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52章 虎比不虎

第152章 虎比不虎

    ()    张学佑有贪功冒进,结果被西门大官人“铲”下台,做哥哥的显然沉稳多了,也是引以为鉴,双掌翻飞,步步进逼,是稳扎稳打。

    如此一来,西门大官人是“险象环生”,更是狼狈不堪。

    不过,他的确是“身手灵活”,眼看被击中的时候,突然脚下一滑,竟是险险躲过;要么,像是被掌风扫到,身形踉跄中,又避了开去;要么……“形势所迫”抬手格挡,当然是被击飞出去,却总是很巧,没有摔下台,而是在台边滚上两滚,然后又能爬起来……

    张学佐又有新发现,这西门大人看起来细皮嫩肉,却皮糙肉厚,貌似很禁打。

    诚然,底下一众围观者也发现了,怪不得这货敢叫嚣单挑,打人的本事没有,原来竟是仗着自己挨打能力强。不过,这货运气也好,在台边摔倒了五六次,甚至有两次大半个身子都伸出台外了,硬是没摔下台。

    一时间,场面看起来完全是张学佐在向大伙演示劈山掌的威力,西门大官人连滚带爬,既无招架之功,更无还手之力,但他一次次摔倒,却能一次次爬起来,竟然还没事。

    此时,西门大官人“迫不得已”下,又跟张学佐硬碰硬,被一掌击飞在台边,他一个驴打滚,很是快速地爬起身,一边揉着貌似摔疼的屁股,一边“jǐng惕”地看着飞身跃过来的张学佐——这厮感觉……表演的差不多了,再这样下去,演技再好,也会露馅。

    而张学佐看西门大官人没有像前几次一样,爬起来先从台边跑开,而是站那儿没动,看他架势,貌似准备反击了。

    张学佐很是谨慎,缓移脚步靠近,完全封住站在台边的西门大官人的退路,到了近前,出手的速度也变得很慢,一向西门町左肩击去。

    西门大官人不知是呆住了,还是知道自己躲不过去,就那么站在那儿准备挨打,眼睛直直地看着张学佐一掌慢慢推来。

    就在掌峰距离西门町肩头还有两三寸左右的时候,张学佐突然腰胯一拧,猛然发力。

    底下围观者瞬时瞪大了眼睛,都认为……终于到了见证西门大官人被击下台的时刻,竟是忘了这可关乎御军指挥使的宝座。

    西门大官人虽然衣衫不整,帽子也早飞了,但那把描金扇还牢牢地握在手中。

    他脸上露出惊慌之sè,身子一缩,做了一个不显眼的沉肩动作,卸去了张学佐掌上大部分力道,借着左肩被掌力一击,身子向后歪斜,双手本能般伸出要揪住什么东西,免得自己掉下台去,却貌似忘了右手还握着折扇,这一下挥去,竟很是“巧合”地一下在了张学佐胸口的膻中穴。

    实话,张学佐看到折扇毫无章法地戳了过来,很是敏捷地侧身躲闪了,但折扇看起来速度也不快,就是躲不开,他刚侧身,折扇便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暗劲透过扇柄钻入了自己的膻中穴,顿时被“定”在了那儿,他最后的表情定格在了满脸的惊愕,疑惑,不可置信……

    西门大官人虽然是双手同时伸出,但显然的,他右手拿着折扇,当然是先戳到张学佐,将他定住后,左手才“慌乱”地抓了过来,一把揪住了张学佐胸口的衣服,嘴里还配合地发出“啊——”的惊叫声。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没明白怎么回事,只看到张学佐被西门大官人慌乱中伸出的折扇戳到,像是突然愣了一下,然后整个身体重心都倒向台下的西门大官人一把揪住了他的衣服,本能地一拽……嗯,就这样,西门大官人站稳了,但张学佐却是被拽到了台下。

    张学佑站在台下,一直都紧盯着台上的战况,却是看到那很是关键的折扇一戳,当即就心里一紧:呀——兄长也太倒霉了,竟然被戳到膻中穴?!

    不等张学佐一头栽到地下,张学佑一个箭步上前,已稳稳地接住了一动不动的哥哥,同时悄悄伸指出,解了被封的穴位。

    如此,张学佐一个挺身,从弟弟的怀抱中站了起来。

    从他“突然愣住”,到“挺身站起”,只有短短的一两秒时间,大家伙都没发应过来,还处于目瞪口呆中,完全不相信眼前的事实。

    西门大官人已是满脸“得意”地朝张学佐抱拳道:“侥幸,侥幸……”

    张学佐很清楚自己刚才那突然发力的一掌之威,虽然看到西门町沉肩御力,但击打上去,明显地感觉到从西门大官人肩头传来的反震之力,不强不弱,恰好能让他不被掌力击飞。而那折扇过来,更是透着玄乎,自己明明看到,竟是闪避不开……

    他眼神复杂地看着西门大官人,实在想不出是西门大官人运气好,还是他故意隐藏实力,一时间竟忘了话。

    西门大官人却是不再看他,再次戴好帽子,整理仪表,唰地打开折扇,举步轻摇,眼神睥睨,很是嚣张地看着台下道:“下一位是谁?”

    尿道炎和膀胱裂两位老大刚才看得心惊肉跳,很是担心西门大官人这个软蛋被两“二愣子”击下台,甚至有后悔……现在,不能再“矜持”了,该出手时就出手,绝不能让对方先拣到便宜。

    于是乎,西门大官人话音刚落,从台下一左一右,竟同时跳上两个人。

    两个伙子一上台,看到对方都是一愣,也是不屑地一撇嘴。

    由于探路先锋张氏兄弟的实力摆那儿,两位老大想到一块了,甭管西门大官人有多软,能把老孟的徒弟整下台去,还是不能视,都不约而同地搁置了报名前制定的车轮战计划,而派出了手下的大将,力争抢先把“指挥使”的位置抢到手。

    这两身手敏捷的伙正是两位老大手下的四大猛人之一:虎比和疤哥。

    西门大官人笑嘻嘻地看着他们,自顾自道:“两个一起上?也好,省的本官浪费时间……”着,这厮撸了下袖子,很是认真地jǐng告道:“刚才本官只是活动活动手脚,没有出手进攻,现在……你们可得心了,本官揍人可是很痛的。”

    呃……你丫这块料,还用我们一起上?!

    虎比和疤哥感觉很是无语地互看一眼,都迟疑了一下没有话。

    西门大官人却是将折扇一合,往前一伸道:“别看了,出手吧。”

    “西门大人,若是我们合力将你击下台,究竟算谁赢?”虎比不虎,想到了关心的问题。

    “这还不简单,当然你们俩再比试一下……”西门大官人淡淡一笑,看了他们两眼,摇了摇头道:“不过,想把本官击下台,你俩估计不行。”

    虎比不虎,但受不得激,闻听之下,当即怒吼一声,招呼也不打,挥拳就向西门大官人冲了过来。

    西门大官人站在那里,没躲,也没跑,脸上更没有露出惊慌之sè,等到虎比接近自己的时候,手中的折扇闪电般挥了出去,啪地一声脆响,扇柄正抽在他脸颊上,虎比只感到眼前一花,头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打得有昏头转向。

    再看他脸上,已被抽出了两指宽的一条紫sè伤痕,这当然是西门大官人手下留情,不然的话,内力灌注,虎比的脑袋绝对会开花。

    西门大官人虽然是地展示了一下实力,但也是与刚才的表现判若两人,当即让一众围观者,还有台上的虎比和疤哥有发蒙。

    而张学佐却是眼前一亮,貌似醒悟过来什么。

    虎比被西门大官人这一下给抽晕了,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尤其是疤哥还脸露不耻地看着他,当即让他有恼羞成怒,再次怒吼一声,又冲了上来。

    这次,还不如上次离西门大官人近,只看到一道扇影挥洒而出,扇柄已抽在了虎比的脖子上,他只觉着天旋地转,眼前金星乱冒,脚步晃了晃,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

    回来晚,算是3rì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