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53章 拳头真的比折扇硬

第153章 拳头真的比折扇硬

    ()    西门大官人明知指挥佥事吴建升是王轩的亲信,还不将他辞退,原因有二:一是林大都督特别介绍了吴的家庭背景,不管是吴三桂,还是祖大寿,最好是不要得罪;二者,西门大官人也想将这个sāo年拉拢过来,从而能从他口中探知一些王轩,甚至是杨嗣昌的秘密。

    故此,西门大官人走了两步棋,以示对吴同学的欣赏和信任。首先增加一个指挥同知的职位,来制衡或者架空杨泽凯的权力,却没有对指挥佥事如此;接着,将自己到御军后的第一件事——组织挑战的报名工作交给了吴,却没有交给他带过来的马平等三人。

    而当晚,西门大人高度赞扬和肯定了吴同志的组织工作,让很识时务的吴建升有受宠若惊。当西门大人亲切和蔼地向他了解那四十七个报名挑战者时,吴同学完全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尤其对两位老大极其手下的猛将,更是“浓墨重彩”地向领导介绍了一番。

    现在,由于张氏兄弟的“搅局”,无形中便将挑战的级别陡然拔高了,廖道延和庞光列两位老大也很识时务,果断放弃让马仔打前战,直接派上了大马仔。

    西门大官人一看上台的是两位老大手下的四大猛人之一的虎比和疤哥,当即将扮猪吃虎的计划作了相应调整,也就是将揍人的本事调整到与挑战者相适应。

    于是乎,虎比成为了西门大官人扮猪吃虎的第一个牺牲品。

    不过,将他抽爬下后,西门大官人好似火气上来了,一边怒喝道:“我让你吼,我让你吼……”一边又扬起折扇,劈头盖脑地敲向坐在地上晕头转向的虎比,听声音,竹制扇柄敲到虎比头上竟是发出和尚敲木鱼的脆响,力道肯定不。

    果然,没敲几下,虎比已昏倒在地,而他头上……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冒出了几个大包。

    站在一旁的疤哥见状,他头上那道从额头至下巴的刀疤不由得涨红了起来,也跳动不已,他汲取虎比的教训,没有怒吼一声冲上来,而是闷声不响地,趁西门大官人只顾着敲打虎比,而没有直起身的时候,突然冲上前,抬腿就是一脚,从侧面踹向西门大官人的腰部。

    是的,疤哥这是偷袭,已顾不上什么体育jīng神,江湖道义了。当然,作为骨灰级的地痞流氓,疤哥也缺少这个。

    西门大官人姿势不变,但敲向虎比的折扇却是划了个弧度,啪地一声,抽打在了疤哥踢过来的脚背上。

    疤哥当即“啊——”的痛叫出声,感觉脚骨都快裂了,一把用双手捧住自己的脚在原地跳了好几跳。

    西门大官人这才站起身,笑嘻嘻地向他走去,疤哥自然是顾不得脚疼了,赶紧放下来,抬手就一拳,向西门大官人轰了过去。

    西门大官人笑容不变,折扇再次挥出,又闻啪地一声,这次是抽打在疤哥打过来的手背上。

    疤哥第一时间痛叫出声的时候,手背上仿似被钢尺狠狠抽了一下,很快现出一道青紫的伤痕。

    但西门大官人离疤哥太近,疤哥感觉不安全啊,哪里还顾得上疼,一脚往后撤的同时,另一脚又踢向西门大官人,正是刚才那只被抽过的脚。

    结果可想而知,脚背又挨了狠狠一抽,恰好又抽在刚才的痛处,疤哥这次感觉脚骨真的裂了,一声惨叫过后,人也仰面跌倒。

    也不怪疤哥有失体面的惨叫,那是因为西门大官人为了惩戒他的偷袭,折扇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脚骨虽然没有粉碎xìng骨折,但起码也是裂缝了。

    西门大官人很是无语的样子,看着倒地的两位,摇了摇头道:“就这本事也来挑战本官?比开始的两位差远了……”着,朝赖长荣和秦仁一招手,又了,脸露嘉许道:“不过呢,本事虽然不济,但敢于上台挑战本官,还是勇气可嘉,把他们抬下去,一会儿找大夫好好看看。”

    等赖长荣和秦仁将虎比和疤哥抬下去,西门大官人踱步到了台前,目光扫过台下两位老大,用折扇向一众围观者,一字一顿很是嚣张道:“还—有—谁?”

    两位老大真不愧是多年的死对头,将对方的秉xìng都摸得很是清楚,这一次,竟然……居然又一起派出了手下四大猛人中的头号猛人:坤哥和豹子。

    西门町看去,从左侧蹦上台的坤哥,是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九的jīng壮汉子,一身军服极不合身,感觉束手束脚,他浑身遒劲的肌肉貌似随时要将军服撑破,头上未戴军帽,露出一颗即便在yīn天里也璀璨生光的光秃秃脑袋。几乎同时,从右侧窜上台的豹子,却是一个身高只有一米六几,身材瘦,英气勃勃的伙子。

    西门大官人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他们几眼,笑嘻嘻道:“你们是一个个来,还是一起上?”

    坤哥看了豹子一眼,见他神sè平静地看着西门大官人没有动,便表情凝重的向前跨出一步。

    “不错不错,个子虽然高,却是腰马合一,下盘很稳,不知道……禁不禁打。”西门大官人一边用折扇轻敲着左手掌心,一边笑嘻嘻地头道。

    坤哥没有话,却是看了西门大官人手中的折扇一眼,貌似很是忌惮,又似乎提醒西门大官人:老子空手,你丫好意思拿着……嗯,虽然扇子不是武器,但手上总是多了件东西。

    西门大官人笑道:“想试试本官的拳脚?”

    坤哥了头。

    西门大官人回手将折扇插入后衣领,很是认真地jǐng告道:“本官的拳脚可是比折扇还硬,到时候打疼你,可是你自找的……”

    他的话没完,坤哥却猝然出手,虽然他身材高大,但动作却是极其的灵活,一个毫无征兆的直拳向西门大官人面门轰去,竟是夹带着呼呼风响。

    妈的,又玩偷袭?!

    坤哥的速度很快,拳势也猛,但在西门大官人眼里委实不够看,他身体稍稍后仰,也是一拳击出。

    坤哥这一拳势沉力猛,凝聚全身力量所发,见西门大官人拳头迎上来,心中暗喜,你丫自不量力,竟敢跟老子硬碰硬?!

    但见坤哥沙包大的拳头跟西门大官人粉嫩的拳头“嘭”的一声,在半空相遇。

    西门大官人想要捉弄一下这个大个子,这一拳力道也不大,人也装着被他这一拳震的蹬蹬蹬往后退了几步,并且,脚下一滑,差滑道。

    而坤哥原以为一拳能将西门大官人细胳膊轰成几截,没想到他竟然没事,看他脚下打滑,顿时大吼一声,又猛扑而上,双拳一前一后,一上一下,一左一右,砸向西门大官人的前胸和腹。

    靠,这么狠?

    西门大官人脚下又一滑,恰好躲过双拳,同时,单臂貌似为了保持身体平衡,很是慌乱地挥出,正砸在坤哥的勒部,立时疼得他闷哼一声,连忙伸手按在痛处,身体也连连后退。

    西门大官人“站稳”了,却没有追过去,而是笑嘻嘻道:“怎么样,本官没骗你吧,本官的拳头真的比折扇硬……”

    “呀——”

    坤哥身为四大猛人之首,往rì里叱咤京城大街巷,哪里受得了西门大官人的奚落,当即又是一声大吼,向西门大官人冲了过来。

    实话,坤哥还是有些蛮力的,加上他身高体壮,此时发怒冲过来的气势不亚于猛虎下山。

    但西门大官人既然扮猪吃虎,自然是你越“虎”越要吃你,他不但不闪避,反而也同时启动,也向坤哥冲去。

    当然,西门大官人的速度比坤哥快了几倍,他还没完全反应过来,西门大官人已到了他跟前,而到了他跟前,坤哥身高臂长的优势便丧失殆尽,不等他本能地抬起手臂,西门大官人一双拳头一上一下,一左一右,已同时砸在了坤哥的前胸和腹。

    这厮用了暗劲,坤哥高大的身躯只是往后退了一步,但他只感到嗓子眼一腥,一股热流顺着喉头就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