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50章 请西门大人赐招

第150章 请西门大人赐招

    ()    老天再次变脸,昨天还艳阳高照,今儿又yīn云密布,伴随着一阵阵刺骨的寒风,让清晨冰冷的空气更冷了几分,这样的天气充满着凄惨和哀伤的味道,仿似预示着今天某些人的下场。

    广场上的积雪仍在,那化开的雪水也早已结成了薄冰,走在雪地上,发出清脆的“嘎吱嘎吱”声,如果不心,很可能就滑一跤。

    西门大官人显然没受天气影响,心情看上去很是不错。

    但在如此yīn冷的清晨,这厮竟是一副浮浪公子的清凉打扮,头戴缨子帽,穿着白罗褶,手里还摇着一把描金折扇。

    还别,这厮这身打扮在寒风中猎猎飘舞,倒是为他平添了几许潇洒的风姿和高深莫测的味道。

    此时他迎着寒风,满脸微笑,一手负在身后,一手轻摇折扇,状甚轻松惬意地站在那乱石堆砌的台上,看着三三两两围上来准备看热闹的兵士。

    西门大官人今天没穿威严的军服,也没佩挂玄武剑,而是一副浮浪公子哥的模样,却是故意整出一个弱者的形象,到时候“辣手摧花”,绝对会给一众兵哥哥留下更为深刻的印象。

    而兵哥哥们看到西门大官人这副造型,果然被雷到,印象很是深刻,一个个从心底发出哀嚎:我草,这么冷的天穿这么少,还他妈摇一把扇子,这货脑子肯定被冻坏了,不然的话,哪有这么装逼的,只怕是个人上去,就把这丫揍成白痴,亏了,亏了,老子也应该报名啊……

    随着围观者越来越多,更是议论纷纷嘈杂成一片。

    早就过来的马平赖长荣秦仁和杨泽凯吴建升则是分站在台上两侧,都是全副武装,紧绷着脸,一言不发地看着众人。

    西门大官人始终是脸带微笑,终于,看到一左一右有两拨人群被簇拥着向这边走来,这厮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昨晚在吴建生一一解释下,西门大官人对那四十七个挑战者,已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有一让他颇感意外,原以为报名挑战者都是来自以廖道延和庞光列为首的两帮地痞流氓,但报名册上最后两个挑战者,却是来自那不到一千人,在军营里保持中立,也相对比较老实的新兵里。

    此时看到两位老大前呼后拥而来,西门大官人眼睛不由得扫向了缩在围观者后面的那帮兵士,看他们一个个神情兴奋,貌似都等着好戏上演,一时间,很难从中找出两个报名者的踪影。

    很快,随着围观者自动闪开道,两拨人已到了台前。

    西门大官人眼睛扫视了他们一圈,啪地合起折扇,了两拨人,笑眯眯道:“本官没想到有这么多不服者,看来,本官得打起jīng神,可别上任第一天便丢了乌纱帽……”这厮呵呵笑了两声,话锋一转,一脸认真地“挑衅”这些个挑战者道:“本官要提醒你们一句,拳脚无眼!你们也看到了,本官今儿一身轻松打扮,就是为了更好地施展拳脚……咳,废话不多了,只要你们做好了挨揍的准备,现在就可以上台挑战本官。”

    挨揍的准备?!

    底下这帮地痞流氓顿时被刺激了,一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立马跳上台将这个大言不惭的白脸揍得他老妈也不认识。

    但两位老大不是蠢人,都暗自揣测这个新来的指挥使玩“单挑”这一手,是不是在设计陷阱,等他们主动跳出来后,突然变脸收拾他们。所以,都不愿意做这个出头鸟,而成为“御军卫所老大”的诱惑又太大,即便是陷阱,他们也想尝试尝试。

    现在,他们都在等,等对方先动作。

    二人像是卯足了劲,都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就等着对方先沉不住气。

    两位老大都跟老僧入定似的,无论如何也不肯做这出头鸟,但手下的兄弟们可没考虑那么多,才不管什么出头鸟不出头鸟,一个个纷纷叫嚣着向自己的老大请战,却是被各自的老大眼睛一瞪,顿时闭上嘴,低下头,一脸不服气地走开了。

    如此,吵吵归吵吵,却是没人第一个跳出来,似乎都在等出现一个二愣子,冒冒失失先上去探探这个帅哥大人的路子。

    见此情景,西门大官人当然是猜出他们心中的顾虑,他可没时间等下去,当即长笑一声,语含讥讽道:“怎么,你们有胆子报名,却是没胆子上台么?”

    廖道延和庞光列相互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坚定:老子才不会派人先上,你丫别做梦了!

    西门大官人眼睛在两拨挑战者中缓缓扫过,突然敛起脸上的笑容,沉声道:“如果再没人上台,则视为你们放弃挑战,现在本官再给你们一炷香时间……吴佥事,计时!”

    吴建升好似早有准备,连忙从长袖中取出一个铜壶滴漏,将其置在台前,打开了底部的孔塞子。

    随着孔口流水,铜壶的水位下降,慢慢向一刻钟的时间逼近,廖道延和庞光列再次互看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焦急:你他妈倒是上啊……

    正在这时,却听到从后方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二愣子”终于出现了,“既然没人上台,便让我们兄弟先来!”

    两位老大和一众挑战者都回头一脸好奇加感激地看向了“二愣子”,只见两个兵哥哥脸sè煞是平静地并肩而来,他们都不认识,但西门大官人却是知道,这两个相貌平凡,放在人堆里绝不会引起人注意的兄弟俩,正是那最后两个报名挑战者,名字很好记,哥哥叫张学佐,弟弟叫张学佑。

    他们穿着军服,却是空着手,身上也没有带兵器。

    到了台前,二人身不做势,都是轻轻一纵,上了一米石台,看他们干净利落的身手,应该都学过功夫,顿时引来底下一片喝彩声。

    兄弟俩的脸上依旧是平静如水,西门大官人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二人,对他们这番表现,心底倒是生出了一丝欣赏。

    “西门大人,我兄弟不自量力,要向您讨教几招,不知可有什么规矩?又依什么判定胜负?”站在前面的哥哥张学佐双手抱拳,朝西门大官人躬身施了个礼,不亢不卑道。

    西门町笑着摇了摇头道:“你们尽管出手,只要将本官打下石台便算获胜。”

    张学佐犹豫了一下,再次一抱拳道:“西门大人,实不相瞒,我们兄弟自便拜在河南忠义堂孟非孟老爷子门下修习劈山掌,今年师傅他老人家觉得我们武功已有成,便准许我们出师……咳咳,劈山掌刚猛霸道,掌力易发不可收,万一我们兄弟不知轻重,失手将大人击伤,不知……”

    西门町与孟老爷子在朱微如的选婿决赛场上见过,往rì里对他也早有耳闻,凭着一手劈山掌威震大江南北,为人急公好义,也喜欢广收门徒,忠义堂的势力在河南几乎能与少林寺比肩。由于他年届八十高龄还奔走江湖,很是受到江湖中人敬重。一提起他,无不一挑大拇哥:孟老,好样的,比缩在少林寺内念经的智枯方丈强多了。

    西门大官人没想到这帮新兵里还有忠义堂的弟子,此时听了张学佐的话,虽然透着谦虚,但也充满自信,更是光明磊落,不由得暗自头,心里是越发欣赏。

    西门町微微一笑道:“呵呵,如果你们能将本官击伤甚至击毙,一概不用负责,并且,这御军指挥使的位置照坐。”

    此言一出,底下两拨人中顿时响起一片聒噪之声:靠,这俩子竟然是老孟的徒弟,由他们出手,这装逼货不被拍死,也会被拍残,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没机会了?

    不过,廖道延和庞光列两位老大却仍然是不动神sè,静静地看着台上。

    西门町冷冷地瞥了底下一眼,偏转头,又笑嘻嘻看着张学佐张学佑兄弟俩道:“你们谁先来,还是一起上?”

    个子稍高一的张学佑,此时从哥哥身后上前一步道:“我先来……”着,也不废话,双腿一跨,摆了个骑马蹲裆式,紧跟着双掌一划,一前一后立在胸前,“请西门大人赐招。”

    西门大官人向来喜欢以静制动,后发制人,除了大耳刮子,也没招可赐。

    对这兄弟俩,西门大官人当然不准备赏他们耳光,他回手将折扇插进衣领后,一伸手撩起罗褶下摆掖在腰下,再一摆手,伸在身前空中,另一手仍是负在身后,摆了个巨牛-逼的POSE,神情煞是专注道:“请!”

    ***********

    Ps:新的一月,差没开个好头,总算赶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