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51章 承让,承让……

第151章 承让,承让……

    ()    西门大官人摆出的这个POSE在前世的功夫电影里是最常见的装逼架势,比张学佑的蹲马步姿势潇洒了N倍不止,而且,他脸上的神情平静而专注,配上那简洁到了极致的“请”字,就气势而言,很有一代宗师的风范,顿时惹来不明真-相者的哄然叫好声。

    张学佑看西门大人了个请字后,便宁立不动,听到底下的叫好声,也是心生不服,花架子而已,难道还能比老子的马步功夫扎实?当下也不再客气,嘴里了句“心了”,左脚向后移动了一步,却猛然一蹬,宛如猛虎下山一般,一掌向西门大官人劈去。

    很显然,张学佑自修炼劈山掌,已很有几分火候,这一掌劈来竟然在寒风中劈出破空之声,更带起身前的积雪,随着掌势向空中激扬而起,裹向西门町。

    西门大官人想“辣手摧花”,以霹雳手段收拾一下御军卫所里的刺头,当然不能一开始便展示变态的实力,那样的话,谁还敢主动上来挨揍?

    他的计划很简单,一路扮猪吃虎,既把挑战者狠K一顿,又让后来挑战者觉得,是这厮运气好,老子上去肯定能将他干翻……当然,要将所有人震慑住,让他们彻底心服口服,最后充分展示实力的雷霆一击,必不可少。

    而先上台挑战的张学佐张学佑兄弟俩,却是不在西门大官人揍人的范围内,由于他们师从老孟,功夫显然不是一帮地痞流氓能比的,这就让西门大官人的扮猪吃虎计划有难度了。

    击败他们是肯定的,但又不能让底下的挑战者产生怀疑,更不能让他们因此胆寒,靠,这两子功夫这么好都不行,老子上去肯定也是白搭……所以,西门大官人在众目睽睽下隐藏实力,装着左支右绌,甚至很是狼狈,再很是凑巧地将他们打下台,绝对要靠这厮的演技了。

    却张学佑这一掌击来,西门大官人貌似不敢硬接,连忙撤身后退,由于退得匆忙,脚下竟是一滑,差摔倒。

    见此良机,张学佑却是没有紧跟着扑上,反而掌力一收,等西门大官人站稳了。

    这一下,顿时引来底下的一片嘘声:我靠,你丫就这本事还敢叫嚣着跟我们单挑?!

    这反应很好,让西门大官人的表演没有浪费。

    西门大官人很是不好意思地冲张学佑笑了笑,再次装逼地一摆手,神情庄重道:“请!”

    张学佑朝哥哥看了一眼,见他对自己微不可察地一头,便不准备再给这个西门大人面子,速战速决击败他,让我们兄弟当御军指挥使总好过那帮地痞流氓。

    他暗中一提气,随即腾身而起,居高临下又是一掌劈落,这次声势更猛,西门大官人当然更不敢硬接,他一缩脖子,竟然很没风度地转身就跑。

    不得不,西门大官人逃跑的功夫还是让人刮目相看的,猛地窜前几步,已脱离了张学佑的掌力范围。

    当然,西门大官人如此无能的表现当即便换来底下更大的嘘声。

    而张学佑这次决定不给西门大官人再摆POSE的机会,前脚一落地,根本不待后脚落下,已是单足一蹬,身体前扑,双掌连环,极快地向西门大官人的胸口击去。

    石台只是乱石堆砌,给领导训话用的,地方并不大,西门大官人此时已退无可退。

    他眼中的双掌慢慢悠悠击打过来,这厮貌似被吓住了,竟站那儿不知道闪避。

    眼看着一掌已印到他胸口,他像是突然jǐng醒过来,赶紧蹲身,头上的缨子帽虽然被击飞,但他也在间不容发之际,很是“慌乱”地从张学佑的腋下穿过。

    当然,西门大官人也不能表现的过于脓包,一窜到张学佑身后,他很是“凶猛”地用肘部向张学佑后心击去。

    张学佑当然是感觉到了,也第一时间判断,西门大人这一肘击的力道不是很大,自己能扛得住。

    他运气于背,承受这一击的同时,也以牙还牙,以一个真正凶猛的肘击向后击打。

    嘭——嘭——

    随着两声连响,两记肘击都击中了对方的背部,而张学佑果然抗住了,只是身体稍稍前倾了一下,西门大官人却是被击打的“嗵嗵嗵”往前冲了好几步,已是到了石台边,身子连晃是晃,貌似背后有人吹口气也能把他吹下台去的时候,这厮终于站稳了。

    但没等他回转身,张学佑已从背后杀到,这次没用掌,长腿一抬,啪得一脚飞踢而出,目标正对西门大官人翘翘的臀部。

    靠,老子最讨厌别人踢我屁股!

    西门大官人觉得机会来了,在张学佑招式使老,不能变招之极,身子晃啊晃地一个错步横跨而出,同时,向后转,不但避开了屁股挨踹,也面朝了张学佑。

    张学佑虽然一脚踢空,一条腿也伸到了石台外面,但的确有功夫,尤其是下盘功夫很是扎实,竟是在身体重心向台下倾斜的情况下,双掌猛地发力击打在石台上,阻止身体前冲,同时,腰身一扭,再以立地的那只脚的脚后跟为支撑,强行转过身来。

    就凭这一手漂亮的转身动作,当即获得了满堂彩。

    可惜,西门大官人决定不跟他玩了,在他回转身,另一只踢向半空的脚还没收回来之际,这厮貌似终于找到机会,一个标准的足球飞铲动作,身体向后倾倒,双脚前伸,一高一低,很是“野蛮”地踹在了张学佑立地的脚后跟和腿肚子上。

    由于是在冰雪中滑冲,比在足球场的草地上速度快多了,张学佑重心还没站稳,当即被踹得身子往后跌倒,本能地将另一只脚向身后落下,想站稳身形,但……

    随着“扑通”一声,张学佑同学很是憋屈地摔到了台下。

    西门大官人第一时间爬起身来,都顾不上拍打身上的积雪,便走到台前,很是遗憾地朝张学佑拱手道:“承让,承让……”

    底下的兵哥哥们一时间还有发蒙,我靠,这样就算挑战失败?这货纯粹是无赖打法嘛。

    “西门大人身手灵活,也能把握时机,我弟弟输得不冤……”张学佐上前一步,神sè平静道,着,一抱拳,神sè凝重道:“现在便由在下向西门大人讨教几招。”

    西门大官人却是摆了摆手,先把缨子帽捡起来戴好,又将身上的积雪拍了拍,再将衣衫整理了一下,这才……这厮想了一下,又把道具——折扇,从脖子后抽了出来,往身前一伸,也是神情凝重道:“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