“木秀于林,如果够粗够壮,岂惧风摧?!你刚才我咄咄逼人,其实,咄咄逼人有什么不好?这世上的人都是贱骨头,你退一步,他就进一步,得寸进尺,贪得无厌。我做人的原则是,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谁敢在我头上拉屎撒尿,我就让他断子绝孙!!!”

    话一完,西门大官人再不啰嗦,一转身,便大步出门而去。

    袁贵妃呆呆地看着他离开,半天也没回过神来。

    正所谓一入宫门深似海,再纯真的女子,进入宫中也会被卷入权力争斗的漩涡中。

    比感情,她当然比不过老朱对周皇后的情深意笃,比吸引力,更是被天生“名~器”的田贵妃甩七八条街不止,即便论美貌,宫中嫔妃强过她的不知凡几。

    但袁贵妃一入宫中,凭着她那张极难让人生出戒心,又很具亲和力的娃娃脸,以及圆滑熟通的手腕,在权力争斗中,仿似如鱼得水,竟是在后宫中,渐渐地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成为最得老朱宠爱的三个女子,周皇后,田贵妃,袁贵妃。

    她是个极有野心的女子,虽没想取代周皇后,成为后宫老大,但却想“母凭子贵”,将儿子送上皇帝的宝座。

    她对宫中形势看得比谁都清楚,朱慈烺虽为太子,却是个实打实的纨绔,也不得老朱喜欢,朱慈炯对谁都是唯唯诺诺,极没主见,如果老朱废立太子,唯一对自己儿子朱慈焕构成威胁的便是田贵妃的儿子朱慈炤。

    所以,联盟周皇后,打压田贵妃,便是她一贯的策略。

    往rì里,她对正宫娘娘温恭谦让,礼貌的不得鸟,周皇后也把她当作真正地姐妹,掏心窝的话常。

    终于,“姐妹”联手,从老朱身边清除了田贵妃这个sāo货,二人为了斩草除根,更是向田贵妃举起了屠刀。

    而袁贵妃却是不知道借刀杀人的计划不但失败,自己还被揭露出来,以为“干掉”田贵妃已成定局,那么……下一个矛头,自然是要瞄准周皇后,也是最大的绊脚石。

    她知道,这根骨头很难啃,搞不好,前功尽弃事,自己和儿子的命也不保。

    很好,西门大官人横空出世,关键是一出来,就差那么一,便干掉太子爷。

    这样一个猛人,这样一个帮手,这样一个愣头青,袁贵妃若是不拉拢过来当枪手,那她这个“贵妃”的名号就太浪得虚名了。

    ******

    Ps:算21、22rì更新。。。再祝各位:端午、周末快乐!!!

    另,再次感谢龙哥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