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54章 爱拼才会赢

第154章 爱拼才会赢

    ()    让西门町感到意外的是,在坤哥吐血受伤后,豹子竟然心悦诚服地主动认输,放弃了挑战。

    但他貌似孬种的表现,作为他老大的庞光列却没感觉丢脸,看向他的眼中竟露出一丝温柔的赞许。当然,是一闪而过,谁也没注意。

    而豹子一跳下台,庞光列为了在廖道延不耻的目光中挣回面子,双脚一顿,已抢先纵上了石台。

    庞光列身材中等,面sè白净,看上去像是一个读书人,若细看他的眉眼,竟然跟豹子有三分相似。

    但从他纵上台的动作看,显然是个练家子,并且,功夫还不赖。

    再听庞光列话,更与他斯文的长相天差地别,竟是粗犷中带着沙哑,别含一股独特的磁xìng,他脸上的神情也是透着一股豪爽和不羁:“帅哥大人,在下庞光列,我要向你挑战,请划下道来。”

    西门大官人知道,今儿的挑战已到了收尾工作,现在就剩下两位老大了。

    而对两位老大,当然不能用对付他们马仔的手段,狠K一顿了事。毕竟,他们也算是京城暗势力中一方枭雄,都是桀骜不驯,想将他们收服,光靠武力肯定不行,“以德服人”才是王道。当然,他们到底也是黑社会,称勇斗狠是他们的本xìng,绝对的武力震慑必不可少。

    西门大官人上上下下打量了庞光列几眼,笑嘻嘻地头道:“很好,很好,果然有几分带头大哥的风度和气势……”着,却是敛起笑容,神sè一正道:“这样吧,本官便站在这儿,如果你能将我逼退一步,就算本官输了。”

    此言一出,不要一帮围观者,即便是知道西门大官人功夫了得的马平等三人也是脸露惊诧之sè:呃——西门大人这……这也太托大了吧?!

    而底下庞光列的弟们当即便兴奋了:我靠,咱们老大的魅力太大了,这货明显是放水啊!

    相反,廖道延极其弟们都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很是懊恼地看着台上二人:我擦擦擦,难道这西门白脸被膀胱的嗓音所惑……迷上他了?这是准备将指挥使的宝座拱手相让?

    庞光列也是惊讶了有几秒钟,但看西门大官人一脸郑重不像是开玩笑,暗自一撇嘴,逼退你一步?!你以为老子是个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妈的,让老子来告诉你什么叫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膀胱哥放佛看到指挥使的宝座在向他招手,抱着“有便宜不占过期作废”的理念,哪里会跟西门大官人客气两句,嘴里沉声着“那在下便试上一试……”,身形已猛然启动,疾若飘风,动如游龙,眨眼间便到了西门大官人身前,同时双掌划出两道弧线,猛地向西门町推去。

    庞光列不愧是带头大哥,手底下还真是有功夫,但见他双掌推出,竟是让周围的空气也如排浪般向西门大官人奔涌而去,而脚下更是有一篷冰雪骤然飞溅而起,裹向西门町。

    很显然,他不想生出什么变故,比如尿道哥提出异议啥的,根本没有试探,而是一上来便使出了全力,要一举将西门大官人击退……不,击飞。

    西门大官人一身白罗褶被他掌风刮得猎猎作响,身形却是稳如泰山,他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见庞光列双掌推来,便也学着他的样子,双臂微屈,迎击而出。

    “嘭——”

    双掌交错,顿时撞击在一起,庞光列眼中刹那间迸shè出惊诧莫名的光华,硬碰硬比拼之下,自己竟然被震退了半步,而西门町不要后退一步,连身形都没晃动。

    而这声大响,也让底下所有围观者吃惊地长大了嘴巴,不可置信地看着西门大官人。

    庞光列不信邪,身形一退,却是紧跟着双臂挥舞,再次扑上。

    西门大官人不慌不忙,双手宛如抱月,没有再跟庞光列硬碰硬,而是一股强大无匹的劲力从他的身前弥散出来,庞光列只感到周围的空间仿似突然被压缩,让他有种即将窒息的感觉,挥舞的双掌竟然拍不下去。

    这时,膀胱哥终于体会到西门大官人的真正实力,心底不由自主地生出了一丝惊恐,他勾引我们上台挑战他,却故意隐忍不发,直到现在才显出真正的实力,难道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火便是收拾我们这些个闹事者么?

    他脑子里刚冒出这个念头,西门大官人貌似要印证他的想法,身躯宛如腾龙,猛地纵起,右拳犹如奔雷般,竟夹带着空气撕裂声响,居高临下向已经呆住的庞光列面门砸下。

    膀胱哥看着这一拳,知道自己万难抵挡,如果砸到脸上,肯定是面门开花,很可能……脑袋也开花。

    他显然不愿意就这么被西门大官人一拳砸死,眼睛猛然瞪大,脸上露出一副英勇就义的神情,横下一条心,也是猛地一拳迎了上去。

    但西门大官人拳影一晃,却是避开了他的拳头,随着身形落下,这疾如奔雷的一拳已到了他的眼前,他只感到西门大官人这一只拳头陡然间在眼中放大了N倍,正万念俱灰,准备接受脑袋开花的事实,西门大官人这一拳却是距离他鼻尖不到一厘米突然凝住了。

    不过,西门大官人拳头收住了,凌厉的拳头却是收不住。

    庞光列感到拳风拂面,面颊之上竟如刀割般火辣辣的疼痛。

    他闭上双目的时候,也清楚地感到冷汗已浸湿了背脊。

    西门町收回拳头,轻咳一声,让庞光列一下jǐng醒过来,连忙又睁开眼睛,有些呆呆地看着西门大官人。

    “还要再试上一试么?”西门町微微一笑,低声问道。

    庞光列条件反shè般连连摇头道:“不……不……不用了……”

    “那还不退下,难道非要本官赏你一拳?”西门町目光一凛,低斥道。

    庞光列一愣,仿似不信西门大官人就这么简单地放过他了,却见西门大官人已不再理他,而是偏转身看着台下,连忙神情郑重地朝西门大官人一拱手道:“感谢大人拳下留情,在下这就告退,这就告退……”

    刚才的交手,旁观者当然没有庞光列感受深刻,很多人甚至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膀胱哥为何突然呆住了,暗自揣测,难道这西门大人会什么妖法?即便廖道延,虽然对西门大官人有了新的认识,觉得他还真有些功夫,尤其是那一拳,的确是很具威力,换作自己也很难抵挡,但膀胱是不是窝囊了,怎么能放弃呢,难道不懂……爱拼才会赢?!